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626章 决战之于黎明(五)
    碰!!!一阵低沉却又让人惊心动魄的闷响过去之后,巨石阵中的金光渐渐消退。

    亚瑟捏了一把汗。巨石阵的结界还是足够坚固的。即使其中的黑暗生物进行过黑暗爆发,也无法损坏巨石阵。

    拜坚固的巨石阵结界所赐,众人总算安全了,暂时地。

    "默林,关闭巨石阵。"亚瑟收起剑的同时命令道。金光完全过去,骑士王看见石阵正中的一个人影。

    濒临死亡的罗布尔。

    虎人族长仰天倒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

    结界解除的瞬间,艾尔伯特已经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查看他父亲的状况。

    亚瑟远远地看着,他不用细看也知道,罗布尔已经没救了。

    即使时间十分短暂,暗子仍然侵蚀过罗布尔的全身。他身上的每一点每一滴生命力,早已被暗子啃噬得一干二净。他身上的皮肉更是破裂成无数瓣绽开,如同一朵朵染血的红莲。

    残破的身体,残缺的灵魂,任何一个问题都足以致命。

    "老爸……"虎人少年跪在罗布尔身旁,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个白雾笼罩罗布尔全身,不断修复着虎人族长的伤口。

    "……是艾尔吗"罗布尔用微弱得几乎没人能听见的声音呢喃着,"给我记住!要杀光……所有的人类……"

    "这种时候你就别说那个了,省点气力吧!"艾尔伯特低声嘀咕道。

    "人类是……敌人!只有人类死光了…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

    亚瑟走向罗布尔父子二人,手中的圣王之剑一刻都没有松开过。

    "默林,想办法把这家伙救活。"骑士王下令。

    "可是,陛下!"

    "马上做。"亚瑟把剑尖搭在艾尔伯特的背脊上,"而你,给我离远点。"

    艾尔无奈之下退开了半步,"你到底想干什喵"

    "吵死了,给朕滚开!"亚瑟一脚踹开艾尔,来到罗布尔身前,用威逼的语气说道:"罗布尔族长,朕最后一次问你:要不要投降

    投降的话,就救活你,停住这火势,让你和你的军队有机会活命虽然已经死伤很多,但总有不少人能活下来的;

    否则,你们就全部去死吧!是要杀了你,杀了你儿子,再杀光这个战场上每一个兽人,连他们的尸骨都焚烧得一干二净!

    是怀着仇恨去死,还是怀着耻辱苟活,你选择吧!"

    在默林的治疗下恢复了少量气力,罗布尔用恶毒的目光死盯着骑士王,眼中的怨恨从来没有消退过半分。

    他的回答却意外地平静:"我选择去死。既然我们战败了,就把我们所有兽人都杀光吧!你有这个权利。不杀光我们,我们一定会卷土重来,与你们人类再次兵刃相见。这场战争绝对不会有和解的余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好。"亚瑟举起剑,他的剑尖却没有指向罗布尔,反而剑锋一转:"先从杀你儿子开始!"

    他出其不意地刺出了一剑,等艾尔伯特反应过来以前,圣王之剑已经刺入了虎人少年的心脏中。

    "呜!"艾尔瞪大了他的蓝眼睛,吐了一口血:"这是……开玩笑吧!"

    "不是。"亚瑟猛然扭动一下剑刃,旋转的圣王之剑马上在艾尔胸口中搅出一个大洞,把虎人少年的心脏完全捣碎!

    剧痛让艾尔伯特全身失去知觉,瞬即颓倒在地!

    "先杀一个。"亚瑟王用冰冷无情的语气对罗布尔说,"朕听说你的大儿子也在运往潘托拉肯的奴隶船上放心,回去以后朕会把他也杀掉。"

    骑士王身上浓烈的杀气逼近,手中的剑随时准备刺出:"现在,轮到你了。"

    "……不,不要!"罗布尔族长低声求饶,"你可以杀了我,但是……别伤害罗伯特!他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为什么总是哥哥。为什么就不在乎我。濒临死亡的艾尔躺在地上静静地流泪。

    亚瑟王露出狰狞的面目,如同一名魔神:"不行,都要杀。败者就得死。兽人与人类无法共存,这是你说的。

    既然如此,就由朕来狠心当一回魔鬼,把你们这些兽人杀光,从这个地球上完全清除干净!朕这样做,你满意吗"

    "不……!"罗布尔吐了一口鲜血,老泪纵横:"不要!!"

    亚瑟二话不说便一刀砍飞了虎人族长的一个手臂:"太迟了!!"

    鲜血喷涌,默林向骑士王投去一个抗议的目光:"你到底要不要我救他!"

    亚瑟瞪了师一眼:"继续治疗,他若在朕说话中途死掉,就不好办了。"

    默林无奈继续用魔术给罗布尔延命,用动量魔术堵住伤口,让虎人手臂上的伤口暂时止住血。

    "呜呜呜……"罗布尔眼睛发黑,已经失了太多的血,自知道快要不行了。他的态度渐渐软化:"好…吧……我投……投降!别伤害……罗伯特!"

    没想到亚瑟又划出一剑,把罗布尔的另一只手壁砍飞:"你忘了你的礼貌!"

    "呃啊!"罗布尔双臂尽失,几乎要休克了。但他用坚强的意志力保持着清醒,把最后的话说完:"请。请……放过我们!"

    骑士王沉默了一刻,似乎若有所思。

    然后,他用略带失望的语气回道:"很好。朕就放过你们吧。"

    骑士王头顶的圣灵皇冠闪过一道光芒,还在战场中纵火的两名圣灵立即被解除召唤,消失得无影无踪。

    亚瑟转而朝艾尔伯特狠踢一脚:"起来!朕知道你还没死。"

    艾尔伯特还处于沮丧之中,本想就这样躺着一睡不起。但是,他确实不会死。即使受了破碎心脏的重伤,他体内那个流体能量仍然支撑着虎人少年的生命,并在短时间内快速修补破损的脏器。

    亚瑟又狠踢一脚:"我把纵火的圣灵收拾了,但火不会简单地灭掉。你不起来想办法灭火,就让那三十万兽人全烧死好了。朕可不会同情他们。"

    艾尔一边吐血一边爬起来,眼神却一片茫然:"别说得好像我就有办法灭火似的。"

    "艾…尔……"罗布尔低声哀求道:"求求你……做点什么。"

    虎人少年别过脸去,回避着父亲的目光:"我恨你们。人类也好,兽人也好,都是一群该死的混蛋。"

    "那你就袖手旁观,让这些该死混蛋死光好了。"骑士王一顿冷嘲热讽。

    ……就是因为做不到,所以才恨啊

    王一针见血地指出艾尔伯特的心思:"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你既然仍然恨他们,也就说明你仍然在乎他们。"

    虎人少年又沉默了一下。在那团白雾之中,他胸口的伤几乎完全痊愈了,这自愈速度堪比魅魔。

    他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骑士王,这笔帐,我总有一天会和你算清楚的。"

    然后,展开他的巨大白色羽翼。

    刹那间腾飞!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