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565章 激斗之于暗渊(八)
    就在此时,阿格斯手里的控制单元又挣扎了一下,开始嘟哝着没有人听得明白的电子音。

    "还没有破坏"帕拉米迪斯举起武器打算补刀。

    薇薇安马上制止了他:"别动手!我破坏了它的躯体控制中枢,它已经不会动了。留着它,也许能够从它身上搞到有用的资料!"

    阿格斯一脸失落,随手把小魔像塞到帕拉米迪斯手里:"都是你的了。"

    看见阿格斯魂不守舍地往前游走,帕拉米迪斯不禁问:"你要到哪里去"

    "别管我,我想一个人静静,好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我在遗迹的出口等你们。"语毕,阿格斯便消失在遗迹幽暗的回廊中了。

    "……该失落的并不只是你而已。"帕拉米迪斯一脸阴沉,他完好的那只手拳头紧攥,几乎想冲上去打人。他的两个孩子同样受瘟疫所感染,至今生死难测,而阿格斯所说的万能药,原来只是个虚妄的传说。

    所有希望瞬间化作泡影,换了任何人都会觉得又沮丧又愤怒吧。

    "别这样,还会有希望的。"薇薇安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肩膀,"这里有古代神人们的资料库,他们的科技如此先进,说不定早有医治猩红瘟疫的特效药。"

    "对,我们只需要在这几亿万兆的资料里把它挖出来,太简单了。"豹人讽刺道。

    薇薇安二话没说就扇了大猫一记耳光:"给我振作些!不要轻易放弃希望!"

    "……好吧。"豹人战士叹了口气。

    他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任务,却仍然试着抖擞精神干下去。或许真的有办法救赛费尔与赛格莱德,只能如此希望了。

    同一时间,镜象世界中,罗曼尼族领地。

    兔人莱德醒过来的时候,是大深夜。他发现自己被鱼人王子紧抱着,睡在帐篷里。

    "放…放开我!"莱德死命挣扎,没有用,崔斯坦抱得很紧,似乎完全把兔子当作玩具熊来抱了。

    "嘿嘿嘿,小白兔,毛茸茸……"崔斯坦说着梦话,怎么都弄不醒。

    "可恶。"莱德无奈地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

    他环顾四周,借着魔术光球微弱的冷光,看见同睡在帐篷里的伊文等人。

    伊文裹着一张毯子在打盹,几天的战斗让他累坏了,现在已经熟睡得如同一团烂泥。

    康士坦锻伊莱恩同裹着一张毯子,依偎在帐篷的一角。白熊人打着低沉而有节奏的鼾声,那声音听起来却象是在发抖;

    默林柱着魔杖,毛毯披身,在帐篷一角盘膝而坐,似是在睡觉,又似是在沉思;

    莲音似乎在另一个帐篷里睡觉,总之看不见她的踪影。

    最后,莱德把目光落在贝迪维尔身上,这才发现侧卧在地上的狼人少年根本没有睡,正在以同样好奇的眼睛审视着莱德。

    "呃……贝迪来帮我一下好吗"莱德向贝迪维尔求救,他并不知道这个"贝迪维尔"的内在其实是艾尔伯特。

    贝迪维尔犹豫了一下,"吵醒了那位王子殿下会变得很麻烦。再忍耐一下吧。"

    莱德白了贝迪一眼:"忍耐……该忍到什么时候"

    贝迪维尔无奈:"他们只是赶路太累了,不得不休息一会而已。很快就会醒来的。你被敲晕的时候他一直背着你走,他是最累的。你就迁就一下他吧。"

    莱德看着贝迪维尔的目光开始转变了:"贝迪从来不会拒绝朋友的请求。你不是贝迪,你是谁"

    又被认出来了。艾尔伯特心里大惊。贝迪维尔的朋友们都对贝迪十分了解,想要蒙混过关几乎不可能。越是深入接触,越是容易漏馅。

    越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尴尬。

    "噢,你是贝迪提到过的那个白老虎小鬼。"没等艾尔雅伯特解释,莱德就先一步得出结论了,"好厉害,居然带着贝迪的身体到这里来了。你们难道交换了灵魂吗如何做到的"

    贝迪维尔被对方连珠炮式的质问弄得哑口无言,连忙转过身去,回避着兔子的目光:"总之……因为某种原因,我和贝迪交换了身体,只是这样而已。"

    其实身体根本没有换。

    艾尔和贝迪只是"遥控"着对方的身体,此刻的艾尔伯特仍然身在罗马的布林迪西。

    ……却控制着贝迪维尔,把狼人少年的身体带来了幽暗地域这种危险的境地里。

    这让艾尔伯特多少有点愧疚。

    若不完成这次的任务,这愧疚感就一直不能消除,只能随着时间与日俱增。

    这种愧疚,也正是他不敢面对莱德,无法把实情说出来的主要原因。

    "你不说就罢了。"莱德隐约猜到艾尔伯特的心思,"但是,劝你好好爱惜贝迪的身体,不要把它弄伤了。贝迪为了帮你才把身体借给你用,请你不要辜负他。"

    答道。

    "很好,我有点话想对他说,却一直没勇气说出来。你就这样躺好,把我要说的一切当作耳边风吧。"

    贝迪维尔还在纳闷,莱德已经接连不断地嘀咕起来。

    兔子使用的是吉普赛人的语言,声音极小语速又极快,艾尔只能勉强听懂一点。其中尽是道歉的词汇:"对不起","我很抱歉","都是我的错","我不奢望你的原谅,但是"

    "我只希望终有一天,我们能再次成为朋友。"最后一句艾尔听懂了。

    艾尔可以听见莱德的轻声抽泣。兔子与其说是在道歉,不如说是在忏悔。

    莱德和贝迪维尔之间的事情,艾尔伯特其实听贝迪提到过就在狼人少年讲述他的冒险经历时。

    当然,其中的大部分都被贝迪维尔刻意美化过。真实恐怕更加丑陋。

    莱德不仅想害死贝迪维尔,还想杀光贝迪的族人。

    现在却怎么都看不出这只兔子是如此残忍的狠角色。兔子只是兔子,一团蓬松的白色毛球而已。

    纳闷的贝迪维尔在莱德的呢喃中渐渐被困顿所包围,睡着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