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83 逐杀之于魔沼(一)
    1:383 逐杀之于魔沼

    第二天早上六时,贝迪维尔就被叫醒了。纯文字首发

    当图坦族长把魔弓那勒之火交到贝迪维尔的手上时,贝迪一阵惊愕:"把这个还给我,真的没有问题"

    "你不是自诩为和平主义者吗"象人一阵冷嘲,"你是为和平而来的,就不会用这把弓对着我的族人。拿着它吧!大沼地里魔兽横行,你需要它。"

    贝迪维尔怀着复杂的心情接过自己的武器。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如此信任着。

    "艾尔,煞星就拜托你照顾了。"贝迪道,看着还在床铺里呼呼大睡的虎人少年,马上摇头叹息。

    "跟我来。"一名象人走来,贝迪看见这名年轻的象人,隐约觉得他的气味曾经在哪里闻过

    "这是草药师帕弗。他负责带你去采药。"图坦冷笑着。虽然贝迪维尔暂时不知道图坦是为何而笑,但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弄明白的。

    "嗯。太嫩。会死。"草药师打量着贝迪维尔,说的话生硬且不留情面。

    贝迪维尔皱着眉:帕弗这个粗野无礼的家伙一见面就说人会死,真是乌鸦嘴!

    "你们去吧。"图坦催促道,"错过了魔兽休眠的时间,就很难活着回来了。"

    象人们在大沼地里采药也是限定时间的。早上六点至八点,沼泽的魔兽行动最不活跃的时间段里去采药,才能够顺利活着回来。

    有不少贪心的象人曾经采药忘了时间,被蜂拥而至的魔兽生吞活剥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严格遵守时间,就是在大沼地里活着的唯一方法。

    贝迪等人出发后,虎人少年艾尔伯特慢慢爬起来,看着帕弗族长。

    "你真的要去吗"

    ".我不得不去。"艾尔伯特似乎已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要证明给你们看,我也能为你们创造价值。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如果我能向你证明我的价值,请让我留在这里吧。"

    "小子.你说着和我儿子一样的话。"帕弗低声道,"但那个窝囊废最后在大沼地里被魔兽啃掉了。你就好好努力吧!能够活下来的话,让你留在这里也可以。"

    他真正想说的话并不是这个。然而,你不用那么努力也可以,请不要冒险这种话,帕弗族长说不出口。他对自己的儿子也没说过这样的话,更加不可能对别人的儿子说这话。

    大沼地中,两个身影正在静静地穿行着。即使魔兽们已经熟睡,也不代表这里完全没有危险。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也可能会惊醒潜伏在沼泽底部的魔兽,它们将会成群结队地来吃早饭。

    贝迪一惊一乍地慢慢行动着,一旁的帕弗也以平稳的脚步在大沼地每个突起的小丘上穿行。尽量不接近危险的水域,是在这片沼泽里活下去的大原则。

    为了舒缓紧张气氛,贝迪维尔开始和象人药草师聊起来,当然,他把声音压得尽可能的低:"帕弗先生,我们到底在哪里见过"

    "没有。"帕弗也低声说道。他似乎并不需要去故意压低声音,他本来就是沉默寡言的人,迫不得已要说话的时候,声音也低沉空寂到了极致。

    ".可是你的气味"贝迪维尔很相信自己的鼻子,他记住的气味绝对不会有错。

    被贝迪维尔这样提醒,帕弗才说:"老爸。罗马。"

    被这样一说,贝迪维尔确实记起来了。

    象人药剂师莱.帕弗。兽人们派往在罗马的使节。曾经与亚瑟他们决斗过,败在凯的手里,最后在夜袭抢夺贝迪维尔的行动中,被帕拉米迪斯背叛并杀害的家伙。

    能和凯以命相搏,象人帕弗本是一名豪杰。可惜却落得个死在同伴手里的下场当时回去报告的帕拉米迪斯,却把一切推得一干二净,说使节团里其他人都是亚瑟他们杀的。

    等一下。帕弗的儿子!在贝迪维尔面前!这家伙,该不会心存怨恨,在这种时候来报复吧!

    他现在是贝迪维尔在大沼地中的向导,要是他心存不轨,要陷害贝迪的,把贝迪往死地里指点,贝迪维尔岂不九死一生!

    这样想着想着,狼人少年不免害怕起来。他试探着问了一句:"你父亲的事,我很抱歉。"

    "嗯。"草药师帕弗却只是闷哼了一声作为回答,这让贝迪维尔更加不安了。

    "过去了。"他说着,望着对面的平台。中间有一段不得不穿越的水域,看来有一定的危险性。

    他自己慢慢地走过去,若无其事地通过了。

    狼人少年也学着慢慢淌水而去,但他毕竟不是象人族,没有那个魁梧的身材。他走进那片看似很浅的水域,才发现自己全身几乎都要没入水域之中,只剩一个头露在水面上!

    脚泡在粘腻的泥沼里,脚以上的部位也在水里泡着,感觉当然是恶心到了极致。但最让贝迪维尔背脊发寒的是,一种毛茸茸到触感。

    那种触感,碰触着他的下体,一时划过他的尾巴,一时又在他大腿旁游过。

    贝迪知道这潭漆黑的死水里有着什么东西。他惊慌失措,几乎想要尖叫着奔向面前的平台。

    然而,帕弗举起手,阻止贝迪维尔:"别动。"

    贝迪维尔心里没有主义了。他不知道是应该相信帕弗的好,还是自己作主往前奔逃的好。距离上岸就是五码距离,要跑应该能够跑得掉。但是,水里那个东西真的会让他跑掉吗!

    冒着冷汗,贝迪维尔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惊恐,原地站着纹丝不动。

    过了约五分钟,被那东西碰触的感觉开始消失了,帕弗也放下手:"跟上。"

    贝迪这才安然上了岸。他不禁好奇地问:"刚才那东西是什么"

    "腐尸水母。"帕弗简短地答道。

    贝迪维尔暗自庆幸自己相信了象人的话。腐尸水母这种危险的生物,贝迪维尔也是听过的。这些东西专门袭击水中的活物,把活动着的生物用带剧烈毒性的触手蛰死,再寄生在死尸上不断吸取其养分。

    由于这种水母只察知水里活动的物体,碰上这种水母时站着别动,是最正确的做法。这和碰上鲨鱼的时候在水里装死不动是一样的道理。

    反之,要是贝迪维尔往岸上跑,没等跑出第一步,就会被水母的触手蛰到,马上中毒死亡!他区区的一个狼人少年,要和水里的生物比速度,必死无疑!

    帕弗确实是在大沼地里生存的草药师,他清楚在这个可怕的沼泽里活下来的方法。

    帕弗是否仍然怀恨在心,贝迪维尔不清楚。但他知道帕弗是专业的,不会因为私人感情而影响任务的进行。

    狼人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壮了壮胆子,甩掉心中的疑惑,快步跟上他的向导。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