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532章 对决之于圣王(三)
    第532章对决之于圣王

    同一时间,格里克族的领地,雅典。

    飞船银影号在城郊降落了,船还没有完全停好,豹人战士帕拉米迪斯早已从船的甲板上跳下,落在上来迎接的阿格斯面前。

    阿格思刚想说什么,帕拉米迪斯已经抢先一步开口说:"我们回来了,也把你们那该死的飞船导航仪平安无事地带回来了。现在,快把我的儿子们还给我。"阿格斯瞄了帕拉米迪斯一眼:"卡奥斯呢""他跟摩苟丝那个妖女私奔去了。"谈起这个帕拉米迪斯仍然一脸的不屑。

    虽然看到实际情况的只有亚瑟一人,但帕拉米迪斯能够想象出卡奥斯跟摩苟丝去了"逍遥快活"的情景。在摩苟丝干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以后,卡奥斯居然还袒护这个妖女,实在可恶。

    阿格斯没有说什么,他似乎早已预料到卡奥斯有这样做的可能。

    "别再岔开话题了,我的儿子呢"帕拉米迪斯再次追问道。

    "嗯有一点小问题。"阿格斯支支吾吾地说,"总之,跟我来吧。"刚刚从飞船上下来的薇薇安看了帕拉米迪斯一眼。黑色的大猫耸了耸肩,跟着阿格斯走进城里。

    十分钟后,族长大屋。

    "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帕拉米迪斯的声音因为口罩的阻挡而变得模糊不清。在大屋后院隔离室的病榻上,躺着两名病得奄奄一息的豹人少年。

    "是瘟疫。"阿格斯也整了一下口罩,好让自己说话的声音稍微清晰一点,"这几天死了这么多人,我就知道会有大规模的瘟疫要爆发。我已经叫了他们别去凑热闹了,可是这两小鬼硬是说要帮忙处理死者的遗体""而你就让他们帮忙干活了,一点防护措施都不准备。"帕拉米迪斯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冷冷地说道。

    "嘿,我这几天已经忙不过来了,哪有空再去照看两个死孝我也有几百名手下因为这该死的瘟疫而病倒,你还嫌我不够烦吗!""你这"帕拉米迪斯气得青筋怒凸,几乎想要和阿格斯大打出手。

    "都安静些,别妨碍着我检查!"薇薇安怒吼了一声,把两个男人镇住了。她仔细查看了赛费尔和赛格莱德的病况,一边把脉一边翻开两名豹人少年的毛发来研究。

    "是猩红瘟疫。一种在格里克和突厥地区流行的风土病。"薇薇安看着赛费尔毛皮里的红色斑点,"这种病的传播途径一般是突厥大沼地里的一种蚊子。它也可以通过接触感染者的体液来传播。雅典最近死了这么多人,可谓血流成河,这种瘟疫爆发也是件正常的事。""有医治的方法吗"帕拉米迪斯急问。

    薇薇安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从来就没有听过猩红瘟疫可以医治。感染者一般在两周内死亡。我可以把他们放进飞船的维生舱里,用低温冷冻的方法暂时阻止病情的恶化,但是""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帕拉米迪斯歇斯底里地叫道,"拜托!你一定还有其他方法的!"他的妻子不说话了。比起她平日的冷漠,此刻的她脸上露出一个更加冷峻的表情,仿佛在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安。

    "我很抱歉。"阿格斯低声说。

    "你给我闭嘴!"帕拉米迪斯怒道,"我现在没有动手砍你,只是因为我不想你肮脏的血到处飞溅,弄脏我的儿子们而已。你们姓哈克特的都不是好人。我把孩子们交给你们照看,但你们一次又一次地坑害我的孩子!我要诅咒你们,愿您们哈克特一族全都死光,一个不剩地被黑暗吞噬!""够了,帕拉米!"薇薇安制止了临近失控丈夫,"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先把孩子们送回飞船里去吧。"帕拉米迪斯还是满肚子火。但救孩子要紧,他先压抑住愤怒,过去把奄奄一息的赛费尔抱了起来。

    同一时间,罗马。

    "艾尔!"狼人少年花了半天才从霍尔大公爵那里取得许可,来到牢房前探望艾尔伯特。

    "贝,是贝迪喵"艾尔伯特听见友人的声音,马上从床上跳起来,"贝迪!你终于来了!""艾尔,好久不见。"贝迪维尔看着牢狱里的虎人少年,不禁一阵心痛。艾尔伯特消瘦了不少,身上的毛发也变成脏兮兮的米黄色,衣衫褴褛,在一月的冷空气中瑟缩着。

    "你好脏。他们没有给你洗澡吗"贝迪看这老虎那满身尘土的脸,下意识地掩鼻。

    "嗯,你觉得他们会在牢房里安装洗澡间喵我不那喵认为。"艾尔搓了搓脸上的脏污,他以为这样会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而且他们也没有给你唤衣服。"狼人少年转头看着负责看守的骑士卡多尔,怒气冲冲地问:"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在虐待我的朋友吗!""呃,上级有命令,不能给他任何东西。抱歉。"卡多尔耸了耸肩。

    "噢,真的"贝迪维尔已经脱下身上的衣服,穿过铁栅栏往牢里丢去,"我这样做,你要向霍尔大公爵报告吗""贝迪,够了!"看着狼人少年几乎要把内裤也脱下来,艾尔伯特连忙阻止道,"我很好,把你的衣服簇去。""不,你不好。"贝迪看着艾尔那身破烂的衣服。那是老虎当初离开雅典时身上穿的那套粗布服。它因为艾尔粗暴的着陆而被撕扯得尽是缺口,已经不能叫做衣服了,充其量只是一堆用来遮羞的布碎而已。

    "冬天这么冷,你不穿衣服会着凉的。"贝迪痛心地说,"快点,把我的衣服穿上"一个声音打断了贝迪维尔的话:"呵呵,这不是传说中亚瑟王的骑士贝迪维尔吗原来阁下有裸奔的癖好"贝迪维尔循声望去,他面前的人一身罗马军人的打扮,平板而拉长的脸再加上那张鹰勾鼻子,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贝迪维尔纳闷了。这人刚才好像在哪里见过.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