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434 混战之于祭夜(八)
    1:434§战之于祭夜

    贝迪维尔冲进魔兽群里一阵厮杀。一头座狼的利爪斜划而来,狼人少年倾斜着左肩闪避过去,同时刺出一枪!他的长枪在怪物露出的破绽中顺利地刺入坐狼的胸口,结束了这头怪物的生命!

    但贝迪维尔没有时间去喘息,另一头魔兽已经飞扑而至。豪猪滚动着带刺的身体撞向贝迪维尔,贝迪则马上化成银狼,钻进他刚刚解决掉的座狼的肚皮底下。

    豪猪撞在座狼的尸体上,把座狼撞翻过去,贝迪维尔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在豪猪撞击完毕,停顿下来的同时,已经从座狼肚皮下钻出,举枪一刺,取下毫猪的左眼a猪因疼痛而把头向上一扭,它锋利的猪牙在贝迪维尔的手臂上划出一道小口子!贝迪维尔见一击没能解决魔兽,对方也靠近得有点危险了,连忙拉出威力适中的一箭。魔弓迸发出来的强大冲击波瞬即把豪猪的头轰烂了!

    还有更多的魔兽在街道上乱窜,四处大肆破坏着!贝迪维尔狂化之后一脚把豪猪的尸体向右斜踢出去,再一拳把座狼的尸体向左斜砸出去。

    雅典的地势以城市中心,由高至低呈一个梯度分布,贝迪维尔从城中心赶过来,当然是在较高地势的一方。他把两只魔兽的尸体打出去以后,魔兽的尸体马上开始滚动起来,向更低地势的街道下滚去!街道上的魔兽群理所当然地避开滚来的尸体,它们跳到了街道的正中,排成一条近似的直线。

    这正是贝迪维尔想要的效果。他的魔弓那勒之火拉满弓的一击非常消耗体力,一天大约只能用三次,也因此没一发都必须合理利用。这是他今天最后的一发了,他希望这一击能够尽可能地消灭更多的敌人。

    嗖!!!拉满弓后,强大的冲击波铺天盖地而去,打在街道上。被冲击波卷入的数百只魔兽旋即碎成肉酱!

    一击杀了上百只魔兽,贝迪维尔也累得够呛了,他半跪下来喘了口气。但他喘息的时间并不多,更多的魔兽已经围了上来!

    "今天的战斗真是没完没了。"他无奈地举起长枪应战。

    在城东的帕弗举起巨斧划向一头豪猪,斜削掉魔兽的半边头。豪猪无力地倒下,另一头座狼却已经扑了过来。帕弗投出斧头尾部连着的铁链,一下卷住座狼的腿,在狼击中自己之前狠狠地将之投出去!座狼重重地砸在令一头豪猪身上,被豪猪的尖刺扎得血肉模糊,豪猪也被巨大魔兽的重量砸得血肉模糊!

    帕弗已经收回了铁链,一手把斧头投出去,砸碎另一头座狼的脑袋,他再次牵扯铁链,把斧头击中的那头魔兽整个掀飞,再次砸在另一头魔兽上!

    一头魔兽已经趁此机会在帕弗身旁冲过,在象人的肩膀上开出一道大口子。象人忍着疼痛,激起盛怒,掀动铁链上的巨斧一阵横扫。巨大的斧头在铁链的牵引下如同旋风一样横扫千军,把近身的好几只魔兽全部击飞!

    斧头和铁链是用九头蛇的骨头所制造的。虽然没有特殊的附魔,却因为沉重坚硬而威力无双。它砸到的地方无不发出骨头碎裂的响声,它扫到的范围内无不鲜血四溅!魔兽们被打烂了头,肩膀,肚子,腿部,再因为这巨大的动能而纷纷飞出,砸在远处更多的魔兽身上,造成更大的伤害!

    "哈,哈,哈,"帕弗使用完如此的重招,体力耗尽,不得不停下来喘一口气。在他喘气的时候,一头豪猪却已经卷动着身体飞撞过来!帕弗不得已之下只好举起双臂做好防御的姿势,豪猪于是重重地撞在帕弗身上!

    "呃啊!"象人被撞飞出去数十码,一大群魔兽却已经在他的落地点等着,随时准备冲上来把象人撕碎!帕弗忍着双臂的痛楚,抓紧铁链凌空一个翻滚!

    轰隆!!!!!!巨斧在铁链的牵引下凌空划了两圈,带着铁链重重地砸落在地上!扬起的强大冲击波让一直线上的魔兽们全部被砸个稀巴烂!冲击波甚至震开旁边的数十头魔兽,为落地的帕弗开出一条活路!

    帕弗刚一落地,没有空喘息,马上就拉起铁链卷起巨斧一记横扫,把半径十码以内的魔兽们清除掉!刚刚撞了帕弗一下,得意洋洋地继续冲上来追打的豪猪,敲撞在帕弗的旋风斧上,从腰腹开始被直接轰烂成数块血肉!

    帕弗又停下来喘了几口气。更多的魔兽继续涌上来,它们的数量实在太惊人,帕弗刚刚才杀了一百来头魔兽而已,就已经累得不可开交了,现在这一大群魔兽更加难以应付!

    大量的座狼一起涌上,正要把象人草药师撕碎。象人见已经没有了退路,只好从怀里拿出了一瓶黑色的药水。

    魔兽们纷纷扑了过来,把帕弗扑倒,团团围住,开始疯狂的撕咬,在象人身上开出无数的伤口,把象人手臂大腿上的头一块块啃下来!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无数魔兽围攻,作为最后的一下反击,象人使用了狂化术。高三十英尺的巨大象人全身通红,冒着白烟,那是他喝了禁药之后的效果。他疯狂地挥舞起双臂,把周围的怪物们都砸成肉泥,鲜血到处乱溅,已经分不出是魔兽的血还是象人帕弗的血了!

    魔兽们疯狂地扑上来咬着象人的脚,腹部,甚至手臂。帕弗却完全不觉得疼痛。他不断从身上抓下那些怪物,把它们往地上猛砸,同时一边往着他的目的地奔跑过去,巨大化的双脚把沿途的魔兽们踩了个稀巴烂!

    威力强大的英雄之药对付魔兽大军十分有效,但同时也从内部破坏着帕弗的身体。骨头开始崩坏,肌肉开始撕裂,就连内脏都开始要衰竭了。

    ".小.黑!"尚存一丝意识的象人草药师往之前那个关押兔人奴隶的仓库里看去。在这种生死关头,不知为何,他关心的居然只有那名兔人少女。

    喝下这种剧烈的麻药,他知道自己已经活不长了,他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用自己有限的生命来守护他能够守护的人。

    他父亲老帕弗开发出来,让小帕弗深恶痛绝的麻药,至少要用对一次。不是为了杀戮和破坏,而是要用在拯救与守护上这就是草药师小帕弗对父亲的最后一次反抗。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