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79 逃亡之于黑狱(二)
    1:379逃亡之于黑狱

    同一时间,深夜十二时。小说

    "呜!"艾尔伯特被两名警卫押解着,送回研究室,再度被扔进笼子里去。

    "艾尔!"贝迪维尔吃惊地看着虎人少年。

    艾尔伯特哆嗦着,他全身白色的老虎毛上粘着各种隐隐约约的血迹,那恐怕是他恐惧的来源。他紧捂着腹部,蜷缩成一团,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贝迪.我很好,不用担心"艾尔伯特低声道,"这点小小的.实验才没有吓怕我呢!"狼人少年知道他的朋友只是嘴硬。

    那些狐人守卫也过来了,他们打开了笼子,把贝迪维尔从笼子里拖出来,正打算带贝迪去进行实验。

    这恐怕是唯一的时机了。

    贝迪从笼子里出来,不再受魔术封印影响的同时,他装作虚脱,顺势跌倒在地上。狐人们打算过来抓起狼人少年的同时,贝迪已经从戒指里取出了他的魔弓!

    啪!他反手一敲,魔弓那特异的硬质弓身,结结实实地敲在一名狐人的头上!

    "什么!"另一名守卫正打算奔跑而去拉响警报,却被贝迪抢先一步拉出一箭,爆了这名狐人的头。

    "哈,哈,哈。"贝迪维尔没有闲着,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勒死另一个倒地的狐人。弄好后他从狐人的裤兜里找到钥匙,打开了艾尔伯特的笼子。

    "艾尔,要逃走了。""呜."虎人少年紧紧地捂着腹部,慢慢地爬出笼子。贝迪这才看到艾尔的下体染红了一大片,现在还有血从虎人的腹部伤口里渗出。

    "贝迪,你自己逃吧。我,我跑不动."艾尔伯特苦笑着说。他的伤十分严重,最大的问题是恐血症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我不会丢下你的。来,先帮你包扎一下。"贝迪环顾了一下研究室。

    他花了十分钟,用研究室内的药品补给帮艾尔消毒包扎,又扒掉狐人们的衣服自己穿上。虽然狐人们身材矮小衣服穿在身上不怎么合身,也总比没有的好。

    完事之后他藏好了尸体,搀扶着艾尔慢慢摸索出去。

    深夜,研究所的走廊非常幽暗,是他们潜伏的好环境。

    "狐人们总是自以为很聪明,在最巧妙的地方做足功夫,却又忘记了最粗糙的部分。"艾尔伯特在通风口里慢慢前进,小声嘀咕道。

    "什么意思"贝迪维尔不解地问。

    "就好像钟表。他们能够做出世界上最精密的钟表,却又忘记把发条装在钟表上。刚才也是,他们以为研究所的警备十分严密,就随便把你从笼子里放出来,没有想过你会突然来个反扑。"贝迪想了想。狐人们的举动确实很怪。已经不知道该称呼他们为天才还是白痴了。

    "狐狸们有时候比人类还要聪明,但他们的聪明是体现在.一个极端上的。他们的想法缺乏连贯性,因此总是在各个环节里.出现漏洞。"艾尔伯特停了下来,他抱作一团,似乎真的很难受。

    "艾尔,振作些!"贝迪维尔拖着虎人少年往前爬,他感觉到艾尔的身体正在不断地变得冰冷。

    "我.我大概不行了"艾尔伯特虚弱地说,在通风管道里,血的腥味越来越浓重,浓得让他无法承受。他全身开始乏力,发冷,因为惊恐而变得僵硬。

    "我们会逃出去的。"贝迪维尔却固执地道。

    "贝迪,你一个人逃吧。我就算逃得掉,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艾尔伯特却低声道,"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一直表现出很乐观的虎人少年,现在沮丧到了极点。贝迪维尔看着他的朋友如此低落,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凄厉的声音从通风管道的另一头传来。这惨叫声十分熟悉,贝迪维尔认识这声音的主人。

    他拖着虎人少年,慢慢地摸索到通风管的另一头,从通风口的夹缝里,斜向下望去。

    一名金闪闪的少年正被一个巨大金属支架固定在房间中央,手脚被铁镣分开固定在支架的四个角落上,呈一个”x”形。

    "啊啊啊啊啊啊!"金闪闪的少年惨叫着,眼睁睁地看着一名狐人驾驶着狼魔像,用魔像那巨大的利爪,从少年身上掀走他的盔甲。

    化为人类形态时,煞星的盔甲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其实就是他的龙鳞。而如今,他的鳞正被人一块一块地拔走,露出他没有鳞片保护的,血肉模糊的身体。他的上身已经被拔光了鳞变得血淋淋一片,而腹部的鳞片,正在被狼魔像一块接一块地扯掉!

    "呜!"艾尔捂住自己的嘴巴,强忍住自己呕吐的冲动。

    这一下声响,却引来了狐人的注意。

    "嗯"狐人驾驶着狼魔像,转过来看着通风口。通风口里有血腥味涌出,让狐狸更加疑惑了:"谁在那"已经刻不容缓了!贝迪维尔想都没想就拉了一弓。

    箭所发射出去的冲击波收束成一条线,瞬间把狐人的脑袋轰烂了!

    嗖。狼魔像失去了操纵者,马上静止下来。

    贝迪踢开通风口的铁栏栅,拉着艾尔,从通风管道中跳出,一落地就问:"煞星为什么你在这里""呜小子,来,来得好!"金闪闪忍受着全身的剧痛,他身上的肉暴露在空气中,不时喷溅出血花,"快点.给我松绑!"贝迪爬上狼魔像,试着按照刚才看到的研究员那样的操作,启动了魔像。虽然走起路来歪歪斜斜,但至少能活动。他走过去,用狼魔像的怪力把绑住龙的手铐脚镣全部解开。

    "哈啊!"煞星无力地跌在地上,"得救了。呜""煞星,你看起来很虚弱"贝迪脱下上衣丢给金闪闪,免得他血肉模糊的上身暴露在空气中受感染。

    ".他们.把六个钥匙碎片都放在我的心脏里了。"煞星哆嗦道,"碎片在不断抢夺我的生命力。"贝迪维尔瞬间就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狐人们抓到了煞星,把煞星当作主钥匙来使用。

    可是,为什么要把龙的鳞拔走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艾尔伯特看着煞星。他听过贝迪维尔所说的冒险故事,当然知道星辉龙煞星的身世。

    "呕"虎人少年马上找了个墙角大吐特吐。他连血都吐出来了。

    "那家伙是怎么回事"煞星愤怒地看了看艾尔伯特,转头质问贝迪维尔。

    "他有恐血症,看见你一身血淋淋的,当然害怕。"贝迪解释道,"你的身体要多久才能恢复回来""不能了。"煞星沮丧地道,"钥匙碎片一直在我体内,我的力量就一直无法得到恢复。我恐怕无法再生了。"贝迪维尔几乎要绝望了。要独自从这个警卫森严的研究所里逃走,已经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了,现在还要带着两名伤员一起逃!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