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601章 波折之于复归(四)
    亚瑟收回盾,审视四周。

    这里正是布林迪西的城堡之外。一场大战刚结束,现场尸横遍野,血染黄沙。

    罗马的士兵们到处忙乎,想在夜色完全黑下来以前收拾好这个战场。

    "好惨烈。"亚瑟从龙背上落地,往城堡走去。

    "这并不是最惨烈的战场。"里昂迪更斯也跟上,"日尔曼和北冰洋的战场也打得很激烈。尤恩斯之前说了,海上全是浮尸,尸臭熏死鱼儿。你该去看看这副光景,陛下。"

    亚瑟却表现出一副不关心:"有空再说。煞星你怎么还不回去"

    "我跟着来你有意见吗,陛下"煞星顶回一句,用嘲讽的语气说着陛下二字。

    龙都如此讨厌,如此自私自大,自作主张。但亚瑟并没有迁怒于金闪闪,煞星与亚瑟的交情之深,偶尔几句斗嘴实在不是什大不了的事情。

    相反,煞星故意留下来,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随便你。"亚瑟猜测着龙的图谋,这事大多和龙口中说过的那个她有关。

    骑士王故意不去过问,好等煞星自己耐不住性子,把一切抖擞出来。

    到那个时候,就是煞星有求于亚瑟,亚瑟可以漫天杀价了。

    经历了阿瓦隆一行的洗礼,亚瑟变得更加狡猾了。

    "这里是怎么回事"看见亚瑟一行人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罗马将军赛尔纳斯赶过来查看究竟。因为战斗刚刚完结不久,他还一惊一乍的。

    "我们只是路过的。"亚瑟冷笑。

    "什么你"赛尔纳斯腰间的剑正要出鞘。

    "大胆贱民!"里昂迪更斯大声吆喝道,"看见潘托拉肯的国王不仅不下跪行礼,居然还想拔剑!"

    "啊!"赛尔纳斯这才认出发话者是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那么这位头戴皇冠,身穿黑龙甲,腰间佩着圣王之剑的年轻人,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亚瑟王了!

    赛尔纳斯急忙跪下:"小人该死,没能马上认出鼎鼎大名的亚瑟王陛下!"

    周围正在忙乎的士兵们听见里昂迪更斯的吆喝,再看见赛尔纳斯的态度,知道那是一位大人物,也慌忙跪下朝拜。

    "都起来。忙自己的活去。"亚瑟应答一句,冷冰冰的一句。没有给人特别的亲切感,也没有带上盛气凌人的威严。

    士兵们行完礼以后都散去了,他们还有一大堆活要做,也顾不上这么多。

    赛尔纳斯却不敢怠慢,连忙问道:"亚瑟王陛下,您这次来布林迪西是因为"

    "要找一个人。这事很急。嗯,你是"

    "在下是罗马的将军赛尔纳斯。"将军答道。

    "赛尔纳斯将军,"亚瑟试着描述贝迪维尔的长相,"那是个十三岁的兽人少年,全身银白色毛发,矮个子,蓝色眼睛。他应该随部队在这附近出现过"

    亚瑟描述的是狼人少年贝迪维尔。赛尔纳斯的脑中却想到了另一个相似的形象虎人少年艾尔伯特。他太在意这名虎人了,以致于不假思索地把亚瑟的的描述对号入座到艾尔身上。

    却阴差阳错地对上了号。

    现在控制着艾尔伯特身体的确实是贝迪维尔。已经吃下有毒的饭菜,毒发身亡了。

    亚瑟王的态度如此关切,那小子难道是王的重要的人

    让亚瑟王得知虎人少年的死,事情就闹大了。

    赛尔纳斯还在想着如何蒙混过关,亚瑟却不耐烦地道:"别绕圈子。现在就带朕去见他。这事很急,朕没空跟你闲耗!"

    赛尔纳斯皱着眉。没想到亚瑟王的态度如此强硬。这次是大祸临头,避无可避了!

    "好吧。这边请,陛下。"赛尔纳斯暗自捏了一把汗,硬着头皮给亚瑟王带路。

    同一时间,布林迪西的地牢里。

    士兵端上来另一盘饭菜。除了面包和燕麦粥以外,还额外加送了一只鸡腿。

    剧毒就藏在鸡腿里。这次是万无一失,既不怕饭菜洒在地上露馅,又能确保艾尔伯特吃下去的完美作战。

    "哇呀,好丰富。谢了!"艾尔伯特接过那盘饭菜,席地而坐,开始大吃起来。

    一旁的卡多尔却皱着眉头。今天送饭的士兵实在太奇怪了。连送三次饭,多么体贴周到的服务。

    他看见艾尔伯特吃了几口面包,没有问题的样子,稍微放松了警惕。

    同一时间,布林迪西郊外的军营里。

    "那么,我先回实验室了。"默林道。

    "不先吃点东西补充体力"伊文担忧地看着默林那苍白如纸的脸。

    其实,默林的脸本来就这样白。

    "吃饭就算了。"默林转眼看着身旁的伊莱恩。龙人少年用几乎是哀求的目光看着默林,一刻也没有停过。

    被一个孩子这样期待着,默林又怎能丢下工作,心安理得地吃饭

    "我马上去实验室把博尔斯修好,这样行吧"默林叹息道,"你留在这里边吃饭边等吧,孩子。"

    伊莱恩摇着头,执意要跟着默林去实验室的样子。

    "好吧,你就跟来吧。"默林从桌子上拿走一条长的法国面包,"在实验室里啃这个充饥,别饿晕了。"

    "嗯。"龙人少年点了点头。

    "那么,"师又对伊文说,"我要去忙了,你们负责把事情报告给亚瑟吧。可别忘了啊。"

    "知道了。"伊文还没有说完,默林已经带着伊莱恩传送走了。

    "那么,"瞬间吃完饭的雅格洛维站起来,"我和帕西瓦也该走了。父亲在布拉格的战斗告急,我们得去支援。"

    "去吧。多保重。"伊文点了下头,"感谢你们一路以来的帮助。"

    两日人走出营帐,去找他们的铁骑,准备离开了。

    "那么,"霍尔大公爵转而问半龙少年,"你要向我报告的军情是"

    "嗯,让我想想"伊文一边组织着语言,想着该从哪里开始叙述任务的细节。

    他一动脑子喉咙便干渴难耐,下意识地拿起一杯果汁,咕嘟咕嘟都喝起来。

    "呃,好奇怪"他正想把军情报告给霍尔,却开始觉得眩晕,整个世界在天旋地转。

    "咦你怎么把我的酒喝掉了!"霍尔嚷道。

    伊文这时才看清楚自己手中那杯"果汁"。那根本不是果汁,而是一杯葡萄酒!

    "噢,糟"酒量为零的伊文啪地倒在桌面上,以神一般的速度睡着了。

    "嘿,孩子!"霍尔被伊文的瞬间喝醉神技吓了一惊,摇了摇伊文,"先别睡!快醒醒啊!你不是有急事要向我报告吗!"

    太迟了。喝得烂醉的伊文呼呼大睡,根本叫不醒。

    摇了伊文数分钟仍无结果,霍尔无奈终于放弃了,"算了,等你明天醒来再向我报告吧。"

    "嗯,"伊文还想说什么,但一开口喉咙里马上就有一股激流泄出:"呃呃呃呃呃呃。"

    "噢!"霍尔的食欲完全消失了,他连忙出去吩咐营帐外守候的骑士们:"你们帮他收拾一下。我回城里走走。"

    "是的,团长大人。"骑士们跑进营帐里收拾残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