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79 披露之于真知 〔真〕
    1:279 披露之于真知

    同一时间,西天骑士团。正在床上静静地休息着的伊文,身旁的电话响了。

    "哟,小鬼,最近还好吗"凯的声音自电话那头传来,"时间也剩下不多了,我明天就动手,你要一起来吗"

    "就等着你这句呢。"伊文道,他早已下了去暗杀刚瑟的决心,就算只有他一个也得去干。但他自知一个人干,成功的机率无限的小。现在凯终于来联络他了,那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十分钟后。

    "嗯,这样吗"奥云开启了铁骑的引擎,"上来吧。我只负责把你带到凯爵士那里,之后你们要干什么我可不会管。"

    "谢了,奥云。"伊文跳上铁骑,坐在奥云背后。机械仓库的门打开,奥云的铁骑呼啸而出。

    "话说,这个刚瑟到底是谁,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其事地去杀他"奥云驾驶着铁骑,看着周围的夜色。

    "那是威胁亚瑟性命的一个人。"伊文道。他心想,总不能告诉奥云,那是亚瑟的哥哥吧。

    "为了你们的王而去杀人.有够愚蠢的。"奥云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你们的王也一定不会希望你们干这种傻事。"

    伊文被这样一说,赌气了:"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威胁老爸的性命,奥云你又会不会想办法杀掉他"

    ".问得好。"奥云冷静地道,"首先,能够威胁老爸的性命的人,想必是非常强力的家伙,以我的能力肯定是打不过的。这种情况下最理智的做法是带着老爸逃跑,而不是去和那种怪物硬碰。"

    "哦呵呵"伊文一阵讽刺的笑。

    "其次,"奥云不去理会弟弟的讽刺,继续说,"还得看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如果那是个邪魔外道,杀了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那是个好人呢随便杀掉对方,岂不是违背骑士的信条"

    "又是骑士信条,有够死板的。"伊文不屑地冷笑。

    "我们并不是喜欢战斗而战斗。我们骑士战斗,必定要有一个理由。否则我们仅仅是个杀人犯而已。"奥云却说,"伊文,先去理解你的对手,看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在你能够凭自己的良心去判断事物以前,不要随便下杀手。我说的这些不是要你遵照骑士的信条,而是要你遵照着自己的良心去行事。我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弟弟变成一个无法无天的杀人狂,懂吗"

    "知道了。"伊文看着这个比自己差不多大十岁的哥哥的背影,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从来都不知道刚瑟是个怎样的人。他对这个敌手了解得太少了,凯也不愿意深入地说明这件事。

    今天晚上,他要好好地问一下凯。

    然后,凭良心去判断,这个刚瑟到底值不值得杀。

    到达旅馆的时候,他看见的是凯和豹人三父子。

    "你们怎么.算了,凯,我有话想和你说。"伊文道,打了个手势要凯到外面去聊。

    豹人朝凯耸了耸肩,一边继续在桌子旁整理着他的武器。

    "又怎么了"当凯跟着伊文走到旅馆的后巷以后,才问。

    "我想多知道这个叫做刚瑟的家伙的事情。"伊文站在巷子的暗角里,背靠着墙壁,"你只说过他是亚瑟的哥哥,可是他到底干了些什么让亚瑟这么害怕他这个刚瑟真的是个坏人吗"

    "你真的想知道吗"凯压低声音道,他一屁股坐在旅馆后门的台阶上,尽量让自己坐得舒服点,"这样说可能对亚瑟不太好,可能的话我还是不愿意把亚瑟的身世说出来。"

    "拜托。我需要知道。"伊文半是请求半是劝说地道,"我正打算杀了这个人,但我有必要知道这个人值不值得我去杀。我不能让自己的双手不明不白地沾上鲜血。"

    "哦,你小子还会说这一套了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你老哥奥云教你的"凯不屑地道。

    "凯!"

    ".知道了,我告诉你就是了。"凯看了看周围。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月黑风高。这也是一个寂静的小村子,村庄里没有半点儿人声,乡村的生活都是偏向于早睡觉的。

    凯确认了没有人偷听,才开口说道:

    "你要是担心刚瑟是个好人,不能杀他的话,你的担心就是多余的。那家伙就是坏人,是人渣,有着蛇蝎心肠的恶棍。"

    "是吗"伊文冷冷地回了一句。他并不满意这样的答复,这只是凯的主观意见,缺乏旁证与理据。

    "好,这样还不够让你相信的话"凯接着说,他深呼吸了一口,乡村夜晚的新鲜空气刺激着他的肺部,让他壮了一下胆:"我要说的这个凯,其实不完全是亚瑟的哥哥,又或者说,他是亚瑟同父异母的哥哥。

    亚瑟的父亲,是一名家世显赫的骑士。他在有了妻室的情况下却爱上了家中一名女仆。亚瑟的母亲就是这名身份卑微的女仆。亚瑟是那名家世显赫的骑士的私生子。"

    "果然"伊文小声道。他终于都找到了亚瑟和自己的共通点,也终于都理解到当初亚瑟这样帮助自己的原因。亚瑟不过是把自己的过去投射在伊文身上,他想借着帮助伊文来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救赎。

    卑鄙的家伙。

    "伊文,你有一个好哥哥,那是你的幸运。"凯的脸在朦胧的月色映照下,显现出隐约的痛心与愤怒,"但是,亚瑟并没有那份幸运。他的哥哥刚瑟坏透了,他的大娘,也就是那位家世显赫的骑士的正室她也坏透了。他们不仅仅用各种手段折磨那个和骑士偷情的女仆,也用尽了各种手段折磨这个无辜的小男孩。

    最要命的是,那名小男孩从小就拥有惊人的恢复能力,无论受怎么重的伤,都会在一天之内快速复原。然后当然了,刚瑟这个混蛋就每天把那名小男孩折磨得死去活来。早上打断他的腿,晚上用刀子剜掉他手臂的肉"

    "不要再说了!"伊文连忙阻止道。

    "总之,刚瑟使用了所有残忍的手段对待他的这个弟弟。不。他根本没有把亚瑟当作是自己的弟弟。在他眼里,这个亚瑟不过是父亲和下人所生下的野种,就算随手弄死了也不会有问题。他没有弄死亚瑟,仅仅是因为他下手还不够狠,而且亚瑟自己能够恢复过来而已。"

    "那名家世显赫的骑士呢他见自己的儿子被那样对待,就什么都不管吗"伊文压抑住愤怒,小声问。

    "哼哼,那名骑士公务繁忙,早出晚归。他归来的时候正好是亚瑟被折磨完,身体复原了的时候,骑士怎么会看到骑士的正室在家里权力很大,她要掩盖这件事情易如反掌。"

    "可是!"

    "哦,你猜得一点都没错,这件事最终还是暴露了,而且是,往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凯低声道,"刚瑟玩过火了。他以为怎么整都整不死亚瑟,就猖獗起来。他用烧红了的钢钉刺入只有六岁大的亚瑟的心脏里。这一次,亚瑟并没有恢复过来。"

    伊文瞪大了眼。他的眼睛在月色下发出青色的光芒。

    "难以想象吧"凯压抑着愤怒道,"当时只有十六岁的刚瑟,用最狠毒的手法残杀了自己仅有六岁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那名叫做伊格莲的女仆赶到的时候,亚瑟早已奄奄一息了。在这之前无论被怎么欺负,怎么侮辱都无动于衷的伊格莲,看着自己儿子冰冷的尸体,她的愤怒爆发了。

    她原是一名魅魔。因为爱上了那名骑士而化作人形,以女仆的身份潜入骑士的府中。这名魔女本应该早点离去,隐没于尘世的,但她真的很爱那名骑士,一直都没有办法离开他。

    她愚蠢的痴爱酿成了亚瑟的悲剧,也酿成了伊格莲自身的悲剧。

    她变回了魅魔的原形,在失去儿子的狂怒之中,杀掉了刚瑟,以及潘托拉肯大公爵夫人。连上前阻止的数十名仆人都被一并杀掉了。

    那名骑士晚上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是两个儿子冰冷的尸体,正室的尸体,以及数十名家仆的尸体。而伊格莲,被指证为这一场大屠杀的原凶,最终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成了灰烬。这就是亚瑟和刚瑟的全部故事。"

    伊文听得心惊肉跳,他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低声问:"这不合理。亚瑟不应该是死了吗为什么他还活着刚瑟呢"

    "不知道。我知道的部分只有这么些。"凯道,"奄奄一息的亚瑟,我估计是伊格莲哀求她的魅魔女儿们其中一位所救活的。刚瑟是怎样活过来的,我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所以我才说刚瑟是怪物。"凯的脸被月色照得惨白,"他本来是十多年前就死了的人,他不可能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伊文一阵沉默。他要去杀的原来是一个十年前就死掉的人。过去的亡灵吗

    但是,正好。

    "我不管他是不是已死之人。"伊文低声嘀咕道,"他是过去,他是邪恶。他不应该再出现在亚瑟的面前,再去干扰活着的人的生活。我决定要杀了他,不管他是死灵还是魅魔,也不管他是不是比我要强,都一定要把他做掉。亚瑟帮过我,这一次轮到我来还这笔人情债了。"

    "说得好,少年!"凯在月色下露出一副满意的笑脸,他伸出手,"明天的作战就拜托了。"

    "嗯。"伊文也伸出手,和凯的手紧紧地握着。

    同一时间,躲在门背后的豹人少年赛费尔,虽然哭得一塌糊涂,却也静静地下了一个决心。

    一个是贫民窟长大的半巨人半人类的少年;另一个是天位骑士和龙制造出来的半人半龙少年;还有一个,是背负着悲苦命运而长大,生活终于对他稍微展露微笑的豹人少年。

    这三个本来完全不相干的陌路人,他们的一生本不应该有任何的交集。

    但现在,他们在命运的指引下,走到了一起,为了守护同一个人而努力。

    世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奇迹,这也是其中之一。

    距离命运停驻之日,还剩下一天。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