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76 披露之于真知 〔上〕
    1:276 披露之于真知

    两个小时之后,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香薰浴,容光焕发的格林薇儿,来到亚瑟的农舍里。

    "谁有病"她一上来就问。

    "呃"还在打扫卫生的贝迪维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里。"亚瑟道,至少格林薇儿跟他走。

    他们在屋外转了一圈,来到马厩前。

    "这家伙有病。"亚瑟指了指坐在干草堆前的煞星。

    "呃.这位是谁"在格林薇儿面前的煞星,仍然是一名金发金眼的少年,他身上的金色盔甲刺激着大小姐的眼睛。

    "是我,煞星。"星辉龙煞星道。

    "什么"格林薇儿走过去察看这名少年,"好厉害,你真的是红火龙煞星你怎么会突然从一条红龙变成了金闪闪"

    "金,金闪闪"

    "呵呵,你全身都金光灿烂,不就是金闪闪吗"格林薇儿坏笑道,"快点告诉我,你们失踪了的这几天以来,都发生了些什么"

    "说来话长"煞星道。

    "煞星"亚瑟担心地说了一句,这几天的事情可谓是煞星一生中最痛苦的几天,突然要他重新去回首,实在太残酷了。

    但是,金闪闪平静地道:"没关系,就让我说吧。"

    龙把进入伊莱森净土以来的经历告诉了格林薇儿,女孩一边听着,一边频频点头。

    听完之后,她托着腮思索道:"是吗,这一切就说得通了。"

    "总之,"她拿出听诊器,"给我脱下上衣和盔甲,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状况。"

    "那个"煞星无耐地苦笑道,"这盔甲其实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脱不下来的"

    "喔,有趣的变形魔术。这果然是集合了幻象魔术和塑性魔术变出来的。"她用拳头敲了敲煞星的胸甲,"话说为什么会是少年。你是一条活了一万多年的龙,不应该是大叔吗"

    ""煞星愣了一阵:"大概,这就是我心的形态吧。我一直都很幼稚,只知道窝在自己的巢穴,自己的世界里过日子。"

    "龙们都是一群家里蹲。嗯。"格林薇儿转而对亚瑟道,"来帮我搬一下仪器。"

    "那种事叫贝迪维尔去做吧。"亚瑟推托道,他还是全是肌肉酸痛的状态,真的不想再去替格林薇儿干苦活。

    女孩怒了。她伸手扯着骑士的耳朵:"废话什么!你跟着我来就是了!"

    "嗷嗷嗷嗷嗷疼!"亚瑟被格林薇儿拉着耳朵出去了。

    等走出马厩,格林薇儿才对亚瑟道:"你知道吗那金闪闪有可能一辈子都变不回龙了。"

    "什,什么!这怎么可以!你得帮一下他!"亚瑟急忙道。

    "嗯,能够帮的我都会帮,不过,我不认为医因者魔术上的治疗会起效。"格林薇儿皱着眉道:"金闪闪最大的问题不是用错了变形魔术变不回来那么简单。真正让他变成这样的,恐怕是他心里的创伤。"

    亚瑟突然想到之前白霜龙说过的那句。他们本来已经吃了不少补品,能够回复到十几英尺的身长,却总是保持着那一英尺的小龙的模样,这正是和他们之前败给亚瑟所造成的心理创伤有关。

    如今的煞星恐怕受的是更深的创伤。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一天之内死了父母和弟弟,这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巨大。

    结果就连龙都不愿意做了,变成了人的模样来逃避现实。

    或者说,是在惩罚自己。

    "真是个笨蛋。明明不这样做也可以的。"亚瑟低声叹道。

    "先不要提那些事情,我们来说说怎么治疗他吧。"格林薇儿道,"要治好他的方法,与其给他吃因者结除魔术,还不如先治好他的心。他的心结一旦解开,其他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是目前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了。"

    的确,亚瑟还需要煞星的力量去应付第四场决斗,不快点治好他不行。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格林薇儿"亚瑟纳闷地问。他有不好的预感,特别是当他看见格林薇儿嘴角上那一抹狡猾的浅笑,他的不祥预感就来得更加猛烈了。

    "好办法有一个,唯一的一个。"格林薇儿奸笑道,"能够让人回想起过去的回想之魔镜雷尔瑟菲尔特。"

    亚瑟额头冒汗:"那种重要的宝物,不是存放在"

    "潘托拉肯王立博物馆,对。"格林薇儿心不在焉地望着远空:"同时也是东天骑士团的基地,伦敦的艾尔森堡。"

    "你在开玩笑吧!"亚瑟几乎要整个人跳了起来,"你打算潜入如此守卫森严的城堡里偷取一件藏在博物馆里的国宝被发现了的话,即使你是天位骑士的女儿,也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啊!"

    "嘿嘿,不被发现就可以。"格林薇儿恶作剧般地笑着,"而且,我已经有计划了。"

    "什么计划"

    "明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女孩笑着问。

    "当然记得.嗯.什么日子"亚瑟支支吾吾地道,一边脑袋飞快地转到,企图在此记起来。但他在伊莱森净土这几天让他完全失去了时间观念,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到底是几月几号。

    "笨蛋。"格林薇儿叹了口气:"明天晚上是平安夜。"

    "哦,噢!对了!我正要说那个来着!"亚瑟为了挽回尊严随口答道。

    "噗。"格林薇儿笑道,"好吧,不取笑你了。每年晚上的平安夜,艾尔森堡会有一朝妆舞会,几千万的达官贵人会出席,他们将在那里跳舞欢宴一直迎接第二天的来临。这本来是凯尔顿人迎接太阳之日演变过来的一场派对。总之,这天晚上,城堡的守备会集中在舞会的周围,其他地方的守备会变得相对的薄弱,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

    亚瑟怀疑地看着格林薇儿。从女孩的叙述看来,这不是她即兴的想法,而是早就计划好的。

    这小猫贼,早就打算过偷取回想之魔镜雷尔瑟菲尔特,现在只是为了增大自己计划成功的机率而把亚瑟他们也拉下水来。

    她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好吧。"亚瑟知道问也是白费唇舌,而且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妥协,"我希望你的计划真的能够成功。"

    "不会失败的。"格林薇儿笑道,"刚好我就是受邀请之列,随行的还有三个名额。老爸被理查捅了一刀暂时都不能外出走动,三个名额都给你安排吧。"

    "呃.什么!"亚瑟突然又惊呆了,"你说什么!里昂迪更斯大公爵怎么了!"

    "被我哥哥理查捅了一刀。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格林薇儿不悦地道,

    "呃,但是,理查子爵捅了里昂迪斯大公爵一刀他捅了自己父亲一刀!堂堂的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连这一刀都避不过!话说回来,理查这样做不就把自己的前途全毁了吗他是白痴吗!"

    面对亚瑟连珠炮式的追问,格林薇儿不禁后悔自己当初的多嘴。她做出一副解释好麻烦啊的表情,无奈地答道:"很遗憾,我的家族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融洽。老爸没有儿子,但又必须要男丁来继承家族的某个使命,于是从旁系的亲属家里过继来这么一个儿子。那就是理查。理查这家伙本来就是个没出息的纨绔子弟,只知道吃喝玩乐,骑士的战斗技术也没有好好地练习。前天是他第一百六十二次在黄金骑士的升格试炼中失败了他自己心里也应该很清楚,凭他那点实力,一辈子都无法通过黄金骑士的升格试炼吧。"

    "于.于是就捅了他老爸一刀!这不合常理啊!"亚塞不禁问。

    "呵呵,他比谁都更希望老爸死掉。里昂迪更斯家族背负的那个使命非常重大,重大到连他那样没用的废物也能够坐享荣华富贵的地步。你懂吗本来,就算老爸死了,理查最多就是继承个黄金骑士的地位而已;但是因为那个使命使然,他甚至能够爬上天位骑士的位子。"

    亚瑟无语。他想起在第一帝都的遗迹里,里昂迪更斯对他说过的那个深藏在地底下的东西。如果守护那个就是里昂迪更斯家族的使命.那么,这个家族究竟被赋予了多么巨大的权力!

    那个深藏在卡米洛地底下的东西,到底是怎样了不起的东西!

    "老爸当时一定很震惊,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背叛自己。即使是过继回来的儿子,老爸可是从理查六岁的时候就一直对他关怀备至的"格林薇儿小声道,她的声音里不免带着怨恨,"还有一件事,亚瑟。理查捅了老爸一刀就逃走了,他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的凶器,刀子上却带着魅魔的毒。"

    "魅魔!"亚瑟又惊了,"理查居然和魅魔勾结了吗!"

    "嗯,天晓得。"格林薇儿若有所思地望着远空,"他大概以为,就算刀子捅不死老爸,魅魔的毒也能让老爸丧命。不过,他不知道我手上早就有了魅魔毒的解药托亚瑟你的福所以,老爸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正在基地里静养。"

    "辛苦里昂迪更斯大公爵了。"亚瑟小声嘀咕道。

    "听着,亚瑟。理查使用魅魔毒这件事,目前只有你和我知道。如果你敢说给任何人听的话"女孩突然露出一副凶恶的眼神:"就杀了你哦!"

    亚瑟不由得后退一步。这两父女都是一样的货色,真的不好惹。

    "呼呼。我就先回去准备明天的舞会了。亚瑟,宴会用的晚礼服,你喜欢什么样的颜色蓝色,黑色,还是白色"

    "呃.你要帮我准备"亚瑟疑惑地道,"我明明"

    "不行!你这乡巴佬的眼光怎么可能登得大雅之堂!那是几千万达官贵人的舞会哦,你真的想出丑吗"

    "我们只是去偷东西的"

    "那就更不应该引起骚乱!"格林薇儿冷笑道,"给我低调点,懂吗"

    "好吧。就交给你了。"亚瑟无奈地答道。他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了

    "嗯呼呼呼呼"格林薇儿捂嘴微笑道,"放心,一定能够帮你准备最好的晚礼服。我保证,你穿起来一定很漂很帅。"

    亚瑟疑惑地看着格林薇儿。

    "啊哈哈哈哈,那么,我先走了。明天晚上见。"女孩坏笑着跑掉了。

    她一定在谋划什么。这个小恶魔。亚瑟心中虽然充满了不安,但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依靠格林薇儿的计划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