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690章 再遇之于白银〔二〕
    第690章 再遇之于白银

    看着眼前魁梧威武的巨兽,猎人瞬即愣定了。

    魔兽猎人的脑子里一瞬间掠过这个想法。

    不。猎人的理智在下一瞬间旋即否定这个想法。那绝不是魔兽。

    巨大银狼全身散发着某种神圣高贵的气息,决不是受暗子感染而化成的怪物能相比的。

    那头银狼,难道是传说中的白雪之神的化身

    银狼看了一眼猎人,见猎人没有受伤,便不再理会猎人,转而去对付魔兽。

    刚刚爬起,勃然大怒的银背雪猿正要朝银狼发动冲锋,却被巨狼先一步攻击银狼还没有接近雪猿,左爪已经划出了!

    猎人看着这一切,心生疑惑:两头巨兽之间相隔三十码,银狼这一击要打空了

    非也。这正是银狼想要的效果。他的巨爪以惊人的速度抓扯,居然划出了四道真空波!

    状如弦月,锋利如刀片的真空波居然在日光之下发出耀眼的白色,撕裂着空气,打向银背雪猿!

    正在冲锋的雪猿没法闪避,它的双臂交叉于前胸,打算以此防下真空波。

    怪物对自己那身如同钢铁般坚韧的毛发有足够的自信,以为能抵御住真空刀刃的斩击,它错了!

    四道真空波比普通的真空波要锋利上数十倍,它不仅仅是一道气流而已。银狼在击出真空波的瞬间,在其中加入了光子,让这些真空波的破坏力更上一层楼。它们不仅仅是真空波,而是更高等级的"真空光波"!

    四道真空光波结实地打在银背雪猿的手臂上,但它们带来的冲击没有就此消退。

    真空光波如同光刃一样砍在怪物手臂上,其中的光子则如同电锯一样高速循环流动,锯裂对手的皮肉。

    怪物手臂上的皮毛瞬即被削断,怪物那坚硬如钢的皮肉马上被锯裂,银背雪猿的双臂一刹那间成为了数十块肉片!

    真空光波却没有就此罢休,继续撞在魔兽的胸口上,切削着怪物的胸口!虽然余势已消,威力大减,却还是对雪猿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把怪物的胸口切削得皮开肉绽,把怪物撞退数十码!

    "吼啊啊啊啊啊啊!"受了重伤的魔兽反而盛怒到了极致,体内的暗子不断觉醒,让这头本身已经极度危险的怪物变得更加危险!

    它啃食着自己断臂上的皮肉,同时从背上长出了四条更加精壮,纯黑色的手臂!

    手臂上没有手掌,却以锋利多刺的尖刃代替。它们如同螳螂手臂般的刀臂,仅为杀戮而突变出来的刀臂!

    "难,难以置信!"猎人在百步之遥远远看着这场打斗。银色巨狼的奇异攻击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了,银背雪猿的突发变异,更是从未有过的怪事!

    突变银背雪猿以难以目视的速度挥舞着四条刀臂,它们在雪猿身体摩擦空气,发出连续不断的呼呼风声!它挥舞刀臂护身,不要命地冲向银狼,如同一台发了疯的搅肉机!

    银狼数下急退,以敏捷的身法闪避着对手的冲锋。魔兽的冲击十分凶猛急速,却被银狼一次又一次,轻易地闪开了!

    "噢,天。"猎人看着两头巨兽的打斗。这已经不是他能插手的战斗了。

    他猎杀过的魔兽很多,棘手的敌人比比皆是,却没有一个有这头银背雪猿般疯狂,也从未见过被这种暗子感染而突变的怪物它简直已经不是超越生物的范畴了!

    而银狼,更是奇异难解的存在。这头银狼在刚才的真空刃攻击之中用了魔术,绝对用了!

    魔兽不会使用魔术,野兽更加不可能会用。即使是曙光地域中的居民,各个宗族的兽人们,也不会使用魔术才对!

    那头银狼,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发呆!"在猎人惊讶莫名的时候,银狼突然开口了!

    "快跑!它往你那边去了!"银狼吼道。

    猎人又一惊!他没有时间多去思考银狼为和会开口说话,面前的变异雪猿已经挥舞着刀臂猛冲而至!

    糟了,来不及逃!猎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往旁边翻滚,但他知道,这样做没有意义!

    怪物的刀臂杀伤范围非常大,猎人即使能够翻滚躲开怪物的冲锋,也必然被雪猿的刀臂切成肉末!

    这一次,真的会死!没有人能救得了这位倒霉的猎人!

    至少,他面对的是实力超凡的怪物。败在这种敌人手中,也算是

    碰!!银狼再一次奋不顾身地撞过来,打断了雪猿的冲击!

    但是,银背雪猿挥舞的刀臂全数落在了银狼的身上!又尖又长,泛着邪恶黑色光芒的刀臂,刺穿了银狼的身体!

    "不!!"猎人惊呼。

    "吼啊啊啊啊啊!"雪猿正得意地收紧刀臂,打算把银狼撕碎!

    但是,它已经没法收紧刀臂了。它的头已经脱离了身体,凌空飞出!

    银狼在硬吃对手攻击的同时也一爪拍出,锋利的狼爪直接砍下魔兽的头颅!

    磅!!银背雪猿无头的躯体马上软瘫,倒在地上!

    "呜."被四把刀臂贯穿身体,重伤的银狼,也失去了力量,瞬间缩小。

    他变回了人的形态。

    那是一名狼人。

    赤露着上身,在这种冰天雪地里只穿一条短裤的狼人,看样子还十分年轻,大概只有二十来岁。

    刚才那只能用魔术的巨大银狼,居然是一名兽人

    而且,这样一名兽人,居然在这种冰天雪地里裸.奔,如同鬼魅般突然出现,与魔兽进行死战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猎人惊讶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狼人青年,心里被无数个迷团搞得乱了套。

    "喂,你"

    "我的口袋!.药!"狼人青年气若游丝地说着。

    猎人慌忙蹲下,在狼人青年的腰包里摸索了一遍,找出一种奇怪的红色药水。

    狼人一手抢过药水,狂喝不止,几秒间就把药水一滴不漏地全喝光了。

    嘶嘶嘶嘶嘶。狼人青年身上的伤口在冒着青烟,极速地愈合着。

    兽人里只有白熊人有这种神奇的自愈能力。其他的宗族虽然体格强韧,自愈力也与常人无异,一名狼人的自愈力绝对不可能这么夸张!

    这名狼人,真的只是一名狼人而已吗

    "你到底是什喵"年青的猎人低声说,同时摘下了他的头盔。

    头盔下,是一张清秀的,虎人青年的脸。他雪白的毛发上带着纯黑色的老虎条纹,头部的虎纹更在青年皱眉的同时变成了搞笑的"w"字。

    狼人身上的伤已经基本愈合了,他坐起来,看着面前的猎人发呆:"艾尔伯特"

    "你认识我"虎人青年也愣了,"怎喵可能!你到底是谁!"

    狼人青年自知失言,马上岔开话题:"没什么,只是在.额,报纸上见过你的脸,嗯。"

    报纸

    "七年前的报纸。"狼人青年继续瞎编,"虎人族的族长和人类签署了和平条约,这事整个幽暗地域都知道了,对吧就连我这种住在荒山野地里的人也"

    "你凭七年前报纸上的照片认出我"艾尔伯特一脸怀疑。

    狼人被质问得一阵窘迫:"噢,哈哈,这事就不要再考究太深了,好吗"

    虎人艾尔伯特仍旧皱着眉,满腹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狼人青年。

    这名狼人简直是谜的化身,他身上满是谜团,已经不能用一句"可疑"来形容了。

    但是,他的确救了艾尔,两次!舍身相救!

    既然对方不愿意说出其中的隐情,或许还是别再追问比较好

    "主人,一切还好喵"艾尔伯特的仆人见战斗已经结束,大叫着跑过来。

    "来吧。"虎人向狼人伸出示意友好的手,"这鬼地方快要刮起大风雪了,你伤得这么重,还是快离开这里,找个山洞养伤比较好。"

    "嗯.不用了,谢谢。"狼人青年忍痛爬起来,身上的伤口完全愈合,体内的疼痛却隐约存留着:"我家就在附近。"

    "什喵这怎喵可能!这里方圆十英里也没有"

    艾尔伯特只说了一半,就不得不把自己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一间小木屋,凭空出现在几十码远的地方。

    猎人又惊呆了。他十分确信,这间木屋刚才并不存在。直至刚才的打斗完毕的瞬间,这片雪原还是一片空空如也的雪原,并没有任何建筑物!

    那间小木屋难道是从地里突然冒出来的吗就在众人眨眼之间!难以置信!

    "来吧,"狼人青年往木屋的方向走去,"到我家里来喝口热茶,暖暖身子再说。"

    赶过来的猫人与艾尔伯特面面相觑,心中都充满了无尽的疑惑。

    "嗯,至少"艾尔伯特斜眼看了一下银背雪猿的尸体,"那怪物哪里都去不了。我们只需等人来接应就好。"

    "主人.刚才的事,也要向上头报告喵"他的仆人问道,一边忙着做各种笔录。

    "我不知道。这头魔兽并不是我猎杀的,所以"虎人青年想了想,转过来对刚刚打开木屋大门的狼人问:"对了,你叫什喵名字"

    如同被某种尖锐的物体刺痛了一样,狼人青年抽搐了一下。但是,他马上就恢复过来,转过来对艾尔伯特说道:"我是贝迪维尔。很高兴认识你,艾尔伯特先生。"

    当狼人回答的瞬间,虎人青年有一种头皮发麻,悲恸莫名的感觉,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风雪越来越大了,刺骨的寒冷穿透虎人的皮甲直侵体内,他打了一个寒颤,把这种怪异的感觉归咎于气温。

    "那就打扰了,贝迪维尔先生。"他走向木屋的大门。

    "叫我贝迪维尔就好。"狼人青年在木屋的火炉上添了些柴火,把屋子弄得更加暖和。

    这一年,狼人贝迪维尔,十九岁。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