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415 探寻之于魔境(一)
    1:415 探寻之于魔境

    虎人少年艾尔伯特瞪着他冰蓝色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怪异光景。

    没错,这里是一片亚空间。刚才的那些豌豆根本就不是植物,而是一种打开亚空间入口的魔术道具一种接近于植物形态的魔像。

    而这个地方,就是豌豆魔像指引寻宝者来到的亚空间,魔境.提丰。

    没有人能在这里活过三天,这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虽然白色的霉菌看起来无毒而且柔软无比,却不停地把艾尔往下拽,要在这种东西上步行,将是十分耗费体力的事情。

    "宝藏呢"艾尔问。这种地方他一刻也不想久留,赶紧把宝物拿到手就开溜吧。

    "来了,看!"

    沿着杰克手指所指之处,艾尔看见一座巨大的城堡慢慢从白色霉菌中升起,石制的古堡充满了邪恶的韵味,尖耸的屋顶上似乎带着血迹。

    前一秒还是一望无际的白,现在却多了这座幽深黑暗的古堡,让艾尔十分不适应,如同在如画的风景里碜入了异物。

    血红色从古堡的大门口不断往外延伸,把原本白色的霉菌都染红了。古堡似乎知道艾尔他们的到来,展开红地毯欢迎着艾尔和杰克。

    但那是死亡的诱惑。

    杰克想都没有想就沿着红地毯往古堡走。艾尔伯特不得已只好跟在杰克的身后。

    "城堡里到底有什么"艾尔不禁问。

    "机关,无数的杀人陷阱,可怕的怪物守卫,以及"

    惊世的宝藏。

    杰克在这个部分倒是交代得很诚实的。这古堡之内必定充满危险,但随之而来的也是丰厚的报酬。这片提丰魔境是古代人留下来测试冒险者们身手与勇气的迷宫。到底是技不如人抱憾而终,还是排除万难满载而归,全凭挑战者自己的造化。

    吱随着一声尖锐的机关扭动声,杰克伸手推开了古堡的大门。那黑铁色的大门抖落不少尘垢,显示古堡已经有好一段年月没有半个访客了。

    艾尔伯特不安地看着古堡的大门。大门就像一张碎石要把二人吞噬的血盘大口,而那些跌落的尘土就是这张怪物的口里滴落的唾液。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夜。

    同一时间,阿瓦隆净土。

    亚瑟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双眼被布蒙住,那似乎是一个衣袖。

    他正想伸手去解,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

    他刚想挣扎,就听见格林薇儿的警告:"别解开。你解开眼罩的话,我就杀了你。"

    亚瑟一时间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试图移动了一下麻木的身体,发现自己全身几乎一丝不挂地躺在沙地上,才知道格林薇儿那邪的意思。

    掉进冰湖里的骑士和少女,全身都湿透了,格林薇儿不得不把她们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丢在火旁烤干。但她不得不先绑起亚瑟,蒙住亚瑟的双眼,免得被亚瑟占便宜。

    想到这里,亚瑟连忙一阵羞涩。他背后传来营火的热力,格林薇儿的声音也是从营火那头传来的,他可以想象格林薇儿在营火另一头赤身露体,却拿着武器戒备着亚瑟的情景。

    见亚瑟一阵沉默,格林薇儿道,"再等一下吧!衣服快要烤干了。"

    "嗯"亚瑟无可奈何地闷哼了一句。

    少女叹了一口气,看着满天的星斗。阿瓦隆净土离天空是那么近,天上的星光也格外灿烂。

    "亚瑟,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如果不能慢下你的脚步,总有一天你会自取灭亡的。"

    "什么意思我做的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再不快点,圣灵和邪灵就要把我完全侵蚀掉了,不是吗"

    格林薇儿又叹了一口气:"那不是我的意思。"

    这家伙,就算懂得了喜怒哀乐,也不知道什么是娱乐

    小木偶始终还是小木偶。被命运的洪流牵扯着,注定要狂舞不止,直到生命的终焉

    那是,何等的不堪

    格林薇儿一直在意着亚瑟,她从一开始纯粹的怜悯,到现在的夹杂着怜悯与担忧的复杂的感情。

    "亚瑟,如果我说,我"

    "嘘!"亚瑟打断了格林薇儿。他躺在地上,更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了。

    "格林薇儿,快解开我!"亚瑟严肃地道,"有东西来了!"

    "知道了,至少等我把衬衣穿上哇啊!"

    格林薇儿被一个某种东西撞倒,没有了声音。

    "该死!"亚瑟猛力挣扎着,想要把被反绑的双臂挣开。但有什么东西已经缠上了他。

    冰冷的,带着鳞片的,巨蛇的身体,盘卷住亚瑟。他的眼睛被蒙住,手臂被反绑,现在还要被大蛇缠上,情况糟透了。

    "亚亚亚亚瑟瑟瑟瑟瑟瑟"那个空洞而幽远的声音再度在亚瑟脑海里响起,他知道缠住他的大蛇正是先前追逐他的那条大蛇。

    "你真是个死心眼呜!"亚瑟感觉到脖子被蛇咬了一口。冰冷的感觉随着伤口不断注入亚瑟的体内。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格林薇儿爬起来,摸着剧痛的脑袋,看见惊人的一幕:巨大的邪灵毒蛇,正咬住亚瑟的脖子不放。蛇渐渐变成黑气从亚瑟脖子里钻进亚瑟体内。

    一只巨大的白色雄鹿,也死命咬着毒蛇的尾巴,最后化作白光,随着毒蛇一起钻进了亚色的体内。

    骑士的全身本来被紫黑色与乳白色咒纹缠绕着,却随着大蛇雄鹿的侵蚀而瞬间变了颜色。

    血红色的咒纹开始替代黑与白,在亚瑟身上每一处蔓延。它们如同血管一样舒张开来,从一个螺旋形变化出无数个更细的螺旋,就这样无限细分,直到覆盖了骑士头以下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混沌。"格林薇儿不由自主地惊呼。

    醒过来的时候,男孩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处与一个舒适的小木屋里。

    只有六岁大的小男孩爬起来,睁眼看着周围的环境。这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陌生。

    女人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转头看着小男孩:"亚瑟,你醒了快梳洗一下,来吃早饭了。"

    小男孩眨了一下眼睛,有点迟疑,却瞬间把这匈疑抛于脑后。

    "是的,妈妈。"他爬下床,就象一个六岁小男孩那样,天真地笑着,享受着他美好的新一天。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