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494 激战之于天极(十一)
    1:494激战之于天极

    贝迪维尔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浸泡在荧光绿色的凝胶状液体里。{}嘴里套着一个氧气罩,让狼人少年不至于窒息,但他的身体在一个小舱内不能自由移动,又被这种略带粘稠的液体浸泡着全身,不免有点难受。

    这里是银影号飞船的医疗室。这些棺材一样的维生舱里,注满了能够加速伤口愈合的有机凝胶,在附加光子发生装置的刺激。只要躺在这里一段时间,身体的伤就会快速恢复,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级的医疗系统。

    贝迪维尔只在杂志上见过这东西的介绍。这种设备造价非常昂贵,光是一台就得上万潘托拉肯金币。连拿公薪的潘托拉肯骑士团都没法配备这种东西,格林薇儿见到这种维生舱都会羡慕得流口水。

    薇薇安到底有多富有!

    狼人少年微睁开眼,忍受着有机凝胶给眼睛带来的刺激,透过维生舱的玻璃往外看去。他朦朦胧胧地看见外面有一个女人的身影。

    薇薇安似乎在监控着他和莱德的身体状况,还没有发现贝迪维尔已醒。

    狼人少年想做些什么引起她的注意,但身体却阵阵麻木,似乎躺太久了,血液没有很好地循环。

    "薇薇安。"帕拉米迪斯这时也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对不起。你还在生气吗""才没有生气。"女人转过头去冷漠地道,"为什么我会生你的气莫名其妙。"女人发起脾气来才是莫名其妙。

    豹人搔了一下头,把男人的尊严暂时放下,对妻子低声下气地说:"是我不好,之前对你说的话太重了。你确实不是那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我知道,你是很关心他们的。把赛费尔和赛格莱德留在雅典是为了他们着想,我终于理解你的想法了。

    光是穿越伟大风暴就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我们刚才若是不走运的话,早就死在风暴里了。我太天真,把这次的战斗想得太简单了。对不起。"薇薇安不说话,但她的怒容稍微收敛了一点。

    帕拉米的嘴巴还不够甜。他和女人打交道太少了,不知怎样去讨女士们的欢心笨拙的大叔。薇薇安为什么会爱上这样的家伙,这真是一个谜帕拉米迪斯见妻子还没有完全息怒,清了一下嗓子,劝道:"薇薇安,这次战斗结束后,我们就找个地方好好悠闲快活一段时间吧。人类和兽人的战争我压根不想去管,有亚瑟在,人类是不可能打败仗的。

    我们要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我和你嗯.生很多小豹子。一家人要热闹起来。"薇薇安的脸从愠怒突然转变成惆怅。

    "呃,薇薇安"他绝对是踩地雷了"帕拉米,是时候要告诉你真相了。"女人长叹了一口气。

    "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孩子的。"她用冰冷的语气说。

    "什,什么!"帕拉米迪斯被这话惊愕了,不禁往回退了一步,他的豹毛都竖起来了:"没有孩子是因为种族不同吗""不,不是。"薇薇安鲜有地流露出忧郁的神色,"魅魔几乎可以和任何种族结合。但是""但是什么"见妻子支支吾吾的,帕拉米迪斯有点急了。

    "但是,你是不同的。你已经是翠绿骑士了。你实际上并不是生物。"薇薇安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鼓起了勇气才说出这句话:

    "你其实已经是死人了。死人不可能再创造新生命。"豹人战士目瞪口呆,愣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之后,他才勉强吐出一句:"我在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就死了,对吧"女人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却在承认着一个骇人的事实。

    "你只是在用你的固有光子延续着我的生命就像操纵着一具尸体一样。""你还是你自己。我并没有控制你的灵魂。"女人说道,"你和死灵战士仍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是吗"帕拉米魂不守舍地说,"怪不得我最近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奇怪。

    就好像自己的灵魂早已不存在,在遥远的地方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说到这里的时候,豹子不禁有孝抖。

    "薇薇安,灵魂到底是什么我到底有没有灵魂或许我的灵魂早就脱离了这个世界,只剩下这副躯体自以为还活着,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女人把手指点在豹人的嘴唇上,阻止他再说下去。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我无法回答你。但有一件事我能够告诉你。"女人凑到豹人战士的身前,依偎着她的丈夫,把头贴在帕拉米迪斯的胸前。

    "即使这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我知道你还是有心的。""薇薇安""这个心,就是你存在的证明。你还知道关心你的儿子们,你还没有变得冷漠,你还知道爱。这样就足够了。

    与其去纠结怎样才算是活着,试图从不存在的东西里找出生存的实感还不如直接过问自己的心。"帕拉米迪斯被妻子的话深深地触动了。他紧拥着薇薇安,轻笑了一下:"你说得对。我没有必要这样庸人自扰。我知道我自己还是原本的那个自己就如同当初一样我喜欢你。""只是喜欢而已""不对"笨拙的豹人连忙修正他的话:"我爱你。"二人对望了片刻,两双眼睛之间擦出火花。他们马上开始激烈地拥吻起来。

    马上扑倒在地上,疯狂地拥吻,爱抚着对方。

    似乎是抱着很大的觉悟,他们才会在最后的时刻里如此真诚。夫妻之间毫无隔阂,以诚相见,把自己的感情通过嘴唇传达给对方,在这个小小的医疗室里缠绵起来。

    贝迪维尔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连忙闭上眼装作看不见,听不到,静静地躺在维生舱里,等待事情的过去。即使如此,医疗室的阵阵摇动仍然让他心烦意乱。

    狼人少年偷瞄了一眼左边的另一个维生舱。兔人莱德仍然浸泡在有机凝胶里陷入沉眠。

    莱德没有看到这一幕,也许是件好事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