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91 备战之于暗夜(五)
    1:391备战之于暗夜

    同一时间,罗马战线的最前线,布林迪西。纯文字首发

    "伊莱恩,别怕,一切都会好的。"一名人类少年说道。

    他聪慧的黑色眼睛里流露着某种坚毅的神采,他并不是骑士,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甲,左手手臂只佩戴着最基本的臂甲。这名少年穿着见习骑士的装备,身上的气势却又和一名老练的骑士相似,十分不协调。

    躲在少年身后的,是一名白熊人。白熊人非常腼腆,一路上看见什么都害怕,畏惧不前。身高是少年的三到四倍,却躲在一名小小少年的身后寻求少年的庇护,这一奇特的光景在罗马的军事会议室里展现,让骑士们和将军们不免一阵轻笑。

    "那个.爷爷,我把伊莱恩带来了。"少年尴尬地道。在这群大人物前,他自己没有怯场,却为身后那名蠢钝的白熊人感到羞愧。

    "谢谢,康士坦丁。在一旁等着吧。"霍尔大公爵说,他没有叫康士坦丁离开作战会议室,是因为白熊人伊莱恩十分胆怯认生,只敢在康士坦丁在场的时候说话。

    霍尔当初也是一时心软才在狐人们的研究所里救下了这名白熊人少年。康士坦丁用他的神之手,把只有一个头的白熊人接到大灰熊的身体上,让这名白熊人苟活下来。

    霍尔和康士坦丁都没有想过,这名白熊人少年脑子里居然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黑暗的起源"。

    "那么,默林法师,你真的能够穿越狐人研究所的防护结界,传送进入研究所内部吗"霍尔大公爵问。

    旁边的七名罗马将军,另外两名天位骑士,以及罗马皇帝,冰岛女皇,法兰西的将军们,都一齐往会议室中央的银发法师投向期待的目光。

    "如果狐人们最后一个研究所使用的结界和之前的一样,我应该能够找到漏洞,传送进入研究所里。"默林法师道。

    这次是他罕见地帮助亚瑟以外的人,但是,事关重大,他不得不参与其中。

    "嗯,太好了。接下来唯一的问题是确认人数。只能传送七个人,对吧"默林法师点了点头。

    实际上,默林以及白熊人少年伊莱恩是固定的配置,剩下的人选只有五人。

    "我要去。我的鹰眼术能够上用场的。"半龙少年伊文说道。于是剩下的人选只有四人。

    "我也要去。"鱼人王子崔斯坦也说,"同样的研究所,我也闯过两次了,我的魔术一定也能派上用处的。"于是剩下的人选只有三人。

    "这队伍的战斗力不太够啊。我也去吧。"霍尔大公爵道,"罗马这边能派一个将军来吗最好战斗力强大,又没有指挥前线作战的任务。"查士丁尼拍了拍侠客x的肩膀。兰斯洛特无奈地往前走。于是剩下的人选只剩一人。

    就在这个时候,罗马皇帝查士丁一世,终于忍不住发话了:"最后一个人选留给朕。谁也不要和朕争!""什么!陛下!"旁边的罗马将军们理所当然地一阵骚动。

    "陛下,你还有政务在身,前线指挥作战不能没有你"查士丁尼劝说道。

    "吵死了。这种小事你们自己凑合着解决它!朕主意已决,决不更改。"罗马皇帝固执地说。他是一个出身于行伍的粗人,比谁都固执,即使在成为皇帝以后仍然没有改变过一点。

    查士丁尼压低了声音,郁闷地问道:"叔叔,你该不会是因为煞星大人的事""别胡说。朕才没有把那条笨龙放在心上。"罗马皇帝龙颜大怒,"朕只是不爽那群狐狸用阴招抓走朕的战士。朕要给那群狐狸一点颜色看看。只是那样而已。"罗马的众将军一起无奈地摇头。罗马皇帝连说个谎都这么蹩脚,真不明白罗马议院是凭什么把这粗人选作皇帝的。

    "既然已经决定了人选,"默林法师打断道,"我们就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吧。"同一时间,虎人少年艾尔伯特躺在手术台上,忍受着全身的剧痛。

    狐狸们把艾尔的身体打开,肆无忌惮地在艾尔体内植入大量不知名的机械。他们玩弄着虎人少年的身体,把虎人少年改造成怪物。

    然而,对于艾尔伯特而言,比起身体上的痛楚,更加让他难以承受的,其实是心里的伤害。

    当他在狐人族长手上看见那张合同,看见自己的父亲罗布尔把自己卖掉了,艾尔伯特的精神彻底崩溃。

    他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就算想要寄人篱下,在象人族的领地里生存,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这种废物就只配被人蹂躏,无论怎么挣扎,怎么努力,都无补于事。

    艾尔身心俱倦,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闭上眼睛忍受着自己的命运。

    直到,被拯救的那一刻。

    贝迪维尔死命撞着笼子。他明知道这样做徒劳无功,只会让他的肩膀更痛而已,但他想不出别的办法。

    他心急如焚,担心他的朋友艾尔伯特。他为自己的无力而感到懊恼,艾尔在受苦的时候,他居然没能在艾尔的身边帮他做点什么。

    咔啦!房间的门打开了。几名警卫和狐人研究员走了进来,打算押解贝迪维尔去"解剖"。再过几分钟,贝迪的头就会被切下,身体的内脏会被狐人们一个个取出来,装在研究用的容器里。

    与其担心艾尔,还不如先担心自己的处境吧。

    笼子一旦被打开,狼人少年就发了疯似的冲出来,准备找机会挣扎逃离。他手上的戒指没有了,魔弓也当然没有了,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他的狂化术了。

    啪滋!一记电棒戳在贝迪维尔的腹部,狼人少年还没有来得及使用狂化术,就被电得晕头转向。

    "哈哈哈,你那些小把戏,我们会不清楚吗"狐人研究员冷笑着,在贝迪能够站起来前又往他肩膀,背脊,屁股上用电棍戳了好几下。高压电把狼人少年电得全身酸麻。

    "呜"贝迪维尔半跪在地上,没法再挣扎。

    虎人警卫们拖着贝迪维尔,把他往外拽,如同把一头牲畜带往屠宰场似的。

    贝迪被不断地电击,口吐白沫,已经无力再挣扎了。这样下去,他会"啪啦!"房间里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

    几道寒光划过,房间里的狐人和虎人突然没有了声音。

    拖着贝迪维尔的那名虎人的手松开了,贝迪顺势跌在地上。他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刚好看到的,是一名虎人的头颅在他面前滚过去。

    "呜!"狼人少年倒抽一口凉气。

    "贝迪是贝迪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狼人少年身边响起。

    光刃打开。借着光刃发出的苍蓝色过剩光,贝迪维尔看到的是一名少年的容貌。

    他当然认识那人了。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日子足够回忆一辈子。

    崔斯坦。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