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88 备战之于暗夜(二)
    1:388备战之于暗夜

    第二天早上,贝迪维尔爬起来,浑身酸软疼痛,大腿已经被草叶制成的绷带包扎好了。纯文字首发

    他看了看身旁的艾尔伯特,艾尔双手和背上都有伤,包扎得更夸张。但虎人少年并没有生命危险,他在安心地做着美梦。

    贝迪维尔挣扎着往卧室外走,他发现自己并不在图坦族长的家里,而是"醒了"草药师帕弗忙着把一些草药捣碎,把药末和另一种药撵合在一起。象人草药师的客厅根本就不是一个客厅,而是充满了各种药材的工作间。

    各种药物苦涩激鼻的气味往贝迪维尔的鼻子里钻,狼人少年一阵头晕。

    "喝药。"帕弗把一碗暗绿色的药水递给贝迪维尔,那与其说是药水,不如说是药糊,粘稠的膏体在碗里几乎不会流动。

    贝迪没有说话,他强忍着药水的酸臭苦涩,把药硬灌进肚子里去。

    喝下药的一瞬间,他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想要呕吐。但下一个瞬间,他又觉得神清气爽,精力不断从胸中涌出!

    象人们的草药果然名不虚传。唯一的问题是贝迪维尔全身的毛发顿时变成了草绿色!

    "噢,副作用。"帕弗看了看全身绿色的搞笑的贝迪维尔,马上转头继续调配他的药物。

    "拜托你把我变回来啊!!"贝迪维尔哭道。

    "不怕,半天就好。"帕弗若无其事地说。

    贝迪维尔都没有力气去吐糟了。

    他看着草药师帕弗。这名象人比其他象人要矮小一倍,应该很年轻。昨天因为一大早就匆匆去采药了,幽暗加上匆忙,让贝迪维尔没有仔细观察过这名象人。

    帕弗果然和其他象人有所不同,他的皮肤是异样的灰白色,不仅矮小,身上还布满伤痕。就连象人们那双标志性的大耳朵也满是裂痕,似乎是被人用刀子割出来的。

    草药师经常出入大沼地采药,那是活在刀口上的日子,有这满身的伤也不奇怪吧那异样的肤色,估计也是试药的时候弄出来的意外。

    嗯,一定是这样。贝迪维尔如此催眠着自己。否则,帕弗这家伙恐怕是怪到了极点,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如此古怪的生物存在。

    帕弗停下手,把手中制好的药倒进一个瓶子里,递给贝迪维尔:"去。战俘,上药。""战俘"贝迪维尔没有听懂。

    "金闪闪。"帕弗简短地说了一句,贝迪几乎要噗地一声笑出来。

    他跟随着帕弗,沿着一棵巨木的外沿走。巨木外沿有一天然开凿的通道,基本上就是挖开树干的一部分,在上面挖出楼梯。木制硬如铁的巨木居然能够被这样削挖,象人们果真拥有无比的力气和耐心。

    这粗糙的楼梯一直往上延伸,二人最后来到巨木高处的一个树洞房间里。

    树洞里,星辉龙煞星在睡大觉。铁栅栏把龙隔离在内,房间周围也画满了结界的咒文。如此严密地监禁一头龙,煞星的危险性被高估了吧

    "你,进去。"帕弗道。

    贝迪维尔走在笼子前。

    帕弗用钥匙瞬间打开铁笼,把贝迪维尔推进去,马上又把笼子锁起来。

    "喂,你干什么!"贝迪维尔怒道,他被这样粗暴地推倒,跌在地上很疼的。

    "上药。弄好后放你。"帕弗不带感情地说。

    贝迪维尔无奈地摇了摇煞星。煞星还穿着当初从研究所里逃脱的那件外套,外套下是他血肉模糊的上身,到现在还没有好转过。世界之壁的钥匙碎片对龙的影响似乎很大,竟让煞星如此虚弱!

    ".小子"煞星微睁开眼,他精神并不好,伤口还没有愈合,过了这么多天恐怕细菌感染了。

    "我带了药来,先给你上药,好吗"贝迪维尔劝道。

    "我才不要那些兽人们的药!那估计又是一个阴谋!是不是想让我恢复了,再长出鳞,好让你们再一次拔下我的龙鳞!"煞星恶狠狠地吼道,他对兽人们充满敌意,极度的不信任。

    怪不得帕弗要贝迪维尔来给煞星上药。其他人来帮忙煞星,他一定会大吵大闹,拒绝接受治疗。

    贝迪维尔拿出那瓶药,倒了少量药膏在自己的手掌上。

    "象人们和狐人们不同,他们不会做出那么恶劣不人道的事情来。"贝迪维尔拆开自己小腿上的绷带,"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我先用一次,确认没有毒再用在你身上。"他把伤药涂在自己的腿上。

    煞星看着贝迪维尔,突然就笑了:"没错,他们没有对你用药,却把你弄成全身绿色的。""那是副作用,别介意!"贝迪维尔哭笑不得地解释道。

    煞星还是将信将疑。但他和贝迪维尔相处过一段时间,知道这头小狼是个老实人,最终还是把疑心收起。他脱下上衣,抓了一把药膏往身上涂。

    "呜,好疼!"他吼道,"该死的药膏,要弄得那么刺激吗""你现在这种样子,不疼才怪。"贝迪维尔也抓了一把药膏,走到龙的背后帮他涂擦背部,"煞星,再忍耐一下吧。我会想办法让他们放你走的。""虽然希望不大,我就姑且这样认为吧。"煞星不屑地道,"小子,你到底是站在人类那边,还是站在兽人那边的总觉得你在和兽人们越来越友好了嗷!疼!轻点儿!""抱歉。"贝迪维尔手缩了一下,煞星说的是贝迪新交到的朋友,艾尔伯特。

    的确,越在幽暗地域待得久,就越是牵涉到更多的人和事。

    瓜葛越多,真正分别的时候就越舍不得。羁绊越深,不得不敌对的时候就越痛苦。

    如果贝迪维尔和艾尔伯特最终要在战场上兵刃相见的话,他能下手杀对方吗

    "一定要.阻止给你看!"贝迪维尔低声道,"这场战争,就由我来阻止它!"煞星冷笑。他现在的外貌虽然是一名金发少年,但他的实际年龄早已是一条成年的龙了,他看过岁月的流逝,知道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可阻止的。

    想要靠一人之力去阻止一场战争,狼人少年愚蠢可笑!

    但同时,也单纯可爱。

    煞星没有否定贝迪维尔,只是带着冷笑提醒道:"小子,你想要阻止战争的想法是很好的。不过,要注意那群狐狸。其他兽人品性如何,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那群狐狸是纯粹的邪恶。

    他们根本不会听劝。他们下流无耻,唯恐天下不乱。这些恶毒的渣滓们,绝对应该被灭族。"关于这一点,贝迪维尔不能更赞同了。

    帮煞星上好伤药后,贝迪维尔走近牢房的门前,看了看守卫着的帕弗。

    .他该不会公报私仇,不肯打开牢房的门吧

    象人不作声,麻利地打开门,把贝迪从牢房里一手抓出来,再迅速地关上门,锁好。

    煞星根本就没有逃脱的意思,他看着帕弗这一连串的机械动作,不禁一个不屑的笑。

    不管怎样,贝迪维尔被放出来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