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69 侵蚀之于堕天(三)
    1:369 侵蚀之于堕天

    第二天早上。凶牙族的领地。

    "把这个.还给我"贝迪维尔不可思议地看着艾尔伯特,虎人少年手中拿着贝迪的左臂义肢。

    "昨天看到我变成那种东西,你们还把我的左手还给我,就不怕我突然发难吗"

    "你要发难攻击我的话,之前有无数次机会。"艾尔伯特一脸嬉笑,他根本就不怕,"但我知道你不会随便攻击我们的。你是为了和平而来,对吧。在你达到目的以前都不会逃走,更不会伤人。"

    虎人少年艾尔伯特看透了天真的贝迪维尔。就算给贝迪一把武器在手,狼人少年仍然是个人畜无害的家伙。

    "来吧,我帮你装上。"艾尔伯特道。

    贝迪维尔将信将疑地脱下上衣,看着对方把他的义肢拿过来,对着他左肩的接口,一插,一拧,咔啦一声。

    "呜。"神经再次接上,贝迪顿时觉得手臂一阵剧痛传来。等痛感过去之后,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左臂,手掌张合数下,反应一如以往,完好无损。

    "真是精巧的机器。狐人们连拆开来研究都没有办法,呵呵。"虎人看着狼人的银色金属义肢。他应该把这东西研究很多天了,却到现在仍然对这只手臂带有浓厚的兴趣。

    "这是法师帮我做的。好像说是某种.记忆金属。总之,比没有手臂用的好。"贝迪维尔下意识地防护住自己的手臂,似乎怕艾尔伯特扑上来再抢走他的手臂。

    虎人少年拿起一旁的烤饼一口吞掉,"来吧,我们要去打猎了。"

    "狩猎魔兽吗"

    "对。上次猎到的已经吃完了,这次要猎一头大的。"艾尔伯特咧嘴笑道。

    贝迪维尔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作为俘虏的他,不应该被这样信任着。他真的这么值得被信任吗

    十分钟后,他和艾尔伯特,在五,六名虎人猎人的带领下,来到的郊外。当艾尔伯特把弓箭交到贝迪维尔手上时,贝迪维尔又一阵迟疑:"你真的相信我吗难道你就不怕我在你背后放冷箭吗"

    "贝迪维尔,你昨晚不是问过我,我们是不是朋友这个问题喵"艾尔伯特道,"我没有办法直接回答你。我只能告诉你,交朋友就是从互相信任开始的。如果我决定要去相信你,那么,我从一开始就要相信你到底。

    如果你真的在我背后放冷箭,那么我到那个时候再来后悔好了。"

    "你是笨蛋吗"贝迪瞪着眼睛道,但他仍然伸手去取弓箭。

    "或许。"艾尔伯特神秘地一笑,"但我相信,做个笨蛋比做个聪明人活得更幸福。"

    这名虎人少年看事看物的方式与别不同,他看得更深更远更仔细。

    早上八时,幽暗地域还远远未有天亮,一切都沉寂于幽暗的夜色之中,这正是黎明前的黑暗,魔兽们出来觅食的时间段。

    一只全身被黑色皮肤掩护着,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巨蜥,正在荒凉的地表上爬行,从稀疏的灌木从中试图找一点小浆果来吃。

    食物的量少得可怜,但这种身长十英尺的小型魔兽擅长把食物的营养最大限度地吸收,吃很少一点也能够维持一整天的活动。

    就在巨蜥吃下浆果的同时,它所在的地面突然下陷,一直巨大的陷阱牛蛙把巨蜥整个吞噬。

    陷阱牛蛙的口腔内满是尖锐的针刺,它的口腔有着特殊结构,能够利用高速旋转把食物瞬间搅碎。它就这样把吞下的巨蜥碎成肉末,吞入肚子中。

    然而,牛蛙并没有能舒服地享受完它的早饭,马上又被另一只巨大的暗螳螂斩首。暗螳螂两把锋利的刀臂要切割猎物轻而易举,有多少猎物都这样死在它的刀下。

    然而,暗螳螂还没有来得及吃它的早饭,马上就被一只巨大的黑枭压倒在地上,瞬即被啄食掉头部。那昆虫的红色复眼在鸟儿锋利的爪子下被撕扯得支离破碎,犹如散落一地的彩色玻璃渣。

    黑枭正打算吃它的早饭,却被一支箭射中了眼睛。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它正打算飞走,一道冷光划来,已经把黑枭的一边翅膀劈掉了。

    它忍痛用另一只翅膀一个横扫,打算先把周围的敌人驱赶开一段距离,却没想到敌人早已投出沉重的铁链。一条拉住了黑枭的左腿,一条拉住其右腿,再一条刚好缠上它横扫而出的那只翅膀。三道力一起拉扯,黑枭被拉扯得不由自主地往前倒下!

    狼人少年早已冲了上去变成巨兽,一手扯断暗螳螂的手刀,顺着黑枭倒下的方向往上一举!长十英尺,锋利的刀锋直接刺入黑枭的脑袋里,结果了巨鸟的性命!

    "呼,呼,呼。"贝迪维尔退后几步喘了口气,这样的狩猎算是成功了吧这头巨大黑枭的肉,应该够凶牙族的村子吃上一个星期了。

    "做得好,贝迪。"艾尔伯特道,笑着走过来拍了拍狼人少年的肩膀。

    "你光会说,就不见你来帮手!"贝迪维尔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说,但他心里不禁在笑着。

    "呵呵,我怎么可能会帮忙呢。要是出意外岂不是会丢了小命"艾尔伯特冷笑道。但他的笑容瞬间收住了。

    他看着贝迪维尔的右臂,马上就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犹如看到洪水猛兽似的。

    "呃,你怎么了,艾尔伯特"贝迪维尔不解地问。

    "你.你的手"

    "哦,这个吗只是一点小擦伤而已。"贝迪维尔不经意地挥了挥手,他手上有道小小的伤口,那伤口应该是刚才的混战之中被某只魔兽的棘刺所括到的。

    由于棘刺有一定的毒性,伤口似乎还没有愈合,流出来的血染红了他手臂的一大片,把银狼的银色毛皮染成鲜红色。

    "噢,该死"艾尔伯特只是在无意识间多看了一眼,马上就晕死过去了。

    这一下突如的变故吓了贝迪维尔一跳:"什么!艾尔伯特!"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