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529章 混战之于前线(十三)
    第529章混战之于前线

    就在伊文和崔斯坦在城外激战的同时,虎人少年艾尔伯特也从城堡的断墙上看到了这一切。在战争中崩裂的墙壁不足以让艾尔逃出去,却开出一个足够他往外看的窟窿。

    他亲眼看着罗马的官兵们如何残酷地杀害无法战斗兽人们。他看这些兽人留着泪哀求,却仍然惨遭爆头。

    但这并不是战争的全部。

    正如他看到人类残酷地杀死兽人那样,艾尔伯特也看到人类的士兵被兽人们残酷地杀死那名人类在被抓住以后连忙丢下武器,尖叫着求饶,却仍被狂化虎人攥住手脚,活生生地撕成了两半。

    人类也好,兽人也好,他们临死前的哀求,对方就从来没有听到吗因为是敌人,就可以如此残酷地杀戮苦苦求饶的人吗

    战争让一切都如此疯狂,仿佛世界上不再有理智和仁慈。

    贝迪维尔如此急切地想要阻止战争,这或许就是理由。

    艾尔伯特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疯狂的战场,他惊慌失措,怀着忐忑的心情在牢狱里来回踱步。

    "抱歉"因为战情紧急而出去应战的盖亚骑士卡多尔,这时才赶了回来。他看见艾尔伯特还在牢里,不禁放下了心头大石。

    "我还好。"艾尔伯特站在墙边,下意识地用翅膀遮住了城墙的缺口,同时装作若无其事地答道,"外面真吵。在庆祝什么节日吗""嗯.是的。"卡多尔敷衍了一句,"人类的节日和你这大猫无关。快点睡觉吧。"说完,卡多尔就把牢房的灯弄暗,好让对方不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状。

    那完全没有意义。艾尔是虎人,这只大猫有夜视能力,即使在幽暗之中也能正常视物。他早就看见卡多尔腹部的伤口了,也能够嗅到骑士身上的血腥味。

    一定是很激烈的战斗。

    艾尔伯特靠着墙躺了下来,用他的翅膀掩护着这个缺口。他又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屑和泥尘,把墙的缺口堵上。

    艾尔不能冒险让卡多尔发现这个缺口,它或许是让虎人少年从这里逃出去的一张车票。

    同一时间,阿瓦隆净土。

    亚瑟还在泡澡。圣灵林中小屋所变化出来的澡池永远维持着四十多度的水温,池底的魔术咒纹不停地加热着池水,让这个水池发着柔和的微光。冉冉轻烟从池面不断升起,在池底的光芒照耀下,整个水池上去就像仙境的一部分。

    连日来的劳累仿佛要融化在水中,渐渐从骑士的身上散去,以倦意替代。亚瑟几乎要在这里睡着。

    就在骑士心神朦胧之时,一个人影向他走来。亚瑟看见的是一个女人的形态,她妙曼的身姿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格林.薇儿"亚瑟低声问。

    不是,应该说是格林薇儿的灵性。而且是灵性里极少的一部分。

    由于大部分的灵性都存藏在格林薇儿本尊所带的圣灵钻石中,亚瑟面前这个格林薇儿的灵性似乎并没有特别多的思考能力,她连回答亚瑟都做不到。

    但是,她凭本能在行事,来到了亚瑟的面前。

    她凑近骑士,和亚瑟面对面坐下。她一半的胸部露出水面,那光滑如鸡蛋的皮肤在月色下发散着朦胧的光晕,看起来妖媚万分,却又隐含着一种如同女神般的圣洁。

    她冲骑士一笑,伸手抚摩着亚瑟的脸。

    "你想干什么,格林薇儿"亚瑟低声问。他十分困,视力开始模糊,身体也酸软无力,想要逃离此地也做不到。

    又或者说,他的理智想要逃离,他体内那只名为的野兽却紧紧地攥住了他。

    格林薇儿的灵性已经靠得很近了,她的脸距离亚瑟只有三寸。

    少女紧致柔滑,富有弹性的肌肤,贴近少年是身体,皮肤和皮肤相接触,带来强烈的刺激;

    她的秀发顺滑如丝,随着夜风轻轻飘扬,拂过少年的脖子和耳边,带来轻柔,却又无比撩人的感触。

    他是一名十七岁的少年,作为一名男人,在这种刺激下身体自然会有所反应。即使在如此疲劳的状态下,他身体的某个部分还精神得很,正在渴望着和少女来一场鱼水之欢。

    "亚瑟"阵阵低语在亚瑟的脑海里回响,这似乎某种传心术。

    少女的灵性在紧抱着少年,她的手不安分地在少年身上摸索,挑逗着亚瑟的神经。

    亚瑟的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但他的理智又在抗拒着这一切。

    她甚至不是人类。她只是一团光子她的手摸玩着少年身体最敏感的部位,骑士低声喘着气,他知道水下发生着什么,他竭力控制住自己,想要束缚体内那只巨大的野兽。

    她不是真正的格林薇儿。她甚至不能正常思考,只是遵循着本能来活动的一个灵体亚瑟感觉到体内的狂怒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一定会"不!!"骑士用尽了所有的气力,推开了少女。

    "不要碰我!"亚瑟疲倦得眼皮都快要掉下来了,但他用强韧无比的意志保持着清醒:"你不是真正的格林薇儿,我并不爱你!离我远一点,让我一个人待着!"少年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对那名叫做格林薇儿的少女有了爱慕之情。正因为爱慕着她,才能抗拒住这个冒牌的格林薇儿的引诱。他的意志竟然能够坚定到这种地步,就连亚瑟自己都觉得惊讶。

    因为,和面前这个冒牌的格林薇儿做出那种不可原谅的事情,就等于是背叛了真正的格林薇儿。

    背叛了自己对她的爱慕。

    唯有此事,绝对不能容忍。

    少女的灵性退开了几尺,脸上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忧伤,很快便化作白光,消散在空中。

    亚瑟困得几乎想就这样睡在水池里。但考虑到自己还有可能被圣灵骚扰,他连忙从水池里爬出,匆匆穿上一条裤衩,向屋内爬去。

    感谢刚才的一阵"刺激",亚瑟恢复了一点精神。他支撑着爬到木屋的后门,还没有来得及开门,就被困倦完全俘获,就这样在地上睡着了。

    有谁把少年扛了起来,带到屋子里。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