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698章 出行之于试炼 〔一〕
    第698章 出行之于试炼

    而同一时间,东方的黑暗大陆。

    一个人影站在巨大火山口前,他对火山做着各种测试,为出行做好准备。

    "骊老师。"另一个人影在此人的身后出现,并把一个物体递了过来:"这是最后的测试了。一切顺利的话,您就可以出发了。"

    "很好。"人影接过那个物体,把那物体丢进火山的熔岩之中。

    滋滋滋滋滋。物体在熔岩上千度的高热中不断发着闷响,如同要被溶化了似的。但它有着惊人的耐热和耐压能力,在熔岩池这种极端环境中仍然没有被烧毁或熔毁。

    "成功了呢。"后方的那个人影,大概是位学生,高兴地说:"这样一来,新的可解浊装甲就能完成了。"

    "我们就有救了。或许。"前方的人影,也就是被他的学生称为老师的人,用既不兴奋也不失落,平稳得如同机械的声音回话道:"我明天就动身。只希望一切还不算太迟。只希望我们还能活下去。"

    "一定能够活下去的。因为老师您是天才,您一定能救活我们所有人,为南梁带来希望。"

    "希望"那位老师语气依旧平缓,但他语气中压抑着的不安隐约从话语的震颤中透出:"但愿如此。"

    正因为骊老师太聪明了,他早已看透了一切。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为这个国度带来希望;他真正想做的,其实是为世界之壁另一端的人们带去希望。

    "等我,亚瑟王。"他凝神看着那炽热的熔岩池,自言自语地说道。

    三天后。西西伯利亚平原的荒野上。

    今天阳光灿烂,贝迪维尔从沙发上爬起,睡眼惺忪的他无奈地看着霸占了他的大床的艾尔伯特。

    似乎是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只穿了一条短裤的虎人在贝迪维尔的床上睡得正香,抱着贝迪的大枕头不断磨蹭,都有点反客为主了。

    看见这一幕,突然暴怒的狼人一脚把虎人踹了下床:"起床了!!你小子还想在我的床上赖到什么时候!"

    "嗯嗯再睡五分钟."老虎抱着枕头,在地板上继续睡觉。

    宁愿少交一个,也不要误交损友。这句话贝迪维尔在此刻有了深切体会。

    愤怒的狼人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从衣服堆里翻出一个东西,慢慢地,放到艾尔伯特的鼻子前。

    "嗯."

    "对对,再来点鱿鱼.下酒菜"虎人还在说着梦话。

    "嗯.这味道.坏掉了"艾尔伯特本来舒畅的表情渐渐变得扭曲,他吸了一口气以后

    "呕!"他终于忍不住了,整个人跳了起来:"好臭好臭好臭!!你他喵的都往我鼻子里塞了些什么!"

    狼人青年冷笑:"呵呵,你终于醒了你这只懒猫。"

    艾尔伯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后他发现挂在自己鼻子前的某个东西。

    竟然是他的臭袜子!

    虎人青年马上勃然大怒:"贝迪维尔,你这个变态!居然用这种东西来叫我起床!"

    "不然怎么办踢你都不醒。"狼人用厌恶的目光看着虎人,"而且,你丫的脏衣服老是不洗,要我为你代劳。你知道你的袜子有多臭吗而且连内裤都要我帮你洗,恶心!"

    "你不是也要洗自己的衣服喵顺便多洗几件而已嘛!"艾尔伯特搔着肚还一脸的不知悔改:"别这么小气,有空我也会帮你洗的。"

    "不用,谢谢。"狼人一口回绝道:"我的衣服才不想让你这种邋遢透顶的家伙来处理。"

    "明明就什喵都不穿,一天到晚就知道裸.奔"艾尔伯特看着贝迪维尔的短裤冷笑。

    "你也好不了多少!"狼人怒斥:"去梳洗一下,早餐马上就好了。"

    十分钟后。

    艾尔伯特坐在木桌子前,吃着刚煎好的香肠,喝着刚热过的牛奶,满心满足地享受着早晨的安逸。

    "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了,"老虎吞下香肠,好奇地打量着狼人手里的面包:"你到底从哪里变出这些食物的这是什喵魔术喵"

    "我没有变过什么,一切都是这间屋子变出来的。"贝迪维尔呷了一口牛奶,"林中小屋能够变化出的物资似乎无限多,基本上要吃什么都能变出来。至于这些东西到底从哪里来的,就不要考究太多了。"

    "好神奇。这就是那个什喵.圣灵喵"艾尔又伸手搔了搔肚

    "详细的我也不清楚,别问我。"贝迪维尔被问烦了,开始推托:"反正饿不死就可以了。"

    "嘿,你知道你在过着多喵让人羡慕的生活吗"艾尔见贝迪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马上火了,"既不用去工作,也不用为生活费而烦恼。饿了就有吃的,累了就有一个温暖的家等着你。这种生活简直就是天国一样的生活啊!你怎喵还一副不满的样子!"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狼人用冰冷的语气回了一句:"失去的人永远不会回来,这间曾经热闹的小屋,就只剩我一个了。"

    艾尔伯特等这句话很久了,一听见贝迪维尔这样说,马上接着:"哦,你不是一个,还有我在呢。"

    "你去死吧,就知道蹭饭的家伙!"贝迪维尔真想一个巴掌掴在艾尔伯特的脸上。

    "嘿嘿嘿嘿,反正你孤独喵,寂寞喵,有个人陪着总是好事喵"

    "我宁愿找个美女来陪,谢谢。"狼人又瞪了对方一眼:"老实交待吧,你这家伙到底要赖在我家多久不用回去猎人组织那边报告吗"

    一被质问,艾尔伯特立即垂下头,耷拉着耳朵,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别问我。鲁夫死了,我也不知道怎样对猎人组织解释这次的事。你又不肯陪我去做证言,这分明是要陷我于不义嘛。"

    狼人冷酷地道:"关我屁事。你害死了人,即使进监狱里蹲个十年八年也是你咎由自取,与我完全无关!又或者说,你快点进监狱里蹲去吧,别赖在我家里!"

    "呜.好无情。我们明明是朋友"

    "谁跟你是朋友了!"狼人又骂了一句:"快滚出我家啊!"

    "可是.我真的没有地方可去喵。"艾尔伯特露出为难的脸色:"猎人组织也回不去了,回家.又会被老爸臭骂一顿。"

    狼人急了:"那你到底想怎么样真的想一直住在这里吗"

    "真的不行喵"

    "不行!你在影响我的修行!"贝迪维尔斩钉截铁地回绝道:"我的修行已经大大地落后了,再这样下去的话"

    "那喵努力修行干什喵。"艾尔伯特斜眼看着狼人青年:"在我看来,你已经够强了。而且你生活无忧,没事还在那里修行个不停,难道不是在自找麻烦喵"

    贝迪维尔的脸色马上变得严肃起来。

    不,与其说严肃,不如说是一种茫然。

    他努力去记起某个约定,很久以前,和某个人立下的约定。

    但他就是记不起来。

    "我."越是去想,他的脑子越是被茫然所充斥:"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修行为了谁.为了什么事想要变得更强"

    "不是为了帮你的妻儿报仇喵"艾尔伯特眯起眼睛看着狼人,用试探的语气低声问着:"不是为了杀死白雪铠神喵"

    "嗯好像是"

    "但你已经做到了。你消灭了铠神。"虎人质问道:"那么,你还剩下什喵事情,需要去完成的喵"

    "我."狼人陷入了更大的茫然之中:"对啊,我是为了什么"

    他想不起来。

    为了变强,他不断使用某种红色药水。但那个药水,也在侵蚀他的记忆,让他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忘记了最重要的某件事情!

    "快回想起来,贝迪维尔。"艾尔伯特凑到狼人的耳边,催眠般不断呢喃着:"你到底为了什喵人,为了什喵事,想要变强

    你的目的是什喵

    你的理想是什喵

    你到底在追求什喵,又想得到什喵

    回答我,贝迪维尔!"

    在狼人青年脑袋一阵阵的抽痛中,那个答案开始浮现,呼之欲出:"亚.瑟!"

    答案就连艾尔伯特都惊讶了:"亚瑟你指的是,那个亚瑟王!"

    "要去.帮助亚瑟!"心神朦胧的狼人重复着同样的几句话:"我要.变强,为了帮助我的王,我的朋友.亚瑟!"

    "亚瑟说过.七年后.等我回去!"

    仅仅是一个口头上的约定,贝迪维尔却一直铭记于心。

    即使这个约定从他记忆中消失,他也没有真正忘却。他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刻苦修行,回应着这个约定。

    公元526年的初春距离当初贝迪维尔与亚瑟立下约定的那天,刚好七年。

    这七年间,一天都没有落下,一刻都没有松懈,贝迪维尔已经把自己磨练得如同一把利剑,锋芒乍现。

    狼人长舒了一口气,觉得无比轻松。这时候的他,终于忆起了一切。

    "你是对的,艾尔伯特没时间在这里闲耗了。我得走了,要回到王的队伍里,成为亚瑟的力量。"

    "你.什喵!"

    "我要去参加圆桌骑士的选拔考试。"贝迪维尔低声说。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