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19 混战之于绯雪 〔上〕
    1:319§战之于绯雪

    亚瑟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医务室里,格林薇儿在一旁正给亚瑟带着点滴。

    "怎么样头还在晕吗"格林薇儿问,她的语气变得冰冷如水。

    "嗯"亚瑟支支吾吾,尴尬地回着话。

    "你真够失败的,居然被那样暗算到。"格林薇儿讥讽道。

    "那家伙恐怕一直用渗透魔术潜伏在房间里。是个暗杀的高手。"亚瑟思索道,之前被注射的吐真剂还在影响着他的大脑,让他无法正常地思考。

    "你省省吧。一个劲地在夸别人,不过是为了掩饰你自己的失态而已。"格林薇儿的嘴巴却毫不留情地批判着。

    亚瑟选择沉默。他懒得去和女孩理论。

    "那家伙是影舞者道格拉斯,所有穷凶极恶的罪犯里赏金最高的一个人。"一旁的帕西瓦这时候才插嘴道,"他最擅长使用渗透魔术和易容魔术,非常棘手。议会为了杀亚瑟,连这样的罪犯也聘用了。真是肮脏的交易。"

    亚瑟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他的脑子仍然一片混乱,没有办法正确地回忆起任何事情。

    "总而言之,老爸叫了我和雅格洛维两个人二十四小时轮流贴身守卫你,绝对不能够再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贴身守卫你是说"

    "没错,你洗澡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换衣服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我们都会寸步不离地守在你身旁。"帕西瓦一脸认真地说着。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亚瑟掩脸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噗活该!"一旁的格林薇儿窃笑着。

    第二天的早上。距离王者之剑修复的约定之日,只剩下三天时间了。

    豹人帕拉米迪斯爬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他身处于一个美丽的热带雨林。

    他放眼望去,葱绿马上映入眼中。

    阳光洒落在树林里,斑驳的树影又落在豹人的身上。林间野鸟啼鸣,小虫不时飞过,溪流潺潺,在阳光下反射出粼粼波光。

    好一片美丽的大自然。可是

    "这里是"豹人一头雾水。他明明应该在薇薇安的研究所里啊

    "噢,你醒了"薇薇安自林中凭空出现,她看了看周围,"这是怎么回事那两只淘气的小猫,又在乱搞我的投影装置了"

    她随手拨弄了一下半空中某个东西。帕拉米迪斯眼前的热带雨林马上就消失了,变回了原来那个充满金属气息的医疗室。

    "哦,这是魔术制造的幻象吗。"豹人才放下心来,一屁股坐在床边。

    "大概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吧。也不知道这样乱搞会很危险的,要是撞在墙上或者桌子角上怎么办"薇薇安责备道。

    魔术投影出来的全息景象虽然可以乱真,但幻象毕竟只是幻象而已,帕拉米迪斯还是在原来那个小小的医务室里。如果他看到那美丽的大自然,兴奋地跑起来的话,难免要一头撞在看不见的墙上。

    两名豹人少年大概想靠这个来作弄他们的老爸。真是淘气鬼。

    薇薇安身后的魔像端来早饭,放在豹人的面前。"吃吧,"薇薇安道,"你也休养了这么多天,可以吃些固体的食物了。"

    帕拉米迪斯下意识地摸了摸腹部,已经感觉不到内脏的疼痛了。

    薇薇安这几天不仅要忙着重铸王者之剑,还要抽空来用魔术治疗帕拉米迪斯而且还得照顾两只小猫真是辛苦她了。

    "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你可以在研究所里走走,参观一下。不过,禁区里封印着一些危险的实验动物,你最好不要靠近。"薇薇安说完就转身离去。

    "等等,呃"豹人正想叫住薇薇安,但她已经走远了。

    "谢谢"豹人还是低声嘀咕道。

    魔像才刚跟着薇薇安走了出去,房间又变了样子。这是亚瑟那间农舍的客厅。

    "嘿嘿嘿。"一阵细细的轻笑,在门外响起。

    豹人不在意地咬着面包喝着牛奶,"赛费尔,赛格莱德别玩了,给我变回来。"

    两名豹人少年从门外探出头来看着他们的老爸,"这个不好喵那么换一个喵。"

    "嗖。"房间内的风景马上改变,这次是一片葱绿的原野。

    "烦死了!我都找不到桌子在哪里了!"豹人战士伸手摸索着,一手打翻了桌子上的牛奶,泼了自己一身。

    "嘿嘿。"赛费尔按着全息影象的遥控器,周围的景象又变成了雪山之巅。

    "哇啊。"豹人战士还没有来得及擦拭身上的牛奶,马上又被脚下空空如也的景象吓到了。虽然明知道是幻象,脚下却只有一个小小的立足点,似乎虽时都会从山崖上掉下去。

    "玩够了没有!快点收起来!"豹人怒道。

    "呜喵!"赛格莱德被吓了一跳,错手按了遥控上的一个键。

    景象转变成一间破旧的小土屋。帕拉米迪斯的家。

    一名豹人妇女站在厨房前,高兴地哼着小调,正在煮着炖肉汤。

    这个是,按照豹人少年的记忆投影出来的景象。从前的那段幸福日子。

    "蕾娜瑟"帕拉米迪斯着了魔地跳起来,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想要拥抱那个女人。

    当然,他什么也碰不到。那个人像如同空气般从穿过他的身体,只留下踉跄倒地的豹人。

    女人的幻象已经来到了桌子前,把炖肉汤放在桌子上,呼唤着丈夫和儿子来吃饭。看起来那么的逼真,却只是往昔的幻影而已。

    豹人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他妻子的背影,流下了眼泪。

    "对不起,老爸喵"两只小猫也知道玩过火了,走过来依偎在豹人的身边,开始低声啜泣。

    "没关系了,过来吧"豹人抱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三个人在一起哭。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要再去回想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活得更好就是了。"豹人低声劝慰道,与其说是在劝慰他的儿子们,不如说是在劝慰他自己。

    过了大概十分钟,他才看见周围的影象退去,变回原来那个冰冷带着金属感的医疗室。

    "话说,老爸,你觉得薇薇安阿姨怎么样喵"赛费尔擦干了眼泪,突然问。

    "怎,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帕拉米迪斯被问得一阵错愕。

    "就是说,你喜欢她喵"赛格莱德也问,"要让她当我们的新妈妈喵"

    豹人战士的脸一瞬间通红,"什,什什什什么臭小子,在,在在乱说些什么呢!"

    "可是,老爸不是和薇薇安阿姨接吻过了喵就象这样亲"

    两只小猫在那里玩案件重演,看得帕拉米迪斯的脸涨成紫红色:"别乱说,我当时不过是神智不清,才做出那样丢脸的事。"

    "但你确实是喜欢薇薇安阿姨的,对喵"赛费尔突然问。

    帕拉米迪斯一阵无语。看见两个儿子期待的眼光,他叹了一口气:"我这样的人,年纪也不小了,一事无成.而且还带着两个儿子长得也不帅,而且还不是人类。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薇薇安小姐这样高贵的人呢"

    "别跑题,老爸喵。"赛费尔追问道,"我问你的是,你是否喜欢薇薇安阿姨喵。"

    豹人不回答。

    两名豹人少年相顾而叹:"老爸,你真是个没有出息的家伙喵。"

    "反正,我这样的人,就算去追求她,也绝对会被马上拒绝掉的。"帕拉米迪斯气屡地道。在他的印象中,薇薇安这名黑色的贵妇人,总是那么高贵不可近。

    "就是说,你只是害怕被拒绝而已喵这好办,"赛格莱德笑道,"我们来想办法好了喵。"

    "你们两个别来添乱,好吗"豹人忙道,"为了修复王者之剑,薇薇安小姐已经很忙了。别去碍她的事。"

    "可是,我们真的想要个妈妈喵。"赛费尔坏笑道,"老爸做的饭太难吃了,还是薇薇安阿姨做的比较好吃喵。老爸要是讨到她做老婆,以后我们就能够一直吃薇薇安阿姨的做饭了喵。"

    "嗯嗯,就这样吧喵。"赛费尔和弟弟相顾而笑,两只小猫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坏事,"老爸你等着喵。总有办法让你和薇薇安阿姨好起来的喵。嘿嘿嘿嘿嘿"

    两只小猫笑着,撒腿就跑,一下子就没有了踪影。

    帕拉米迪斯一阵无奈,他本来想去追两只小猫,但身体还没有痊愈,不敢做剧烈运动。这两个小子应该不会搞出什么花样吧豹人一阵不安。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