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666章 觉醒之于源罪(十六)
    被切碎的黑龙露出一个核心,亚瑟清楚地看见,那是一个生物的头。狐人的头!

    "又是你这该死的狐狸!去死吧!!"愤怒的骑士王手起刀落,把那名狐人的头斩碎!

    "摩…根陛下!"狐人族长雷纳德发出一声低吟,永远地消逝了。

    "哼!"亚瑟举起王者之鞘发动破法者,金光将周围剩余的暗子完全净化,把黑龙彻底消灭!

    亚瑟借着惯性往前飞出数百码,但他的速度很快就降下来了。

    "没有龙骑,速度果然提不上去吗。"亚瑟叹了一口气。

    "陛下陛下!"一阵急躁的声音传入亚瑟耳边的通信器:"陛下!谢天谢地,终于联络上你了!"

    亚瑟听那声音原来是尤恩斯大公爵,便回话道:"尤恩斯你们现在在哪里还在北冰洋的舰队里吗"

    "伊文那小子给我发了个急报,说陛下您要求援兵。我们已经派了一艘战舰往布林迪西去了。陛下,雷达上那个信号是您吗"

    "对,是朕。"亚瑟已经能够远远看见尤恩斯的战舰了,便往战舰的方向飞去:"尤恩斯,你们的战舰上有龙骑或者铁骑吗为朕准备一台。霍尔那边有消息吗"

    "那个"尤恩斯与他儿子奥云的嘀咕声从通信器中隐约传来,"陛下,您还是亲自看一下比较好。"

    五分钟后。

    亚瑟刚在战舰上降落,马上急冲至战舰的舰桥里:"情况如何"

    舰桥里都是瑞典与挪威的士兵,也有几名冰岛的维京人,他们看见亚瑟王的驾临,马上跪下行礼。

    "都起来,情况紧急,别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礼节上。"亚瑟催促道,"尤恩斯,你要朕看的东西是"

    "这个。"尤恩斯一边站起来,一边把影像在战舰的战术显示屏上播放出来。

    那是一头高达千尺的黑色巨人,它全身萦绕着诡异的黑气,邪恶至极。

    它笔直地朝着布林迪西的方向走去,霍尔等人动用了数百艘无畏战舰对这怪物狂轰滥炸,却完全伤不了它分毫。怪物受到攻击却毫不还手,仿佛这些战舰只是在给它抓痒。

    为了阻止怪物继续前进,数百艘战舰动用千条强力的钢索捆绑住它,并全速往它行进的反方向猛拉。

    在百艘战舰的强大拉力之下,怪物虽然无法快速前进了,当但它的步伐仍然不减,正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南走去。

    面对着这种庞然大物,舰队是多么的无力。

    面对着这种庞然巨物,人类是多么的渺小!

    "果然是源罪!"亚瑟头上的圣灵皇冠惊呼,"居然有人把它从世界之壁的封印中放出来了!"

    "源罪"亚瑟暗自嘀咕道。

    "上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们欧洲为了与亚洲黑暗大陆的人抗衡,用暗子的技术制造的禁忌黑暗兵器。

    它是如此之邪恶,我们最后用伟大防火墙封印东半球的时候也拿它无可奈何,只能用石化休眠的法术它困在防火墙内。"

    "该死。有这种恐怖的东西,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朕!"亚瑟不禁骂了一句。

    "我也不是太清楚源罪的事情。"圣灵皇冠支支吾吾地道,"真正的奥瑟王似乎并不想过多提及源罪,因而我的系统里并没有对源罪的详细记录。

    这东西是欧洲的耻辱,是当时的人们求胜心切,为了赢得战争而触犯禁忌造出的恶魔。这种东西当然不想对后人提及吧。"

    "极暗之人"一个低沉的声音渐渐传入艾尔伯特的脑海之中。

    无人的荒野里,四下没有半个人影。

    而那声音也不像是从任何地方传来的,它直接从艾尔伯特的脑海中响起,大概是类似于传心术的东西。

    "是谁"艾尔伯特低声应答着。

    他只是随口应答,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去了解对方的来头。在他的眼中,这个了无生趣的世界已经不值一顾了。

    "极暗之人"那个声音又重复道,那声音低沉得如同地狱传来的闷响:"汝是否诅咒这个世界是否希望世界毁灭来吧,极暗之人。与吾融合,成为黑暗之食粮。愿无边黑暗将汝吞噬殆尽,愿无边黑暗将世界归于寂灭!"

    "毁灭世界"艾尔伯特如同着了魔般凝视北方的远空。漆黑的,深邃无边的天空仿佛在向虎人少年招手,召唤着他奔向黑暗与死亡的怀抱里。

    "真的能够毁灭这个世界喵"他将信将疑地问,"只要献上我一个,就能毁灭这个可憎的世界"

    "诚心期愿,献上灵魂,汝之所望,定当达成。"

    黑暗的天际展现出一重幻影,如同慈母般张开怀抱,迎接着艾尔伯特的来临。

    "很好。"

    即使等待着虎人少年的,是死亡与毁灭。

    "我把一切都献给你,"艾尔拭去眼角的泪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赴死般的凛然。

    即使那是无比愚蠢的决定。

    "但你一定要毁灭这个世界。把世界上的一切都破坏殆尽。"他充满忿恨的心早已迷失了理智,在茫然之中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杀光人类,兽人,这个世界上一切的活物!"他张开双翼,但他的翅膀再也不是洁白无暇,而是混浊无边的黑色。

    "让他们知道,我的愤怒!"

    虎人少年忍受着全身的剧痛,腾飞升空,往北方疾驰而去!

    距离源罪完全觉醒,距离世界的毁灭,还剩下三个小时。

    同一时间,伦敦的地下城遗迹。

    凯疯狂地舞动着双刃枪,纵斩,横扫,斜斩,反手横扫,再接上一个反手横削。一系列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没有一丝间断。

    当打完这一套动作的瞬间,他继续重复着上一轮的动作:纵斩,横扫,斜斩,反手横扫,再接上一个反手横削。

    双刃枪的两头划出两道红光,形成固定但又难以触摸的轨迹,看得人眼花缭乱。

    两个枪头不间歇地打出一个接一个的火弧,每一个火弧都有约三码远的攻击范围,基本上只能躲闪,无法硬扛。

    双刃枪的攻击范围又大又没有死角,逼得亚克托爵士只能不断翻滚,格挡,闪身躲避,没有一丝还手的余地!

    "我好像觉得…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在一旁观战的格林薇儿不禁疑惑地嘀咕了一句。

    "对,他绝对是故意的。"芙蕾也疑惑地看着,但战斗经验丰富的女巨人渐渐看穿了凯的意图。

    "故意的"格林薇儿感到不可思议,"他的攻势十分凌厉,这样一直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也不用担心对手反击,这样说是没错。但是…故意的"

    "是的。"芙蕾皱着眉,仔细观察对战中二人的动向,"凯的父亲的能力是真货,他的确能够看破未来。但是,未来在他的眼中到底是怎样的,你有没有想过"

    格林薇儿陷入了沉思。

    所谓的未来,其实本是一个不确定的形态。正如世界瞬息万变,未来也是不断小幅变动的。

    有"这一秒的现在",就会有无数个"下一秒的未来"。

    如同光可以把一个事物衍射出无数个镜像一样,拥有不确定形态,不断变动的未来,真的能够被预见到吗

    那么,老头的观星者之瞳中看到的,到底是怎样的"未来"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