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89 备战之于暗夜(三)
    1:389备战之于暗夜

    回程的路上,贝迪维尔忍不住问:"帕弗先生.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吗""生气""你父亲的事.你知道的,我们在罗马杀死了你父亲"贝迪维尔嘀咕道,深怕语气不妥当会惹怒象人。{}

    "父亲不。父亲,坏人。"帕弗简短地答道,"用我实验,好疼。死了最好。"贝迪只听懂个大概。他跟在帕弗身旁,一脸的疑惑。

    象人见解释不清,便脱下上衣。他的上身布满了更多的伤痕,那些伤口大得可怕,除了刀伤的痕迹,更多的是巴掌大的尖桩刺穿的痕迹。

    狼人少年吞了一口口水。这,莫非都是帕弗的父亲弄出来的

    "父亲,研究麻药。我,实验品。"帕弗一脸淡泊地道,似乎事不关己。

    象人族使用的禁药英雄之药是一种能够使人疯狂战斗的麻药。这种药最初是在这名年轻的象人身上做的临床实验。

    疯狂的药剂师为了实验,能够把儿子弄成这幅样子。

    这个世界上真的什么人都有。

    回到帕弗的家以后,贝迪看见图坦族长正在和艾尔伯特交谈着,艾尔说得那么认真,似乎在谈某种重要的事情。

    帕弗拉住贝迪维尔:"勿扰。""知道了。"狼人少年堵气地背靠在树屋的外墙上,等艾尔他们说完。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族长从屋内走出来,刚好瞥见贝迪维尔:"噢,在这里等着吗你怎么变成绿色了"贝迪维尔恶狠狠地瞪了一旁的帕弗一眼:"副作用。艾尔伯特还好吗怎么回事了""呼呼,你自己问他吧。"图坦冷笑道。

    这个时候刚好一个惊雷炸响,天空又一次下起雨来。冬天还能有这么多降雨,简直不可思议。就好像是旱季的这好几年来被抽走的雨水,要一次性全部归还似的。

    图坦闷哼一声,打算离开,贝迪维尔连忙叫住象人族长:"族长大人,我想问一下,有什么方法可以和白洛斯雅族的族长见面"白熊人也是一群爱好和平的家伙,如果能够劝服他们,阻止这场战争的机会就更大了。

    "不可能。"图坦摇头道,"白熊人上一个族长被杀以后,那猩怜的家伙们就一直被狐狸们圈养着。你见不到他们的。""圈,圈养!""白熊们的性格那么老实,族人也不多,被抓起来关住了也没法抵抗吧。"图坦不屑地道,"他们就关在某个狐人的研究所里,像一群畜牲一样过着日子。生出来的小崽子要么被拿去当奴隶卖掉,要么就拿来做研究。所以我才说,狐狸们没有人性。"贝迪维尔心里又一沉。他对白熊人的了解并不深,唯一知道的白熊人就是他哥哥帕帕洛夫。他对哥哥的感情又下意识地投映到白熊人族上去,让他无法对这些熊们置之不理。

    图坦瞬间看透了狼人少年的心思,马上摇头道:"快点放弃这个危险的想法吧。你救不了那些白熊人的。他们在狐狸们的控制下,早就没救了。弱者只配被奴役,懂吗我也该走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宗族被人奴役,是时候去干正事了。""族长大人"贝迪维尔还想说些什么,图坦却已经转头走远了。

    "战事。"帕弗说。

    图坦是因为这场及时雨才回来村子看看的,如今也该去前线指挥军队了。贝迪的劝说看来没有用:除了增加族长对他的好感以外,什么都没有改变。

    贝迪维尔心情沉重地走进屋子里,看见艾尔伯特正忙着用奇怪的蓝色涂料往自己身上涂抹。那应该是某种仪式用的涂装

    "贝迪,你来了帮我涂背上的。"艾尔伯特傻乎乎地咧嘴笑。

    "这是在干什么""准备明天的成人礼。图坦族长也说了,我能够猎杀沼泽之主,已经是合格的象人了,他们很高兴接纳我进入他们的族里。"虎人少年的眼睛在焕发光辉,他看来是认真的。

    "你是虎人,不是象人"贝迪维尔却不怎么赞同,"而且,既然你都已经克服了恐血症,现在回去凶牙族的村子应该也没有问题了。"".不要。"艾尔伯特却顽固得很,"老爸已经抛弃了我。就算现在他说要我回去,我也绝对不要回。我已经没有家可以回去了,贝迪。现在只能走到哪里是哪里。"这太奇怪了。就因为曾被抛弃,现在就要摇尾乞怜地寄人篱下吗!艾尔明明已经改变了,他明明有更好的选择。

    罗布尔族长明明没有亲口说过要抛弃艾尔。一切都是那只该死的狐狸在乱扯。艾尔伯特明明可以回家,被父亲接纳,过上属于他的生活。

    就因为一时意气而放弃本来应该拥有的幸福,是多么的愚蠢。

    见艾尔伯特已经主意已决,贝迪维尔也不便多说,他走过去帮忙艾尔,在老虎那坦露的后背上涂上颜料。

    怀着沉重的心情,默默地支持朋友的决定。

    午后。

    "哈,哈,哈。"亚瑟气喘吁吁地传送回墓园。这一次的挑战失败了。

    圣灵.否定之座,否定着世界的一切。那是,直接扭转因果定律的能力,将一切对圣灵造成的伤害完全无效化,变成从未有发生过。

    因此,想要伤害到圣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就算用王者之鞘的能力破法者来一时间解除圣灵的法,破法者的效力过后,圣灵仍然会恢复原状,一切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能够否定伤害的神明,怎么都杀不死。用剑砍了它几千几万次,也完全是lang费时间而已。

    "亚瑟,你还好吗"格林薇儿扶起骑士,问,"这圣灵真的那么难对付的话,暂时不要去管它了。先回去休息,想出好办法再说吧。"也只能这样了。但亚瑟仍然不服气:"奥瑟王,这和你说的有差别!你明明说的是""圣灵也是不断进化的,过了这么多年,它开发出新的能力一点都不奇怪。"奥瑟王的灵性说。

    亚瑟将信将疑地看着奥瑟王。这家伙,上次给的统率之座的攻略就已经十分不完善,统率之座的真正面目居然是躲在巨大操偶师之中的骑士。如果亚瑟没有靠自己的武勇和聪慧渡过了那场危机,他很可能被奥瑟王的错误情报害死!

    这一次也十分危险。亚空间的传送有时间限制,是时间限制救了亚瑟,把他从那个打不死的否定之座手里拉回阿瓦隆净土里来。若是再迟几秒,否定之座手中的剑就要刺穿亚瑟的心脏!

    亚瑟疑惑地看着奥瑟王的灵性。灵性是又人的善意组成的思念体,按奥瑟王的说法,灵性是不会说谎,不会害人的。

    现在,就连这个也开始变得十分可疑。

    亚瑟再也不知道是否该去相信奥瑟王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