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635章 进击之于幽域(五)
    仍在滞空的豹人却一阵狞笑,伸手抓住了杰克握剑的手臂。

    没错,一切都结束了。输的是杰克!

    帕拉米迪斯一个空翻,在翻过一百八十度的瞬间出手切断了杰克握剑的手臂,把战术情报师甩了出去!

    还没有弄懂是怎么一回事的杰克,已经重重地跌落在地,跌在刚才流星枪亘古尼尔的所在地,被长枪从其后背刺穿!

    "咔!!"看着枪头从自己胸前傣,杰克在万分惊恐之中吐出一口鲜血。

    "呜…为…什么!"

    帕拉米迪斯刚好落地,同时拔出胸口的光剑。

    那柄光剑却失去了乳白色的光芒,它现在是苍绿色的。

    没有神圣附魔,寻常的攻击不可能杀死翠绿骑士。即使心脏被一剑捣烂,帕拉米迪斯也可以让它再生。

    "怎,怎么可能!"杰克仍旧吐着血,刚才他明明用带着神圣的剑刺穿了帕拉米的心脏。为什么神圣没有起效真是百思不解!

    "你以为我朝你的剑攻了那么多回,是为了好玩"帕拉米迪斯也在吐血,捂住破碎的胸口慢慢挪向对手,"我是为了削减你那把剑上的附魔啊。"

    杰克为了制衡帕拉米的超音速攻击,一直在自己的光剑上发动神圣。

    而神圣,其实是十分耗费心神的招式。一直发动,使用者会十分疲劳,最后就无法维持神圣了。帕拉米迪斯那辩雨般的连续猛攻,更让杰克剑刃上的神圣附魔变得不稳定,最终完全失效。

    当杰克得意洋洋地一剑刺穿豹人战士的心脏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中的光剑已经没有了附魔。他用绿色的剑刃刺穿了帕拉米迪斯,虽造成重创,却无法真正杀死这名翠绿骑士。

    "呜…失策了。"杰克边说边吐血,脸色已经苍白如纸,"没想到一名兽人也能如此聪明…咳咳…对你们这个种族…咳咳…有点改观了。"

    "如果你不是站在摩根那个妖女那一方的话,本是个可敬的对手。"帕拉米迪斯带着满满的杀意走近,"但是,一切都结束了。去拥抱你们崇拜的寂灭吧!"

    大猫手起爪落,八道光子爪的紫色光芒在空中划出交错的弧光,把杰克的脑袋砍成无数碎块。

    同一时间,贝迪维尔这边也陷入了苦战。

    狼人少年身上平白多了数十道伤口,道道深及见骨,他的全身早已皮开肉绽。

    他却仍在努力嗅着,试图从空气中找到敌人所在地的蛛丝马迹。

    但毫无用处!敌人狡猾得很,一直与贝迪维尔保持距离。这个平台十分大,空气几乎不会流动,想从这一潭死水般的空间中凭气味找到敌人的藏身地,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就在贝迪维尔无计可施之际,又一记攻击打来!狼人少年神速的反应救了他一命,他往左猛一个翻滚,攻击只落在他的右脚踝上!

    疼!攻击基本避开了,对手的光鞭仍然削走狼人少年脚踝上的一大片皮肉。伤口深及见骨!

    不行了,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伤口太多,被夺去太多的体力了!贝迪维尔强忍阻阙的冲动,抖擞起精神继续应战,但他知道这样下去必败无疑!

    有什么办法,可以至少掌握对手攻击的来势

    贝迪维尔从来没有学过心眼术,让他学估计也无法精通。他对光子的感应十分迟钝,要他辨别光子的来势,比用肉眼辨别攻击还困难。

    他在战斗中依靠的,一直是自己的视觉,嗅觉与听觉。但这些感觉却在这场战斗中变得毫无用武之地,即使用于自保也不够!

    到底还有什么办法,瞬间察觉到对手的攻击

    又一记攻击打来,这次是从背后偷袭。狼人少年灵敏的听觉让他察觉到鞭子扬起的微弱风声,他的身体轻微移动,至少避免了重大伤害。

    但鞭子无情地落在他右肩的旧伤口上,本来已经深及骨的伤口再度被光子鞭削中,开绽的皮肉被光子鞭如同锯子的能量场猛割不止,痛得狼人少年眼前一黑!

    他整个人飞出去,跌落在地上。

    好痛。右臂几乎要断掉了,只依靠少量的骨头和筋肉连在一起。这样的重伤,还能继续打下去吗

    贝迪维尔喘着气爬起来,用衬衣撕出的布絮快速包扎一下伤口,免得手臂真正断掉。

    真难对付。这就是与亚瑟同一个世代的骑士们的真正实力吗

    打不赢。没有希望了。

    不。不能轻易放弃。或许还有一丝胜机。

    刚才的一击,有种奇妙的感触。

    伯瑞琪那带着匿踪能力的鞭子,应该有某个弱点,是狼人少年一直以来忽略掉的。

    找到这个弱点的本质,说不定就能反败为胜。

    贝迪维尔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他放弃了视觉上的优势,仅凭嗅觉和听觉应战,孤注一掷!

    用他灵敏的嗅觉,从这个封闭的空间中,尽可能地找出对手身上一切隐藏信息。用他灵敏的听觉,从这个寂静的战场中,尽可能地找出对手攻击的破绽。

    轻微的风声扬起,贝迪维尔知道对手的鞭子在舞动,攻击要来了!

    他瞬间深吸气,更多的气味粒子伴随着空气进入他的鼻腔之中!

    就是那里!贝迪维尔往右急冲,鞭子落在他左侧不足一英尺的地方,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

    "什么!"伯瑞琪爵士惊呼。他的攻击被闪避开,这还是头一回!

    "小子,你做了什么"

    贝迪维尔没有回答,想从对手的话语中辨别对手的所在。但那个声音在匿踪魔术的影响下,几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不好辨认。

    嗖嗖嗖!又有三下连续的攻击打来。声音无比细微,却逃不过狼人少年灵敏的听觉。

    听不出攻击的方向,却至少知道了攻击的时机。

    他一个下蹲,鞭子从他背上半寸的地方扫过;他再接上一个左翻,鞭子在他右脚半寸的地方炸响;他起跳后空翻,鞭子从狼人少年的尾巴旁扫过,只刮走了尾巴上几条狼毛!

    贝迪维尔轻巧地落地,稍稍喘息了半秒:"是血腥味。"

    "什么"

    "你的鞭子应该有实体吧鞭子的末端在之前的攻击中打中我的旧伤口,沾上了我的血。"贝迪维尔说这个的时候,肩膀还在隐隐作痛,"拜那个所赐,我找到你了!"

    "胡说八道!!"对手怒吼一声,数道风声扬起。鞭子如流水般的连续攻击汹涌而至!

    没用的。狼人少年已经看穿了这一切。故意激怒对手,让对手挥鞭子的动作用力过猛,让捕捉挥鞭的声音更加容易。

    掌握了对手攻击的时机,一切就好办了:接下来只需要追寻那个血腥味,适时闪避即可!

    鞭子的长度是固定的。

    啪!鞭子落在贝迪身旁半英尺的地板上。

    只需要掌握对手出招的时机和最初的位置,就能计算出攻击什么时候,从哪个方向到达。

    嗖!鞭子从狼人少年头顶上半寸的地方擦过!

    匿踪鞭子的攻击,被贝迪维尔完全破解了!

    刷!鞭子被狼人少年伸出左臂抓住!

    "什么!"

    被抓到了的瞬间,伯瑞琪的匿踪魔术完全失效,现出了形体。那不过是一种精神干扰的法术,只要形体被察觉,魔术就会被破除。

    "哼哼。"狼人少年用特制的金属义肢左臂牢牢地抓住对手的光子鞭。

    光子武器的原理,就是用结界束缚一束光子,在结界的范围内形成刀刃的形状。

    如果是纯粹的光子组成的刀刃,鞭子不可能被抓住,毕竟光子如同水流一样,无形无质。

    但是,如同贝迪维尔猜想那样,任何结界都无法组成鞭子般柔软多变的光刃,不断变化的结界太难控制了。

    那光子鞭其实是一条缆线内层是产生光子流的反射镜组,光子从那条缆线之中喷射而出,在结界的束缚下形成光刃,包覆在缆线外层。

    这就是光子鞭的实质:裹了一层光刃的实体武器。

    狼人少年心里暗中感谢亚瑟:在狼人少年做亚瑟仆人的那些日子里,亚瑟教会了贝迪维尔各种光子武器的组装和原理。

    若没有这些知识,此刻的贝迪维尔绝不敢伸手去抓对方的鞭子!

    而现在,他抓住了鞭子,也抓住了战斗唯一的胜机!

    贝迪的金属义肢抓得更紧,用力拉扯:"伯琪瑞爵士,你武器的输出不够啊,这点杀伤力连我的手臂都割不断。"

    光子鞭如同锯子一样不断斩切着那只金属手掌,却无法胜过记忆合金的硬度,斩断那些金属手指。从一条缆线中喷射出来的光子流,杀伤力十分有限。

    伯瑞琪在对手的拉扯之下渐渐接近了贝迪,而狼人少年则用那只断了一半的手紧抓住武器,随时准备对敌手作出致命一击!

    "哼,真有你的。"伯瑞琪一阵冷笑,果断地放弃了手中的光子鞭。鞭子的柄在拉扯之下往狼人少年飞去,被贝迪维尔一手接住。

    同时,伯瑞琪爵士已经再度发动匿踪魔术,形体将再度消失!

    "别想逃!"狼人少年举起刚抢到手的鞭子,一记横扫,在对手逃离以前,用鞭子在伯瑞琪身上扫出一击!

    啪沙!有打中的手感,这就够了!鞭子末端的血液已经印在伯瑞琪的盔甲上!

    只要做了这个气味的印记,不管伯瑞琪的匿踪魔术再神通广大,也瞒不过贝迪维尔的小狗鼻子!

    狼人少年收起鞭子,换上魔弓那勒之火,亮出弓身上的九头蛇匕首,把弓如同长矛般舞动。

    嗖嗖嗖嗖嗖!数道风声响起,贝迪维尔却早已清楚了攻击的来势与方向,轻而易举地挥动魔弓格挡!

    铿铿铿铿铿!五支飞刀与魔弓碰撞在一起,弹飞,无力地落下!

    贝迪维尔快速瞥了地上飞刀一眼,其上泛着致命的紫黑色毒光。

    "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攻击手段。技穷了吗"狼人少年毫不留情地骂着,一边举起手中的魔弓,用重伤的左手拉起弓弦!

    "你的手伤成那样还拉弓,小心断掉!"对手仍然隐藏在黑暗之中,射来数十发毒飞刀。

    狼人少年只作出轻微的闪避,毒飞刀落在他的手臂和腿上,扎出一个又一个伤口。虽是剧毒,却不会马上致命这就够了!

    "只要能先干掉你就好!"狼人少年不顾一切地全力拉弓,发射!巨大的冲击波朝那阵血腥味射去,以无法回避之势把数十码宽的物体悉数卷入!!

    伯瑞琪没有回应,他应该被魔弓的射击冲散,连一块肉片都不剩了!

    "呜…"狼人少年的右臂完全断裂,无力地跌落在地。

    他忍痛坐在地上,断裂的手臂只能等同伴们来了以后再想办法接好了。

    就在他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

    光刃从背后刺穿了贝迪维尔的胸膛。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