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478 征战之于天途(十)
    1:478征战之于天途

    亚瑟和格林薇儿同时警觉起来,抽出武器戒备。纯文字首发但门打开以后,里面并没走出任何人来,只透出一丝微光。

    "这是陷阱吗"亚瑟皱着眉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满脸焦黑再皱上眉头的样子多么可笑。

    "陷,陷阱也好,"格林薇儿竭力忍住笑,把目光从亚瑟的脸上移开,"总比露宿街头的好。我们睡在这种小巷里也一样的不妙,不是吗"确实,进屋子里过夜,被袭击的时候起码有个防守的据点,只需要守住入口即可;在这种四通八达的小巷里被伏击,就连该防守哪个方向都不知道,死得更惨。

    虽然满腹狐疑,亚瑟还是推门进去,瞄了两眼石屋子里的动静。

    果然没有人半个人影。

    空无一人的屋子却大放光明,屋子天花板上有某种发光的咒纹在照耀着整个房间。

    石桌,石椅,石床,就连一旁的火炉也是石制的。这些白色的石头构造不明,似乎是玉石的一种,坚硬又沉重。

    这么高大宽广的一间屋子,却没有二楼,天花高得怪异,像是为巨人而准备的房间。亚瑟听说过古代凯尔顿人身材都很高大,远比他见过的那些维京人还要高大,这种大屋子估计就是为了迎合当时凯尔顿勇士们的身材而设计的。

    "似乎很安全,可以进来了。"亚瑟道。

    格林薇儿却早已溜进屋子里来,把一旁仅有的一个窗子推开。那两扇厚重的石窗,实际上只能推开巴掌大的一条缝,仅箍间换气用。

    冬夜黑得特别快,刚才还是稍暗一点而已,现在的窗外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空中甚至飘落些许穴。若是在外面的巷子里过夜,恐怕有冻死的危险。

    亚瑟不禁看了一眼火炉,那炉火不是由木材燃起的,而是一种魔术咒纹。这和之前奥瑟王小木屋后院澡池里的咒纹似乎是同一种,单纯用以发热的咒纹。

    格林薇儿从窗边退了回来,打了个冷颤,连忙坐到火炉边取暖:"奥瑟王到底在想什么。用尽手段也要阻止我们到达他的面前吗""我要是赢了他的话,这副身体可能会把他也吸收掉。他避着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亚瑟也坐下来取暖,叹道。

    "卑鄙的家伙。自己不动手,却叫一大堆手下来阻挠我们。"格林薇儿轻轻梳理着她美丽的长发,这些天来不断赶路,她都没有好好地照料过自己的头发,现在趁有休息的机会,连忙梳理一下。

    "他说过,还差最后一个圣灵就能让我体内的圣灵们融合在一起,从我体内除去的。"亚瑟也把盔甲脱下,用衣角擦拭着。

    他的黑龙甲会自动修复破损的部位,实际上不用怎么打理,只需要偶尔把沾在其上的污迹弄掉即可。

    "但那以后都吸收了这么多圣灵和邪灵了,融合怎么还没有开始果然,不是指定的某个圣灵就不行吗"格林薇尔也动手修整武器,"最后要挑战的圣灵.该不会就是奥瑟王吧"亚瑟闷哼了一下算是回答。他和奥瑟王所变成的圣灵巨龙交过一次手了。即使是现在,也还是想不出任何战胜那种巨大怪物的方法。真要和奥瑟王打,估计是必败无疑吧

    拥有那样强大力量的家伙,却要躲起来。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还是说,他故意在谋划什么

    "格林薇儿,你去睡吧。"亚瑟抛开脑子里那一大堆的疑问,"这里虽然还算安全,但也不能松懈。我们轮流守夜,你先休息吧。""没问题吗"格林薇儿看着伤痕累累的亚瑟,他刚才被雷劈的伤都还没有痊愈,"你看起来比我还累,还是""你先睡吧。"亚瑟强硬地说。

    他并不困,相反,虽然全身酸痛,脑子却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精神百倍,现在这状态就算是硬要他躺在床上合上眼,估计也得辗转反侧一段长时间才能入睡。

    鲨鱼永不睡觉。它们左右脑两个半球交替休眠,总有一边脑子是清醒的。

    一个奇妙的想法浮现在亚瑟的脑海里。

    亚瑟摇了摇头,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想法到底从哪里来的。他从来就没有研究过海洋生物,为什么突然知道鲨鱼永不睡觉了

    他对自己解释,这大概是自己太累了才产生的幻觉。他瞄了一眼躺在石床上已经熟睡的格林薇儿,少女熟睡的脸意外地恬静,一点都不像原本那个爱挖苦人的小恶魔。

    总觉得.她和平常有点儿不同。那一头秀发,在火炉的光下反射着美丽的光晕,她的脸比以往更红润剔透,水嫩光滑

    亚瑟发觉自己的心跳有点不正常,连忙把目光从格林薇儿的脸上移开,看着石室的门窗处,认真地做起守夜的工作。

    晚上七时,雅典。

    "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薇薇安设置好导航仪后把众人召集到控制室里。

    她看着贝迪维尔,"你真的要去吗你不是有别的任务要完成吗这次和摩苟丝的决战十分危险,我们可能不会再回来这里了。""艾尔和迪安娜在罗马,我继续留在雅典也帮不上忙。现在阻止摩苟丝的计划才是首要任务,你们打输了,这个世界也跟着遭殃,不是吗""既然如此"薇薇安召唤来一名魔像,魔像把捧着的箱子打开,其中是一套盔甲:"这是你离开潘托拉肯时留下来的黑龙甲。穿上这个,至少能让你活久一点。"贝迪拿起自己的黑龙甲。薇薇安似乎对他的盔甲进行了不少的修改,用更紧密的框架将黑龙的鳞片串连起来,让盔甲看起来更加紧凑方便活动,又不会降低防护能力。

    "嗯,谢谢。"贝迪维尔穿上盔甲活动着身体。盔甲上残留着别人的气味,贝迪想起自己在出发到幽暗地域前把这盔甲交给崔斯坦作护身用了,"崔斯坦最近还好吗""他很好。他知道我们要来幽暗地域,叫我们把这盔甲带上。"帕拉米迪斯也忙着整理装备,他自己也穿着一套轻甲,是为了方便活动而最大限度地减少装甲片的设计。

    就连莱德也穿着一套薄薄的甲袍,长袍上数块装甲能够提供微薄的防护。

    在这些人中,唯一没有穿任何防护的,就是卡奥斯了。黑豹似乎对自己的速度很有自信,以为不用防护也能轻松避开敌人的攻击。

    又或者说,他是在玩命。

    "有件事想拜托你们。"卡奥斯这时才开口说道,"如果我战死了,你们能够帮忙把这小子送走吗送到幽暗地域以外任何地方都可以。只要有人肯收留他的话。"薇薇安把目光落在卡奥斯怀里那黑豹婴儿身上:"会替你想办法的。""战斗时飞船就交给我吧。我这副老骨头即使下船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留在飞船上照顾婴儿好了。这样的话,至少会有人生还。"一旁的亚克托爵士道。

    "老头,注意点,这艘船是全新的,刮花哪里了我可不会轻易饶你。"薇薇安冷漠地说着。

    "那么,出发吧。"她坐在控制席上,操控着飞船的上浮。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