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490 激战之于天极(七)
    1:490激战之于天极

    在这千钧一发之中,崔斯坦却不慌不忙地张开嘴巴,呼出一口气!

    呵纯白的霜息从鱼人少年的嘴中吹出,命中了迎面而来的魔像。{}

    那正是白霜龙仙维亚的龙息。从煞星那里继承了仙维亚的灵魂晶石,让崔斯坦也能够使用巨龙的吐息。被誉为连时间都能停止的白龙吐息,被鱼人王子完美地再现!

    霜息瞬即包裹住魔像。虽然不能像深蓝之球那样快速地冻住对手,但仍能以极快的速度冰封魔像。只花了一秒,黑杀人鲸魔像表面的黑色粘膜就被冻得嘎嘣脆了。

    "快闪开!"崔斯坦一把推开伊文。这次他没有办法把整台魔像之际碎成粉末,因为魔像冻结的只是外层而已。二人闪开以后,魔像重重地砸落在甲板上,崔斯坦这才一枪刺出,把魔像冻结的外层震得粉碎!

    去掉那层恶心的黑色粘膜后,伊文发现那魔像只是一台普通的杀人鲸魔像,而且没有驾驶员。

    没有驾驶员!

    那东西自己在动!秘密大概就藏在那层黑色粘膜之中。

    轰隆!潜水艇一阵摇摆。似乎还有黑杀人鲸魔像在水底对潜水艇进行攻击!

    "喂,这该怎么办!"伊文喊道。如果魔像们不跳上水来攻击,他们也拿这些家伙没有办法。再这样下去,即使坚固无比的冰晶号,也会被剩下那三台魔像凿沉!

    "放心吧,我已经想好计策了。"崔斯坦一脸淡定,"停止航行!速度零节!""什么!你疯"伊文还没有说完,冰晶号已经急剧停下。惯性让二人往船头的方向猛飞出去,伊文抓紧了甲板上的掩体才勉强避免自己被抛出船外!

    但崔斯坦却什么都没做,任由惯性把他整个人抛出甲板!

    潜水艇只往前滑动了两秒就完全停下了,鱼人少年却飞出数十码,往海中跌落!

    "崔斯坦!"伊文惊呼。

    这样落在海里会受重伤!以高速撞在水面上,就如同撞在水泥块上一样的痛,甚至有可能粉身碎骨!

    即使逃过这一劫,水中还有三台可怕的黑杀人鲸魔像,被它们围攻的话可谓九死一生!

    但崔斯坦早就计划好了。他压低身体,在落进海里之前就聚集光子,制造出一块冰滑板。

    唰!鱼人少年踩在冰滑板上,在水面上极速滑行!冰滑板与水面的摩擦力几乎为零,他的速度快如闪电,一瞬间就滑出数十码!

    三头黑杀人鲸魔像也盯上了落单的崔斯坦,它们迅速围了上来,渐渐接近了鱼人王子!

    "海洋可是我的主场,你们嚣张什么"崔斯坦一阵不屑的冷笑。

    他手中的大魔术深蓝之球早已成形,这是在他从甲板上飞出去的同时就在逝的魔术。

    看见三台魔像追了上来,这正合他意,鱼人王子看准了距离,把手中的深蓝之球往水中一扔!

    啪哩m水面碰触的一刹那,深蓝之球的强大负熵在水中释放#水瞬时被冰结,形成了一个半径六十英尺的巨大冰山,把三台魔像同时冻在其中!

    冰的体积比水要大,瞬间形成的冰山立即浮上海面,把崔斯坦的也提升起来。他踩着滑板滑出几英尺,马上踩住冰面一个急停。他手中的长枪已经顺势刺出了。

    "等一下!要留"还没等伊文说完,崔斯坦的银色长枪已经把整个冰山震得粉碎,把困在冰山之中的魔像完全破坏了。冰山瓦解,冰屑四溅,场面甚是壮观!

    "要留下活口来研究啊"伊文无奈地把话说完,同时瞟了甲板上的杀人鲸魔像一眼。

    那东西的周围有不少污泥一样的灰色胶质,似乎是从原本那个黑色粘膜里脱落下来的某种生物,现在已经完全死透了,没有任何动静。

    崔斯坦从海里游回甲板,"抱歉,本来也打算留活口的,但你看"不远处有船的影子。他们的战斗惊动了豹人们,格里克族派出战船来驱逐入侵者。

    "要逃了,快进船舱!"崔斯坦嚷道。

    无奈之下,伊文脱下上衣,随手抓了一把那幸色污泥,用衣服包好以待日后研究,然后迅速钻回船舱里。

    冰晶号抛下甲板上的魔像,迅速关上甲板的同时一个下潜,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早晨的薄暮之中。

    早上八点钟。贝迪维尔还在甜蜜的梦乡中,就突然被警铃弄醒了。

    "呜嗯嗯嗯嗯"狼人少年还想睡,他想到的解决方法就是用枕头紧紧捂住自己的狼耳朵。

    "起床了,你这懒鬼!"过来催促的兔人莱德不断拉扯着贝迪的衣角。

    "再五分钟,再五"扯!

    啪啦!贝迪维尔感觉到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了地面。

    他睁开眼睛开。原来是他自己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从床上。

    "呜,呜,好重!臭贝贝,快滚开!"莱德被贝迪一屁股压在地板上,正猛拍着地板大声抗议。

    "呵呵,对不起。"贝迪挪开身子,让莱德不至于被压扁,"嘿嘿""你那个恶心的笑容是怎么回事"莱德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他也是刚睡醒不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和一条短裤衩,和贝迪的穿着差不多。

    "你终于肯叫我贝贝了。"贝迪笑着说,"怎么了,不躲在你的大帽子下吗"莱德嘟起嘴巴不理会贝迪维尔,自己快速地穿上装备:"快点。作战就要开始了。""莱德."贝迪迅速穿上裤子和衬衣,再往身上套上黑龙甲,整个过程在一分钟内完成,"我们从前有过什么过节,都不要再计较了。我已经原谅你了,你也把我害得挺惨的,也该消气了吧我们两迄吧""谁是莱德"兔子戴上他的黑色礼帽,又开始把帽子压低,遮住半边脸:"我不认识。我只是个路过的旅行商人。""啧"贝迪无言以对。莱德这个死心眼。

    但贝迪维尔能够感觉到,兔子对他已经没有了原本那股怨气。再给莱德一点时间,或许他们能重归于好

    即使做不成朋友,也不至于互相怨恨吧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