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67 侵蚀之于堕天(一)
    1:367 侵蚀之于堕天

    贝迪维尔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他觉得全身都疼,身上无数的伤口被一种草药似长条状的叶片覆盖着,把他整个人包成一个树叶人了。

    他扭头看着一旁的艾尔伯特,"有必要弄成这个样子吗"

    "这可是特效伤药,你这点小伤,敷一下马上就会痊愈的。"虎人少年一边说一边坐在椅子上发抖。

    "你.你在干什么"贝迪维尔问。白老虎这身颤抖显然不是正常的举动。

    "抱,抱歉,是.坏习惯。"艾尔伯特竭力克制住自己的颤抖,"吃,吃吧,这是今天的晚饭。"

    贝迪维尔看了看桌子上的那盘东西。果然,除了那些没有味道的烤饼以外,还多了几片薄薄的烤肉片。

    那头魔兽的肉。

    那头魔兽吃了人类以后增长出来的肉。

    贝迪维尔想到这里,脸容马上就僵硬了:"我绝对不会吃的。吃了这个等于是间接吃了那些人。"

    艾尔伯特一脸的无奈,额头的黑色虎纹皱成了一个w字,"贝迪维尔,你凡事这么认真,很难在这个严酷的世界上活下去。认真的人总在最早死掉,不是憋死就是吃亏死。"

    "随便你怎么想。"贝迪道,一手拿起那块烤饼吃,以为那些味同嚼腊的烤饼才最安全。

    然而,他又被算计了。在他吃第一口的时候,才发现烤饼多了一点原本没有的味道。魔兽的肉已经被剁碎成肉泥,混合到烤饼里。豪猪的肉浓郁而且香醇,就算没有调味也是极品的美味。

    鲜美的肉汁带着脂肪,早已渗入到整块烧饼的每一个角落,并随着贝迪维尔的第一下咀嚼而扩散到他的整个口腔里。

    狼人少年一边吃一边哭。他无法阻止自己把那块烧饼吞下肚子里去,也无法阻止自己被罪恶感吞噬。他已经吃下去了。那只吃过人的魔兽的肉,被他吃进肚子里去了。

    就如同他已经吃了人。一切都变得无可挽回。

    而且,那该死的魔兽肉居然是那么的美味。吃了人的念头让他想呕吐,却又无法吐出来!他的身体渴望着魔兽那美味的肉!

    "可恶.呜呜呜呜呜艾尔伯特,你为什么要这样骗我"狼人少年泣不成声,但嘴巴却没有停,开始大胆地抓起盘子里那芯肉来吃。他都已经吃了一次,再也不在乎吃更多,干脆来个破罐子破摔了。

    一旁的艾尔伯特用看着异类的眼光看着贝迪维尔,冰蓝色的眼睛中带着同情与无奈:"对不起,贝迪。但你需要吃点有营养的食物来恢复身体。"

    狼人少年虽然填饱了肚子,精神却沮丧到了极点。他不仅没有救得了那些战俘,还搞得自己全身是伤,还间接吃了人。

    他做什么都失败。他越是尝试越是失败得更多。他明知道自己的无力与愚蠢,却又对之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不是去努力尝试就能成功的。天生愚钝的人无论怎么努力,都只有失败的份儿。这个世界有些命运是绝对无法逆转的。

    这些想法顿时让狼人少年心中充满了灰暗。

    看着趴在桌子上哭的贝迪维尔,艾尔伯特低声说了一句:"你以为我们的生活就好过喵我们一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的时候甚至试过把自己族里老弱病残的人也推到死斗坑里喂魔兽。

    就这样一边削减吃饭的嘴巴,一边靠着养肥了的魔兽苟延残喘地活下来。

    活着,一直都是沉重而残酷的。别小看生存这个词,小子!"

    在这之前,贝迪维尔还在耻笑会人少年艾尔伯特的幼稚。他完全错了。幼稚的是贝迪自己,艾尔伯特虽然表现得想过没见过世面的小鬼,却早已经历过无数的风霜洗礼。

    狼人少年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对不起,艾尔我不该责怪你。我没有资格责怪你们。你们的确没有做错,如果那是为了活着的话"

    "不。"艾尔伯特却说,他的眼中不免流露出悲哀,"没有人知道我们所做的是对还是错。或许我们只是用活下去为借口,在竭力掩盖自己的罪过而已。所以,不要向我说对不起。我并不清楚你是否有错怪过我们。"

    活着,一直都是沉重而残酷的。根本没有办法分清对错,有的只是生存。背负罪孽都要生存下去这个念头。

    虎人少年瞬间就抛开了那辛重的话题,对贝迪维尔露出笑容道:"别多想了,我们去泡温泉吧你还欠我一整天的冒险故事没有说完,我边泡边听好了。"

    贝迪维尔惊讶对方的瞬间变脸。这只小老虎的心理素质真是好得可怕。

    十分钟后。

    "呼。"艾尔伯特跳进水里,溅起的水花泼了贝迪维尔一脸。从前会这样做的失礼的家伙只有一个,就是崔斯坦。

    贝迪维尔无奈地看着这只白老虎。虎人少年却厚着脸若无其事地对着狼人少年笑。

    "你总是这么乐观,真好。"贝迪维尔无奈地说。

    "喵哈哈哈哈,这就叫做乐观喵你总是这么单纯,真好!"对方却回了一句。

    贝迪维尔愣了一下,他背靠在池边的石壁上,手无聊地拨弄了一下水面,"艾尔伯特我们是朋友,对吧"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虎人少年却模棱两可地道,"我只是负责看管着你的。战争之中,大家都忙得要死,就我这样吃闲饭的人有空去看管你。我只是履行我的职责,至于能否成为你的朋友,最终还得取决于你选择的立场。"

    "就算是在战争中,我也不想与你为敌。"狼人少年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贝迪,活着就是身不由己的。"艾尔伯特却抢白道,"如果我奉命要杀去你,我一定不会犹豫。那时候你为了自己的小命就尽量反抗好了,请不要对我留情面。"

    ".你为什么.总是能够一脸笑容地,说着那种无情的话呢。"

    艾尔伯特不作声。

    贝迪维尔也报以沉默。他看着满天的星斗,今天晚上是个难得的晴天。

    "或许我真的是个性格恶劣的混蛋,贝迪。"艾尔伯特突然说,"我哥哥罗伯特原本是个优秀的战士,聪明能干而且骁勇善战。

    我总是活在他的阴影里,无论做什么都比他逊色一筹,无论多努力都被比他下去,只配被人取笑。噢,那个时候我真的恨死哥哥了。恨不得他快点死掉。

    .当我知道哥哥在埃及的大屠杀里死去时,当老爸拿着人类从哥哥身上扒下来的兽皮哭泣的时候我居然真的有那么一丁点的高兴。贝迪维尔,或许我真的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贝迪维尔突然觉得心里酸溜溜的。这对兄弟简直就是他自己和帕帕洛夫的倒影。

    "既然你到现在也仍在自责,你哥哥一定会原谅你的。"贝迪维尔安慰道。

    "他早就死了,死了的人又怎么知道宽恕。我才不会相信人死后有灵魂呢。"艾尔伯特不悦地道,"贝迪,不要劝慰我。我并不需要你的怜悯。与其浪费时间去担心我你小子快点把欠我的那个冒险故事给说完啊!"

    狼人少年叹了一口气,继续把他与亚瑟等人的冒险故事说完。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