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29 绝杀之于启明 〔上〕
    1:329 绝杀之于启明

    同一时间,罗马的某处地牢里。

    "呜"煞星百无聊赖地躺在地上,他全身的金甲让他躺得不怎么舒服,但那身金甲其实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脱不下来的。

    他被饿了好几天。作为一条龙,他虽然可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进食,但最近习惯了亚瑟那里一日三餐的人类生活,煞星想念起那种吃的滋味来。

    罗马皇帝要把他扣押在这里多久呢亚瑟怎么还不来救他出去再在这里待上好几天的话,煞星会无聊而死

    他一个人在胡思乱想的同时,有谁的脚步声轻轻走近。

    "谁"

    "嘘!"查士丁尼做出一个小声点的手势,"煞星阁下,在下是在友人侠客x的委托下过来看你的。"

    他把一篮子事物放进牢房里,其中有面包香肠和一些水果。煞星走近嗅了嗅,觉得没有问题,就拿起来开吃。

    "煞星阁下不是红龙吗为什么突然变成了金闪闪的"查士丁尼坐在地上,和煞星聊起来,"而且还能够使用变成人类的魔术了"

    "有很多原因。"煞星不想去解释,一旦解释必然勾起他过去的伤痛。

    "好吧。"查士丁尼见状,也不便多问,"请煞星阁下再忍耐一段时间,在下一定找到方法让你从这里逃出去。现在罗马正在和匈加人开战,战事实在太激烈了,大家都紧绷着神经。"

    ".是吗所以才那么急着想要得到我的力量"煞星心不在焉地说,一边还在吃个不停。罗马的香肠味道很浓郁,煞星喜欢这个夹杂着胡椒的浓郁肉味。

    "但你们也要知道,龙都是自尊心很高的生物,一旦和某人结成了契约,在那个人死去以前都不会再和别人结契约。你们的皇帝就算把我杀了都不会如愿,那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只怕叔叔不是那么想的。"查士丁尼脸色一沉,"他宁愿一直关着你,也不会放你走"

    煞星想到这里,只觉得一阵恶心:"想把我当作他的玩具吗自私的人类!"

    "不是那样的"查士丁尼的脸色再一沉,"阁下现在这个变身,相貌总觉得有点像像叔叔夭折了的儿子,亚历山大。"

    煞星扫荡完了最后的水果,他把苹果连果核一起吃了下去,一点都不担心会吃坏肚子,"别乱说了,这不过是用魔术变出来的模样,怎么会和别人相似呢。就算是相似,也绝对是巧合。"

    "是吗"查士丁尼思索着,"亚历山大表弟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看起来估计也是阁下这个年纪十六七岁的样子。这也是巧合.吧。"

    煞星一阵无语,把篮子丢出去,自己躺在干草堆上,"要说的就这么些让我一个人静静,你有了让我逃脱的计划,再来通知我吧。"

    "明白了。祝你好运,我的朋友。"查士丁尼鞠了个躬就走了。

    煞星闭上眼睛思索着。

    这不是巧合。这个变成人类的魔术,的确是需要某种媒介的。

    那就是煞星曾经吃过的那些人类。那些死去了,在煞星体内和他融为一体的人类。没有这些人类作为模版,他的变形魔术就无法完成。

    这幅少年的模样,煞星自己看到的时候,也有种熟悉的感觉。他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年,但他记不起来。

    曾经有无数不自量力的人类闯入过煞星的龙穴,想以屠杀巨龙来取得荣耀。煞星为了自保,杀了甚至吃了这些找死的冒险者,也是无可厚非。他吃了那么多人,哪有可能一一记得

    但是,那名少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名小小少年,会跑进龙穴里,被煞星吃掉了

    为什么煞星吃了这名少年,自己却没有任何印象

    为什么没有印象,却又有如此熟悉的感觉

    这一大堆谜题,让煞星觉得非常的烦躁。他试着闭上眼睛,打起磕睡来。

    同一时间,

    "都说过了,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你需要的。"雅格洛维不顾亚瑟的反对,继续在浴缸里加入更多的香薰精油。薰衣草的香味越来越浓烈,变得刺鼻,亚瑟觉得很难受。

    "你需要再多点药油,它能够帮助你舒缓疲劳,抵抗感冒。明天是个大日子,你要以最佳状态去刑场。"

    "嗯,什么刑场"亚瑟觉得雅格洛维的话有点不对劲,想要起身挣扎,但已经迟了。

    浴缸里的药液开始侵入他的身体,他觉得全身酸软瘫麻。

    "嘿嘿嘿嘿嘿嘿。"雅格洛维冷笑着,一手抓住亚瑟的头,把亚瑟整个人浸进浴缸里。

    "呜呜呜呜"亚瑟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不要说现在这个又病又被下了药的他,就是平时那个健全的他,一个瘦弱的少年,也绝对无法凭自己的肌肉力量来对抗面前这个成年人。

    这家伙不是雅格洛维!他被人掉包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上一次和帕西瓦换班的时候吗!

    "呜啊!哈,哈,哈"几乎窒息的亚瑟被拉上水面,他竭力的喘着气,"不要呜"他再度被压进水里去。

    好痛苦。无法呼吸了。全身被药物浸泡侵蚀,酸软有如烂泥。再这样下去的话

    "哈哈哈哈哈,"玩够了以后,这个假冒的雅格洛维在此把亚瑟拉上水面,把他丢在一旁,往亚瑟身上注射药物。

    "现在,告诉我,王者之剑在哪里"

    "在"被注射了药物,觉得天旋地转的亚瑟,用着最后一点意志力反抗着:"不.知道!"

    "还口硬再来一发。"男人紧紧地扭着少年的腰,拧着少年的手臂关节,在不伤害他的状态下对他施予最大限度的痛楚,同时再注射了一发药剂。

    更大的剂量进入少年的体内,亚瑟觉得天旋地转,他的意识开始崩溃了,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的手关节被对方拆了下来。疼痛让他最后的防线也崩溃掉。

    "在,在我姐姐.薇薇安的研究所里在这里.往南.三百公里,瓦隆尔山旁的.一个湖里"少年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他一边说,一边哭着。

    "做得好,小子。"假冒的雅格洛维狞笑着,"这是奖励你的。"

    他一用力,又把亚瑟的另一只手拆脱了臼。

    "啊啊啊啊啊啊啊!"亚瑟疼得大喊着。

    "怎么回事!!"帕林洛尔已经撞开了浴室的门冲了进来。

    "嘿嘿嘿,来得太迟了!"假冒的塞格莱德,抱起晕阙过去的亚瑟,一边解开了自己的易容魔术。

    一张瘦削猥琐的男人的脸,出现在帕林洛尔的面前。那头油腻的黑发配上苍白如纸的脸,看起来恶心得很。

    "道格拉斯!"帕林洛尔抽出剑,一剑就砍了过去!

    "哈哈,真是性急!"道格拉斯却抱起亚瑟作为肉盾,让帕林洛尔不得不停下手中挥舞的剑。

    "这小子我就带走了,明天刑场上见。"道格拉斯丢了一个烟雾弹,整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恶!!"帕林洛尔气得一拳砸在浴室的墙上,在上面开出一个巨大的洞。

    "什么!亚瑟被抓了!"帕西瓦还在休息,听到这个的时候,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雅,雅格洛维那个笨蛋在干什么!"

    "啊哈哈"雅格洛维从门外探头进来。他的房间就在弟弟的房间旁边。他尴尬地走进来的时候,头破血流,身上只穿了一条裤衩,似乎是被人从背后敲晕,再扒光了衣服冒充他,"对不起,被偷袭了。"

    "也就是说,我之前和你换班的时候,那个就已经是别人冒充的!"帕西瓦不禁深深地自责起来,他连自己的哥哥被人冒充了都认不出来,甚至还傻头傻脑地让那冒牌货去接近亚瑟。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