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426 狂舞之于祭礼(七)
    1:426 狂舞之于祭礼

    艾尔伯特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坐姿,尽量在浴池里舒服地坐下。

    "贝迪,如果我没能活下来的话,"虎人少年说,"你就投降,想办法离开格里克族的领地,不要再插手这事了。哈克特三兄弟和那位大祭司迪安娜都不是好人,卷进他们的勾心斗角之中,你的下翅很惨。"

    贝迪维尔却并不这么认为。他看见艾尔伯特评论迪安娜的时候眼中明显有一种异样的光芒,他知道虎人少年对那名雪豹少女有着特殊的感情。

    "艾尔,你喜欢迪安娜"

    "什喵!别胡说,没有那回事!"艾尔伯特连忙否认道,"我最讨厌那女人了,居然利用我帮她夺权,还把我的身体搞成这幅样子"

    "但你仍然喜欢她。"贝迪维尔却一针见血地说道。

    艾尔愣了一下。

    之后,他才支支吾吾地道:"我只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总感觉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她。很久很久以前,见过她。"

    那是一种连艾尔伯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既视感。他见过这名陌生的豹人少女。

    正因为这既视感,他才会义无反顾地跟着"杰克"进入魔境提丰,最终吞下黄金蛋,让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艾尔伯特和迪安娜之间必定存在极深的缘份,必定有某种巨大的命运把这两个人牵扯到一起。贝迪维尔是这样认为的。

    无论是人为还是天意,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够继续往前了。

    同一时间,草药师帕弗正在雅典的郊外潜伏着。他使用了象人族的净味秘药来消除自己身上的气味,让豹人们几乎无法追查到他的行踪。但他自知这样做只能让他逃脱一时。

    那些到处寻找他的豹人们其实是大祭司派来的,目的是找回帕弗好帮助艾尔伯特他们进行死亡巡回决斗。

    帕弗却误以为那些豹人们是来追捕自己的,因为他今早在货仓里杀了一名狐人监工。

    虽然担心还留在旅馆的贝迪维尔和艾尔伯特,但帕弗只能够如此潜伏在城郊,再趁明早天刚亮的时候逃离雅典。

    半夜行走在荒野里是十分危险的举动,这里有无数的魔兽在横行,即使强壮如帕弗这样的象人,一个不小心也可以成为魔兽们的晚餐。

    他找了个小小的山洞过夜,连羽都不敢点。幸好有净味药帮助他隐藏踪迹,只要他不在半夜乱发出声响,大可以放心不会被魔兽找到。

    为了保险,他在周围的环境里也洒了不少药水,这些药水的气味刚好够让魔兽们厌恶,而又不至于浓烈得引起豹人搜索队的注意。

    布置好一切以后,帕弗挤进山洞之中,再在洞口盖上少量枯枝,然后安静地潜伏在夜色里,等待日出。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雅典城郊这个隐藏点里看见惊人的一幕:

    数百头巨型的魔兽,在一名红衣人类女性的带领下,正在向雅典进军。

    这些魔兽每一只都拥有超过二十英尺的体长。在夜色的幽暗之中,它们一只只张开发着红光的眼睛,看起来十分恐怖。

    如果这些家伙们闯进雅典,必然会造成一场大杀戮。

    但是,现在的帕弗无计可施。他无法阻止这些怪物的袭击,也不知道怎样去通知城里的人们避难。

    女人领着无数的魔兽,静静地往城里移动,似乎在准备一场夜袭。

    帕弗极小心地从藏身处爬出,匍匐在地,以极缓慢的速度跟在魔兽大军的背后。他身上的净味药足以让他不被魔兽们发觉,只要他移动得足够慢,足够小心的话

    又是美好的一天。今天,亚瑟要和父亲练习一轩础的剑术。

    六岁的小男孩举起木剑,攻向父亲的右肩。

    骑士乌瑟则轻轻晃过儿子的一击,顺势倾侧右半身一个选转,反手一剑拍来。木剑的背打在小男孩的头上,把他拍倒在地。

    "呜!"亚瑟跌倒并擦伤了手肘,他爬起来的时候一脸痛苦,似乎要哭出来。

    "亚瑟"骑士乌瑟丢下训练用的木剑,正想过来安慰受伤的儿子。

    啪!小男孩结结实实地在父亲的头上敲了一剑。

    "嗷!"虽然对方是个六岁大的小男孩,但乌瑟被儿子这样偷袭打中,心理上觉得很痛。

    "亚瑟打中爸爸了!"小男孩忍着哭说。

    "确实被你暗算到了。做得好,亚瑟。"骑士怜爱地看着儿子,检查着儿子手肘上的伤势:"噢,可怜的小家伙"

    他用魔术简单地治疗了一下儿子的伤,看着儿子噘着小嘴想要哭的样子,不禁笑道:"什么你刚才没有哭,现在把伤治好了才来哭吗"

    "可是妈妈给亚瑟做的新衣服"眼泪从小男孩的眼眶里不断下滑,顺着他的圆脸蛋滴落在地。

    "弄个补丁就好了。下次注意别弄伤,妈妈就不会生气了。"乌瑟带着微笑摸着儿子的头。

    "哇,你这脏小猫!"回到小木屋里,伊格莲看着满身是泥的亚瑟大惊,"别,别进客厅里来,快点把脏衣服脱了去洗个澡!"

    "可是"小男孩讨厌洗澡。

    "喔,小家伙,"骑士抱起儿子,"爸爸和你一起洗,让我们来把这只脏小猫洗个干净,好吗"

    "嗯好吧。"亚瑟讨厌洗澡,但他喜欢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

    骑士公务繁忙,每天只来探望小男孩和男孩的母亲几个小时,亚瑟想要尽可能地多和父亲待在一起。

    "呼!"亚瑟一下跳进热水里,热水的热力马上让这名六岁的小男孩全身一阵松驰,他顺势滑倒,摔翻在水池里。

    "嘿嘿!小家伙!"乌瑟托着儿子的腋窝,把儿子的胸部举离水面数英寸,"没淹着吧"

    "咳咳咳,亚瑟没事!"小男孩说,小脚丫乱踢着,试图在浴池里站稳。

    "呵呵呵呵呵呵呵"骑士乌瑟看着可爱的儿子,发出一阵大笑。

    五分钟后,亚瑟和父亲一起,背靠在浴池的边缘上,抬头仰望着窗外的星空。

    夜空是那么的明净无云,星光是那么的璀璨辉煌,这一切美丽得如同梦境。

    "亚瑟,"父亲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这样的日子,真想它一直延续下去啊。"

    "爸爸在说什么"小男孩不解地问,"这样的日子一直在延续啊"

    "嗯,是吗"乌瑟又沉默了一阵:"亚瑟喜欢就好。"

    "亚瑟当然喜欢。"孩子依偎在父亲的怀里,"亚瑟最喜欢爸爸妈妈了。"

    乌瑟脸上的神色一阵莫名的凝重,他连忙抬头仰望天空,刻意不让儿子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好了,别泡太久了,我们上水吧。"

    他吧儿子从浴池里抱起来,帮儿子用大毛巾擦干身子。因为很痒,亚瑟不停地咯笑着。乌瑟也笑着,一边用手指逗弄着儿子的腋窝。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