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552章 潜入之于暗渊(十五)
    它难以名状,真要说的话,它就是外形十分抽象的一个物事。

    它的造型和现存的任何生物,机械,乃至建筑都完全不同,仿佛是世界的异物。

    那东西有着黑水晶构成的躯体,倒三角形的水晶主干上扣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由水晶球上延伸出来的数道电弧则让两组水晶手臂凌空飘浮着,这些水晶群落组成的手臂只能勉强认出手的形状,它们之间被金色电离化的发光气体连接着,似乎随时会散落一地。

    黑水晶怪物的下肢则是六只银黑色的脚,非常诡异的金属尖脚让人联想起蜘蛛,但那些脚都是从同一个水晶球上长出来的。没有关节,仅依靠自身的金属柔韧性来活动着,它们如同一堆流动的尖桩,怪异到了极致。

    这个长脚的水晶球座则支撑着怪物的上身,它巨大的水晶躯干如同要刺穿水晶球座一样,用它尖锐的一端粘在球座的顶部。

    这荒唐的设计违背了众多的物理法则。完全不符合力学原理,怪物的大部分身体都在飘浮。帕拉米迪斯看着这难以名状的怪物体,早已目瞪口呆。

    "那是守护者,一种你永远都不想与之敌对的魔像。"薇薇安解释道,"它是无害而且无敌的,只要你不主动去招惹它,它就不会攻击你。"

    "而它在这个地方巡逻"

    "是的,从神人族的时代起就一直在。"

    它守护了这个遗迹几千万年。即使遗迹早被抢得空空如也,它还在来回巡视。它实在太诡异了,根本没有人敢去惹它又或者,敢去惹它的人早就死光了。

    守护者凑近众人,把上肢那个巨大水晶球凑近了帕拉米迪斯。

    水晶球正中裂开一道缝,缝中展露出无边无际的黑暗,在有节律地不断舒张收缩。大猫这才明白到,这巨大水晶球其实是守护者的眼睛。

    它在仔细观察着帕拉米迪斯。

    豹人战士不禁觉得头皮发麻,身体被无形的重压紧紧攫住。有某种奇怪的声音钻入了帕拉米迪斯脑中,似乎是守护者的私语。那是魔像们的语言,即使对方用了传心术,帕拉米迪斯仍然听不懂,理解不了。

    渐渐地,那如同杂信般的私语声充斥着大猫的头脑,弄得豹人战士头昏脑胀,一时间喘不过气来。

    "呜呜呜!"帕拉米迪斯发出溺水似的闷哼,仿佛在向身旁的众人求救。

    薇薇安见状,立即伸出一缕头发,在守护者的眼球水晶前轻扫了几下。

    守护者见有他人的干涉,马上往后缩回几步。它转过来看了薇薇安一眼,自顾转身走开。

    "咳,咳咳……"帕拉米迪斯半跪在地上喘气,一边底声责骂道:"这到底是哪门子的无害而无敌了我差点就被它掐死了!"

    "它似乎对你有特别的兴趣。"薇薇安不带感情地说着,好像事不关己的,"可能是因为你的体质问题吧。"

    这句话却刺痛了帕拉米迪斯。作为翠绿骑士,帕拉米迪斯可以说是一具活尸,他其实早就死了,现在不过是依靠魅魔的力量勉强维持着身体的活动,运作原理和魔像们十分相似。

    那东西不去管那蓄人,而是过来查看帕拉米迪斯这个"同类",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别管它了,继续前进吧。"图坦催促道。

    "当然。"大猫不快地摆着尾巴,目送那台守护者远离,自己也跟上队伍,往遗迹的更深处走去。

    同一时间,黑海的某处,冰晶号潜艇的控制室里。

    "好奇怪,这里安静得出奇。"伊文看着这片静悄悄的水域,不禁心生疑惑。

    在旁的人鱼们没有理会伊文。实际上,黑海就是这样安静的。

    这是一片死寂,海流极其缓慢的内陆海,被亚欧大陆从东南,西北两面环状包裹住,唯一连同外海的渠道便是之前经过的突厥海峡。

    这片海域的特殊地理环境造就了它缓慢之极的海流,而它缓慢至极的海流又造就了这一片几乎没有生物能够生长的寂静之海六百英尺以下的深海带里充满了由厌氧细菌代谢产生新的硫化氢,让一切依靠氧气来维持生命活动的生物们避而远之。

    没错,这片海域如同是地球上的一滩腐血,它流动缓慢,氧气得不到循环,最终变黑腐烂,造就了这一片死寂。即使人鱼们极低温的北海冰洋,也比这片死寂之海有生气得多。

    黑海深海层的水非常混浊,在伊文的鹰眼术观察下如同一片黑色迷雾。这让伊文神经紧绷,不得不聚精会神地看,唯恐在这团迷雾中突然窜出个敌人。

    "放开我!你干什么!住手!"一阵惊呼打断了伊文的思绪。

    兔人莱德慌张地跑出来,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一身水手服,特意为他设计,开了两个洞让耳朵穿过去的水手帽子,却在兔子慌张躲避的时候歪到了一边。

    "嘿嘿嘿,害羞什么。真可爱!"崔斯坦追了出来,莱德这一身水手服似乎就是崔斯坦的恶作剧,貌似是趁兔子晕过去的时候换上去的。

    "把我原本的衣服还我!你这个变态!"莱德红着脸怒吼道。

    崔斯坦冷笑:"你吐得全身都脏了,我只是帮你洗干净了而已。先穿着这身衣服吧,嘿嘿,看起来很合身,太好了。"

    伊文偷瞄一眼莱德,不禁噗嗤地笑出来:"确实挺合身的。"

    这身蓝白相间的水手服让本来就矮小的兔人少年看起来像一名孝。洁白的衬衣和莱德那身白毛十分匹配;那团毛茸茸的兔子尾巴从裤子预留的空洞里冒出来,趁着海蓝色的水手短裤,看起来又可爱又搞笑。

    "不要笑!"莱德怒斥。

    "呵呵,总比你之前穿那一身肮脏阴沉的布袍要好。先这样穿吧。"崔斯坦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估计是早有预谋了。至于他如何趁莱德不醒人事的时候扒掉兔子身上的衣服,把莱德洗干净,再换上这身水手服……其过程就不要去想象了。

    "呜……"莱德搓了一下后背,身上的洗发水气味刺激着他的鼻子,毛发还带着湿气,没完全弄干,总而言之是阵阵的不快。

    就像是被精心打扮的宠物一样。伊文看着这一切,心里不断嘀咕。若不是莱德是只会说话的兔子,估计崔斯坦早就把这团白色的毛球关进笼子里养着了。身为人鱼族的王子,崔斯坦还真是随心所欲,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种任意妄为却并不那么让人生厌。伊文甚至有点羡慕鱼人王子。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