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15章 探秘之于诡船 〔七〕
    第715章 探秘之于诡船

    当虎人听见身后动静,惊惧地回头张望的时候,那东西已经升至十英尺高。

    "出,出出出出现了!"虎人湿透了的毛发仍然激烈地起着反应,直竖起来!

    那堆虫子聚集在一起并非偶然,它们很快便行成了一个人的轮廓女人的轮廓!血红色的光芒从其中两条虫子的嘴中放射而出,如同女人的两只眼睛。

    有某种温热在老虎的裤子里蔓延,刚好为周围冰冷的海水升温。

    这不能怪艾尔伯特。任何人在这种阴森恐怖的环境下,再碰见这种面目狰狞的怪物,都会吓得失禁。尽管无比尴尬,艾尔伯特根本管不住自己下半身,此刻的惊吓是他一辈子以来从没有碰到过的。

    那群虫子飞扑而来,却如同一个女人搂向艾尔伯特。在水里冻得半僵,同时又吓得半死的艾尔,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瞬间就被虫群吞没了!

    同一时间,在运送考生的货船上。

    ".哥!"刚才还异常老实的豹人少年哈尔,突然扯了扯他哥哥赛格莱德的衣角。

    "怎么了喵"年轻的豹人安慰般地摸着弟弟的头,"是内急了,要去厕所喵"

    "不!不是喵!"哈尔显出的焦急比内急还要强烈:"送我过去,那艘船上喵!"

    "什喵!"赛格莱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弟弟:"你疯了居然要到那种危险的地方去喵!"

    孩子们都怕鬼怪,正常的孝才不可能自愿跑到那种鬼气森森的幽灵船上去。此刻的小哈尔却像突然着了魔般,自告奋勇要去

    但是,赛格莱德看着弟弟的脸他从汹豹的脸上看到的,是一种超越了其年龄的睿智和沉静。

    赛格莱德并不信邪,也不信鬼神。但他相信自己的弟弟。小哈尔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突然有此举动。

    即使毫无缘由,却能毫不保留地去相信,这就是盲目的亲情。

    ".好吧,我送你过去喵。"赛格莱德抱起弟弟,"但你要保证,紧紧地跟在我身边,绝对不能乱跑喵。"

    "我保证喵。"小哈尔点了点头。

    赛格莱德没有再多说半句,马上发动了兽化术,变成了一只猎豹。

    小哈尔坐在哥哥背上,紧紧地抓住猎豹的脖子。

    "喂,你们要到哪里去!"赛内泽尔船长慌忙叫住。

    赛格莱德却已经一个飞跃,从货船的边沿直接跃至幽灵船的边沿上!

    啪嗒!

    猎豹一落地,哈尔便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猛扔出去:"贝迪维尔,接住!"

    他精准的远投,让药瓶巧妙地落在狼人贝迪维尔的身边。透过浓雾,狼人隐约听见小哈尔的叫声,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刚好抓住了豹人少年丢出来的药瓶。

    此刻已陷入苦战,身上被砍了好几道大伤口的狼人,正处于绝望之中。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想,打开药瓶,把瓶中之物一饮而尽!

    那是一种兴奋剂。

    狼人喝下药水的瞬间,他的肾上腺素顿时激增至前所未有的水平!强力的激素压抑痛楚,让他根本感觉不到身上的伤痛。

    黑雾巨人的长刀砍来,其势快如闪电,眼看要击中并把狼人分尸!

    但在贝迪维尔眼中,这攻击简直就像在放慢动作,剑的每一个轨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肾上腺素激增的狼人,心跳是常人的好几十倍,他的躯体对时间流动的感觉也同时放慢了好几十倍。

    他在这时间缓慢流动的世界之中毫无压力地出招,他的九头蛇匕首精准无比地点刺在黑雾巨人的长刀上,顺利化解了这致命一击!

    "下一个!"汹豹扯了扯哥哥的脖子毛,示意赛格莱德往右转。年轻的豹人顺从地转了约三十度,朝前方飞奔。他没跑几步就看见地上的一个大坑,直通船舱深处。

    赛格莱德理所当然地跳了进去。

    啪嗒,刚一落地,赛格莱德就听见不远处的房间传来打斗声!

    一个巨大的肉团堵在某个房间的门口,其中无数珊瑚似的东西不断往房间内发射尖刺和腐蚀液体,逼得赛费尔左闪右窜,好不狼狈。

    黑豹少年哈尔没有多想就从衣袋里掏出某个瓶子,往那大怪物丢去!

    瓶子碎裂,其中的药液碰触到怪物的瞬间马上剧烈燃烧起来,大火迅速包围了那巨大的肉块怪物!

    "你连燃烧之药都带来了喵!"赛格莱德惊呼,"你是如何瞒过图坦族长,把那种危险的药水带出来的喵!"

    被无数黑色虫子纠缠着全身的艾尔伯特,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随着一阵脱力后的酸麻感,全身疲软的艾尔伯特意识渐渐模糊了。

    嗯,不对

    缠绕着他全身的黑色虫子开始退散。全身被紧缚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呜."有谁打开了艾尔伯特的嘴巴,在老虎口中喂入某种药丸。

    "呕!"一种腥臭味传遍了老虎的口腔,就像是吃进去发酵了数十年,数千条腌咸鱼的浓缩体,熏得老虎头晕目眩!

    但是,虎人也被熏醒了!

    他爬起来,看见豹人少年哈尔和他的哥哥赛格莱德。

    他慌忙把嘴中熏人的药物吐掉:"你们为什喵会在这里!"

    "没时间解释了!"赛格莱德爬起来,抽出武器。

    刚刚被哈尔用某种药水驱散的虫子们,再度集结在一起,聚合成女人的外形。

    "真,真的是鬼怪喵!"看着这种场面,就连赶来救援的赛格莱德也吓得发抖了!

    "不,是虫子而已喵。"哈尔却冷静无比,这个七岁的孝显然比在场的两名成年人镇定得多!

    他再度从口袋里拿出带备的药品,投向那怪物。

    气味强烈的驱虫药把大部分的黑色虫子都驱散,只留下控制它们的首领虫。

    那东西有着巨大的,圆得光滑而怪异的头部。简直好像在虫子的头颅强行殖入了某种异物似的。强力的驱虫药仍在起效,它显然把虫子首领也熏得晕头转向,暂时无法行动了。

    "杀了它,快!"哈尔大喊。

    赛格莱德和艾尔伯特已经被恐怖恶心的景象搞得麻木了,他们完全放弃了思考,此刻只随着汹豹的命令而行事。二人手中的武器同时砍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虫子分尸!

    那东西死去的头颅落下来,从中迸出一颗粘满黑色虫血的珍珠!

    黑珍珠!而且有一个人头般大!

    虽然感到极其恶心,艾尔伯特还是遵照贝迪维尔的吩咐,捡起这颗沾满粘滑黑色虫血的珍珠!他把珍珠放进水里疯狂地搓,希望能除掉珍珠上那种滑腻的恶心感觉。

    "你是处女座喵"赛格莱德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又怎喵了"艾尔伯特不以为然地答道。

    赛格莱德摇了摇头,已经发动狂兽化,让自己变成巨大的蓝色猎豹:"都上来!要跳了喵!"

    艾尔伯特一手抓住珍珠,一手扯住小哈尔的衣领,急跃而起,轻巧地落在巨豹背上。虽然让他惊讶和疑惑的地方还要很多,但这种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待,越快离开越好!

    赛格莱德一个猛跃,发挥他作为豹子的强大弹跳力,从刚才落下的大洞中逃离!

    同一时间,刚刚陷入苦战的赛费尔,惊讶地看见堵住出口的肉块怪物在猛烈焚烧。那东西由大量可燃海生物的尸体组成,其中充满沼气的泡,一旦烧起来基本无法停下,瞬间变化成一条巨大的炭柱。它还把周围的木板木梁点燃,让整艘幽灵船着火焚烧起来!

    "我为什么总是如此倒霉喵"赛费尔叹了一口气,冒着被火焰烧伤的危险,直接往碳化的怪物尸体上撞。

    碰!他撞碎了怪物的尸体,身上只沾上少许火星。当赛费尔抱头窜出房间的瞬间,正在回程路上的赛格莱德刚好经过,他二话不说就咬向他的哥哥,叼起赛费尔往外跑!

    然后又是一个飞跃,赛格莱德带着船舱中的所有同伴跳出大坑,落到甲板上!

    "好烫,好烫好烫好烫好烫喵!"赛费尔身上不少毛发都着火了,烫得豹人搞笑地乱窜,杀猫般叫着。他在地上打滚了数十次,才终于把身上的火扑灭。

    在场的赛格莱德,艾尔伯特和小哈尔都不约而同地发出噗哧一声。

    "嘿,你们有空笑,就不能过来帮个忙吗!"正在苦战的狼人贝迪维尔大喊。刚才的药水也快失效了,狼人不得不再次陷入失利之中!

    "贝迪,接住!!"艾尔伯特把捡到的黑珍珠扔了过去!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