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307 争执之于决议 〔真〕
    1:307 争执之于决议

    老人脱下兜帽,他花白的头发下那双黑色的眼睛闪耀着奇异的光彩,仿佛有一整个宇宙在其中旋转着。他慢悠悠地坐了下来,就坐在奥兰度议员的身旁。

    "卡斯特罗.亚克托爵士!"奥兰度议员一拍桌子,"现在请你证言,你面前这位亚瑟.d.凯尔顿阁下,是不是乌瑟.d.潘托拉肯与魔女伊格莲的私生子"

    老人一笑,舒了一口气,慢慢地答道:"是的。分毫不差。"

    亚瑟觉得天旋地转。亚克托爵士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背叛了亚瑟吗!

    议员们又开始骚动起来了,喊叫着要烧死亚瑟的声音始起彼伏。

    "但是"老人却突然接上了一句,"关于伊格莲是魔女这件事,在下无法苟同。"

    "伊格莲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女人。她不是什么魅魔。"亚克托爵士话音刚落,全场就再度静了下来。

    "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奥兰度疯狂地笑着,"你真会开玩笑,亚克托爵士!这烧了十天十夜才烧成灰的怪物,还算是个普通人!"

    "的确不是。但被烧死的也不是伊格莲。"亚克托却冷笑道,

    "在下当时是乌瑟的副将,我们听闻潘托拉肯府中出事了,急忙赶回去察看情况的时候,伊格莲已经畏罪自杀了。她在那惨案发生的当天就死亡了。

    之后被绑在火刑台上烧死的,不过是为了平息民愤的一具假人。为了让假人烧得更久,我们作了耐高温处理而已。你们看到的这个不过是一具假人,懂吗!"

    众人一阵愕然。

    奥兰度用狠毒的眼神盯着亚克托,低声嘀咕:"就知道信不过你这死老头。"

    "相信我你从一开始就犯了个错误。"亚克托也低声嘀咕,冷笑。

    "你撒谎!没有证据证明那个烧死的女人是个假人!"奥兰度吼道。

    "你也没有证据证明她不是。"亚克托冷笑,"它都彻底烧成灰了,嗯"

    "奥兰度议员,既然你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伊格莲是魅魔,你对亚瑟的诬蔑就无法生效!请注意你的言辞!再这样诬蔑他,我在下手上的剑可不会轻易饶恕你!"帕林洛尔一副剑拔弩张的姿势。

    "凯尔顿氏的体检报告中显示他的血液里带有魅魔的光子!"奥兰度丢出一份撒手锏,"你们还认为他是人类吗"

    "你那份报告是过时的,"里昂迪更斯大公爵马上反驳,"那是亚瑟在北天骑士团里服役时的身体检察报告。实际上"

    格林薇儿,北天骑士团的首席医疗官走进了议事堂,仿佛她在一直等着这个机会,"实际上,"她接上父亲的话继续道,"亚瑟身体里何止有魅魔的光子,他还有龙,不死鸟,狮鹫,梦魇的光子。"

    验血报告被显示在全息投影上。

    "他曾经因为喝了龙血而濒临死亡,他的骑士们使用了不死鸟血来救活他。从那以后他的体质就变成这样的特殊,能吸收一部分被他咬过的生物的光子。他体内有魅魔光子,有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不一定和他的血统有关!"

    亚瑟无奈,里昂迪更斯和格林薇儿早就想好了这件事的对策,用验血报告来混淆事实。亏他们父女俩想得到。

    "只是混杂了更多生物的光子而已你没有办法证明他的血统和魅魔无关!"奥兰度气急败坏地说,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说也是徒劳。

    "当然,你也没有办法证明他的血统和魅魔有关了"里昂迪更斯坏笑着,"如此一来,你还敢诬蔑亚瑟的血统吗"

    "不管怎样!"奥兰度死辩道,"他的母亲是一名身份卑贱的女仆,这一点仍然无法改变!他体内仍然流着那名女仆低贱的血!"

    "那和王位完全无关!"霍尔却说:"能够拔起王者之剑,并且打赢五王会战的人,就能够得到王权!身份卑微又怎样是强者就可以了!"

    "前提是你们这些天位骑士没有在战斗中放水!而且"奥兰度的眼睛狡猾地一转:

    "王者之剑呢它现在在哪里"

    天位骑士们脸色一沉。最大,最难跨越的障碍来了。

    "王者之剑.它在最后一场决斗之中,折断了。"帕林洛尔道。

    议员们再次议论纷纷,这次比起先前的议论还要激烈上十上百倍,几乎是一群人在吵架的程度。

    "你竟敢毁坏潘托拉肯最重要的国宝!难以置信!!"奥兰度借机指责亚瑟,"你连王者的信物都无法保护好,居然还敢称王吗!

    这样重要的国宝都被你毁坏了,这等罪名,足够你上十次断头台!

    你连保护一把剑都做不到,又凭什么保护潘托拉肯的子民们"

    霍尔不断地使眼色,要脸涨得通红的亚瑟冷静下来。霍尔应该还有解救的方法。

    但是被这样无理的责骂,亚瑟再也忍不住了。

    他不是那种被人指着鼻子侮辱还能一直忍气吞声的人。

    磅!!!

    他用力一拍桌子,全个议事堂的人都被这突然而来的巨响吓了一跳,马上变得肃静了。

    "王者之剑才没有断,它只是暂时机能故障了而已。目前已经把它拿去修理了,相信一周后就能复原。"亚瑟解释道,"如有异议者,大可以一周之后再来这里,亲眼确认王者之剑是否已被修复!"

    "拿什么确认"奥兰度仍然反驳着,"你拿什么来证明,一周之后那把新的王者之剑就是原本那把王者之剑只有你一个人真正摸过,要是你用一柄假冒的剑来代替"

    "是不是假冒的剑,你们全部人都来拔一下确认就吧!"帕林洛尔吼道,他的声音洪亮得让在场的人耳朵都嗡嗡地响,"我保证,那把剑,世界上只有亚瑟一个人能够拔得出,挥得动!

    谁是真正的王者,一周后自有分晓!"

    等帕林洛尔吼完之后,奥兰度放开捂住耳朵的双手,不死心地道:"你们最好真的能够拿出王者之剑。如果你们拿不出来,或者拿出来的是假货我一定要治这小子的罪,把他送上断头台!"

    "我会怕你吗"亚瑟怒吼道,"我们就来赌一把吧!一周后如果我能拿出真正的王者之剑,我会用它砍下你的人头!"

    这是一场危险的赌博,而亚瑟自愿地把性命也押为赌注。

    奥兰度这混蛋敢把亚瑟的母亲伊格莲说成是妖女,这一点绝对不可饶恕。亚瑟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人碎尸万段。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