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37 辉照之于圣王 〔下〕
    1:337照之于圣王

    同一时间,罗马。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罗马皇帝查士丁一世来到煞星的牢房前,用高傲的语气问道。

    "我是不会听命于你的,别浪费唇舌了。"煞星道。

    "很好。那你就继续在这里饿肚子吧。"查士丁一世道,并且转身想走。

    "慢着!"煞星叫道,"我有个问题想问。"

    "哦"罗马皇帝转头一下闷哼。

    "你儿子亚历山大他是怎么死的"煞星鼓起勇气问道。

    "那小子他六岁就夭折了。"查士丁一世没有正面回答煞星的问题,"那个时候朕还是一名小小的将军,有不少政敌。那孩子被绑架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是吗。"煞星不动声色。

    谜越来越复杂难解了。一名被绑架的六岁儿童,是怎样跑进煞星的肚子里去的煞星自己都没法解释。

    更不要提,他根本记不起自己曾经吃过那样的人类。

    煞星并非善类,但他作为龙,还是有底线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只杀那些胆敢侵入他龙穴的人而那样一个六岁孝,不可能主动跑进龙穴之中

    "不要太在意。"罗马皇帝的声音打断了煞星的思绪,"朕可不是为了亚历山大的事而在留难你的。你用不着去听那些的流言斐语。

    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吧:你的契约者亚瑟,已经顺利压制住潘托拉肯的议会,被议会承认为潘托拉肯的国王了。

    如果他来罗马接你的话,作为同盟国的礼节,估计朕也不得不释放你吧。走运的家伙。"

    煞星无语。亚瑟那家伙当上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煞星甚至都从来没有怀疑过。

    那是能和煞星打成平手的怪物,那样的怪物不称王才是一件怪事。

    再忍耐一段时间就好。再忍几天,亚瑟就会来接他走的。龙满怀希望地想着,完全没有发觉罗马皇帝的离去。

    同一时间,罗马的某个医院里。

    "夏洛蒂"一名金发少年看着病床上已经变成了石像的少女。

    兰斯洛特已经按照默林给的配方制造出不老不死的药了。但是,这东西到底管不管用,还有等一段时间。

    如果管用的话,再过二十四小时,他的妹妹就能够解除石化,恢复肉身。

    否则,他面前这具石像,就是妹妹以后直到永远的形态,她等同于已经死了。

    这二十四个小时的等待,对于兰斯洛特而言,无比的漫长,也充满了忐忑不安。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兰斯洛特背后响起:"还在看吗,兰斯洛特你这个恋妹狂。"

    "滚开,摩苟丝。我没有心情陪你闲聊。"金发骑士静坐在妹妹的病床前,目光甚至不曾从妹妹的脸上移开过。

    "真是没有礼貌的小鬼。好吧,那么奴家就走了,这个解除石化的特效药也用不着给你了。"

    "什么!"兰斯洛特猛一回头。

    只见全身红色晚礼服的女人,手中拿着一瓶半透明的红色药液。那封在玻璃中的红色药剂反着奇异的魔术过剩光,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特效药"兰斯洛特将信将疑地问,"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摩苟丝"

    摩苟丝狡猾地笑。妖女的红唇犹如魔鬼的尖角般上翘:"这是不死鸟的血精练出来的药水,至于效果嘛,它已经在亚瑟身上测试过了。还不信的话,就这样"

    妖女打开药水瓶的塞子,一滴红色药水滴落在少女的手背上。一阵青烟升起,少女的手背一小部分解除了石化。

    "呵呵,怎么样比起你那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还要等好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是否生效的药,奴家这个立竿见影的特效药更能看出成效,对不"

    摩苟丝在诱惑着少年。

    兰斯洛特眉头一皱。他很清楚,一旦和这个妖女扯上关系,绝不会有什么好事。

    "但是,你想要这个药的。"摩苟丝仿佛能够读透兰斯洛特的心思,"能够救活你妹妹的方法,越多越好,对不"

    兰斯洛特英俊的脸上出现了一阵痛苦的扭曲。他从亚瑟那里听说了摩苟丝最近的所作所为,他很清楚这个妖女是和他的好友亚瑟处于敌对的地位。

    这个妖女开出的条件,不用想都能够知道个大概。

    那就是要兰斯洛特背叛他的好友亚瑟!

    为了妹妹,为了唯一的血亲,你是否愿意背叛自己最好的朋友

    摩苟丝阴险地冷笑着。

    这一刻,兰斯洛特英俊的脸上,那个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正是摩苟丝最期待看到的美景。

    晚上。

    亚瑟擦拭着他的盔甲,把装备调整到最好,为明天的战斗作好准备。

    "亚瑟"帕拉米迪斯敲了敲门。

    "进来吧。"亚瑟道,他不愿意放下手中的螺丝刀,一边拿着他的臂甲重新装配着。

    豹人战士领着两个儿子走进来.同行的还有薇薇安。

    "亚瑟,身体还好吗"薇薇安一上来就问候道,但这种说话方法显然不是她的风格,她有点不自在地缩到帕拉米迪斯身旁。

    亚瑟看到了老姐这一举动,知道薇薇安和帕拉米迪斯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了。

    豹人战士身上的蓝色毛发现在变得乌黑锃亮,这个巨大变化亚瑟也注意到了。

    "我还好。谢谢你们。"亚瑟故意不动声色地说,"听说研究所被袭击了,你们才是,还好吗在战斗中没有受伤"

    "还好"豹人战士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了一下头,"那个,亚瑟,我们是来道别的。研究所的位置已经暴露,薇薇安需要再找另一个地点重新建造一座新的研究所。我已经决定陪她一起走了。或许暂时不能再留在你身边帮忙了。"

    "嗯,去吧。"亚瑟道。他心里不禁有点寂寞,但他也清楚,比起他自己,薇薇安现在更需要帕拉米迪斯。

    还有两只小猫。他们应该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里过一些安稳的日子。亚瑟转眼看了一下那两名豹人少年。

    两名豹人少年冲亚瑟笑了一下。他们在师的治疗下,内伤基本痊愈了。

    他们没有说什么,只是幸福地笑着。

    在一番道别以后,帕拉米迪斯和薇薇安走出房间去,只留下折断的王者之剑。

    赛格莱德走出去后,走在最后的赛费尔,临走之前对亚瑟说:"亚瑟,我帮上忙了喵"

    "那当然了,赛费托维尔。"亚瑟道。

    如果不是两名豹人少年拼死地把圣王之剑送来刑场,亚瑟恐怕无法看到今天早上的日出。

    "你们已经做得足够的好了。"亚瑟道,如果可以笑的话,他真的想挤出一个微笑,"去吧,和你爸爸,弟弟,以及薇薇安一起,过你们的生活。祝你们幸福。"

    "亚瑟"豹人少年抱住骑士,小声地哭泣,"谢谢你喵,亚瑟我不会忘记你的喵永远是.好朋友喵"

    "我也不会忘记你的,托维尔。"亚瑟抚摸着豹人少年的头,"现在,去吧。别哭哭啼啼的。在往后的人生里,给我一直笑下去。"

    "嗯喵。"豹人少年抹了一下眼泪。

    圣王之剑的剑鞘,在亚瑟的腰间闪耀着微弱的光芒。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