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09 禁绝之于悲景 〔中〕
    1:309 禁绝之于悲景

    被关在扫描仪里的亚瑟,心中只觉有说不完的冤枉。不过是喝醉酒,换了一身衣服,在外面过了一夜而已,就这么不可饶恕吗

    而且,亚瑟连女人都没有碰一下,格林薇儿为什么要生气不可理喻!

    而且,就算他碰了女人,那又怎么样生气的为什么是格林薇儿关她什么事!真是不可理喻!

    他吃力地摇着这台机器。没有用。上吨重的扫描仪被铁钉螺丝稳稳地固定在地面上。它坚硬的压克力内壳,以现在这个手无寸铁,略嫌瘦弱的亚瑟,更是无法破坏的。

    他见怎么摇怎么撞都没办法逃脱,一阵气馁。十二月的寒冷空气,从扫描仪那仅有的几个气孔里吹进来,虽然免于让亚瑟窒息而死,寒冷却让赤条条的亚瑟连连打着喷嚏。

    "救命!"他呼叫道,却因为没有吃午饭,又饿又渴而变得有气无力。

    他冷得发抖,心里想着各种最坏的情况。

    特别是,被人发现冻成一条冰棍,肢体扭曲地躺在这里的情况。

    而且还穿着那让人害羞的粉红色的花俏内裤一副嫖客的样子。

    多么悲惨的死法!

    在他饥寒交迫,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扫描仪的后盖被人打开了。严格地说是被人掀掉了。

    一只粗壮的手,抓着亚瑟的脚踝,把少年从扫描仪里拉了出来。

    "呜!"亚瑟冻得嘎崩脆的身体重重地撞落在地。帕林洛尔这家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温柔。

    "嘿,小鬼,还好吧"帕林洛尔把亚瑟丢在地上,一边脱下自己的斗篷,丢给亚瑟作为遮掩,"刚才那位北天骑士团的大小姐气冲冲地跑了,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呼呼呼你小子,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轻薄她的事情"

    "才,才没有!"亚瑟冻得直打哆嗦,一边爬过去捡自己的衣服。

    "噗"帕林洛尔眼睛瞄到亚瑟的屁股,那粉红色的内裤让他忍俊不禁,"你小子也穿这种东西该不会是雅格洛维强迫你穿的"

    "没错!我被你那两个儿子灌醉了,他们趁我昏迷不醒的时候把我的衣服扒光,让我穿上这种内裤!这样说你满意了吗!"亚瑟急忙穿上裤子,以遮盖这份羞耻。

    "嗯,那小子"帕林洛尔挠着头道,"好事不干,就会在那种风流场所乱逛,现在连未成年的表弟都拉过去那种地方了。我回去要好好教训他一次。"

    "你最好真的有教训他!"亚瑟怒道,"他明显就是个缺乏教训的家伙!!"

    帕林洛尔耸耸肩,逃跑似的往外走,"没办法,谁叫他们的老妈那么早死呢,我也管不住这两个臭小子。我早就放弃了。"

    亚瑟看着帕林洛尔远去的背影。这个中年男人高大的背影里,隐约透露出一丝凄凉。

    "哈嚏!"亚瑟打了个喷嚏,觉得全身发冷。他得了感冒。

    晚上七时。

    帕拉米迪斯睁开眼,他昏迷了足足一天了。他看见一旁熟睡中的薇薇安。

    女人白皙的脸在熟睡中露出一副恬静的表情,非常的美。

    豹人脸一红,别过脸去故意不看。他看见旁边静静地守候着的那台魔像。

    "咕"豹人的腹部开始鸣响起来。这是他这些天来头一回听见自己的腹鸣。因为在这之前,他体内的都是人工内脏薇薇安为了给帕拉米迪斯延命而换上去的机械零件。

    "喔,你醒了"薇薇安听见帕拉米迪斯的腹鸣,也醒了过来,"肚子饿了吗等一下,我去给你弄点流质的食物"

    "我还好,我能自己"豹人想爬起来,但是身体内部撕裂似的剧痛不止!

    "别勉强,你刚刚才从死亡线上爬了回来。"薇薇安说,"躺好了。我马上回来。"

    "你的研究工作这么忙,我会给你添麻烦的"

    "知道就好。那你更应该乖乖听我的话,别再给我添更多的麻烦。"薇薇安命令道。

    帕拉米迪斯一阵沉默。这名硬汉本来不会轻易听出别人的吩咐,但现在在薇薇安的面前,他却温顺得象只小猫。

    "呃,我的儿子们亚瑟还没有把他们送过来吗"帕拉米迪斯问。

    "没有。他也没跟我联系。"薇薇安道,"今天是潘托拉肯十年来难得一遇的大风雪天气,他们应该不会在这种恶劣天气里到处去。再等一晚吧。"

    "好的"豹人安静下来,听着薇薇安的脚步声远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在意自己的两个儿子。大猫现在满脑子想着的,是薇薇安刚才熟睡的那张恬静美丽的脸。

    "哈嚏!"亚瑟又打了个喷嚏,幸好他及时用餐巾纸掩面,才不至于喷得到处都是。

    "哦,亚瑟都会感冒吗"一盘的崔斯坦放下刀叉嘲讽道,"我以为笨蛋都不会感冒的。"

    "你才是笨蛋。"亚瑟用纸巾擦了擦红起来的鼻子,"今天下这么大的雪,我在外面走了一趟,不感冒才怪。"

    一旁的煞星一脸的狐疑,但他什么都不说,只顾着大吃。

    喝过红火龙和白霜龙的龙血,亚瑟本应该不畏寒暑,这点寒冷的天气他根本不会在乎。

    也就是说,最近的战斗消耗太大,亚瑟体内龙的力量开始变得稀薄了是不是该让亚瑟再喝一点自己的血,补充一下煞星摇了摇头。和天位骑士们的战斗已经结束,他已经没有义务向亚瑟提供更多的龙血了,除非有新的战斗等着他。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哈嚏,哈嚏,哈嚏!"亚瑟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看起来真的感冒了的样子。他连忙吃了几口面包,勉强填饱了肚子,就离席而去:"我还是去洗个澡,早点休息了。"

    看着亚瑟走路歪歪扭扭的样子,帕西瓦走过来扶他:"我帮你吧,亚瑟表弟。"

    "不!"亚瑟推开帕西瓦。他想起之前格林薇儿生气的样子,虽然不是很明白,却隐约觉得这样很不妙,还是避忌一下的好,"不用了,我自己洗。这点感冒算不上什么。"

    他扶着墙,逞强地走掉了。其他骑士们相顾而视,一脸的茫然。

    帕西瓦仍然不顾亚瑟的反对,跟在亚瑟的背后。他心中有一个疑问,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想问个明白。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