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35 谋划之于静夜 〔中〕
    1:235 谋划之于静夜

    同一时间,尘世,吉力马扎罗火山。

    凯跪在地上,气喘呼呼。他全身被魔术火球烧灼过一遍,看起来遍体鳞伤。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火巨人芙蕾的攻击并没有让他真正的受伤害。擅长使用火系魔术的火巨人,把魔术的杀伤力控制在最微妙的范围里,这种火球术既能最大限度地对目标施与痛楚,又能避免伤害目标的身体。

    芙蕾是一个熟练的施刑者,她知道怎样让目标痛楚。

    但她低估了凯的忍耐能力。凯被这叙球术灼烫,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家伙!"芙蕾继续发射着火球术,火球打在凯身上,凯却一动不动地全部接受了,看得女巨人一阵阵心慌,"你就不说点什么吗!你就不叫吗你真的不疼吗!"

    "嘿嘿"全身冒着黑烟的凯,反而张开双臂,犹如在迎接芙蕾的火球,想将对方的火球搂入怀里,"来吧,宝贝!再多来几发吧!这就是美人儿您对我的热情,我怎么能不将它们全部接受下来呢"

    "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死的!"芙蕾迟疑道,她发射火球的频率降低了一点。

    "如果美人儿您真的打算杀掉我的话,那就是我的命运。"凯笑着说,他催谷起自己健壮的胸肌。

    几周前刚满十八岁的凯,已经长成了一名精壮的大男孩,他的上身尽是结实饱满的肌肉,在这一催谷之下,更是一块块精神抖擞地膨胀起来。他黝黑,被汗水沾湿而发亮的皮肤,更是把这身肌肉的美感展现得淋漓尽致。

    凯自以为这身美肌足以让全世界的女孩子为他疯狂的。

    他错了。

    "哇啊!变态!!"芙蕾尖叫起来。

    巨人族貌似和人类有着不同的审美观芙蕾被凯这秀肌肉的"变态"行为所吓到,马上使出了她能使出的,最强大的火系魔术。

    强大的火焰集束成长枪的形态,被女巨人握在手里,她一边使用这种强大的魔术,一边还不忘破口大骂:"你这个变态!既然你真的这么想死,就给我去死吧!!"

    女巨人投出了烈焰魔枪,枪直接溶断牢笼的栅栏,直指凯的胸去!

    凯看着这东西凶狠的来势,知道不躲开会极度不妙,他马上趴在地上!烈焰魔枪从他背上掠过,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爆炸!!

    磅!!!!!!!

    爆炸非常猛烈,气浪把凯往前吹飞。他从牢房里飞扑而出,一下扑向女巨人!

    "哇啊!"芙蕾又一声尖叫。

    隆隆隆隆隆!山洞开始坍塌!

    "糟"凯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他的话,他和身下的女巨人就被坍塌的山洞活埋了!

    和火焰玩游戏,你得到的只有灰烬火巨人族古谚语。

    伊莱森净土,精灵王都。

    亚瑟以为自己不困,躺在床上只为打发时间而已。其实不然,他经理的战斗比他想象中还要疲劳,特别在这种陌生环境里。

    在他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黄昏了。

    床前好像有谁的身影

    这个脸型轮廓,在亚瑟的记忆中出现过无数遍

    "父亲!"亚瑟惊醒。

    他看到的却是化成人形的龙帝泰坦斯。

    龙帝看着亚瑟,却没有因为亚瑟这句胡话而感到惊讶:"果然,朕看起来真的这么像你的先祖吗。"

    "什么"亚瑟为自己的失言感到羞愧,但同时他也被龙帝的话所吓到了。最大的问题是龙帝泰坦斯在亚瑟的房间里,把亚瑟吓到了!

    "陛,陛下,你在这里干什么!"亚瑟慌忙问。

    "啪!"龙帝却一把捧着亚瑟的脸,"别动,让朕看清楚你的脸。"

    "陛,陛下"亚瑟仍然一头雾水,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之前我就已经怀疑了,世界变革者,你拥有潘托拉肯王室的血统,对吧"泰坦斯问,"你的眼睛和奥菲莉雅太像了。"

    "什,什么!"亚瑟再次惊奇,"陛下怎么知道的"

    "奥菲莉雅曾是潘托拉肯的皇后,她也是朕的情人。"泰坦斯道,"本来,人类和龙族不可能有后代。朕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但她就是做到了,她为朕生下了一个人类的孩子也就是潘托拉肯下一任的王。"

    等等。龙帝突然之间给亚瑟揭露了这么一个惊人的秘密!亚瑟被这事的震撼性搞得头昏脑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世界变革者,你的名字是什么"龙帝用低沉的语气问道。

    "亚瑟.潘托拉肯。"亚瑟答道。他在龙帝的气魄前不敢说假话。

    "你果然是王族的后裔。你果然是朕的子孙。"泰坦斯滑稽地笑着说,"明明之前打个你死我活,就是为了争夺领土。现在,过了几千年,你们的国家却等于是朕的领土了,多么可笑的事实!"

    "潘托拉肯并不属于王族了,"亚瑟反驳道,"王族在失落的千年里没落,失去了实权,潘托拉肯早已被议会统治。"

    龙帝不以为然地道:"那就把议会给灭了,把王为位抢回来。朕的子孙啊,你要振作,不可以让朕丢脸!"

    亚瑟心想,说时容易做时难啊。龙帝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这数千年来的剧变,才说得这么轻松!

    外面的世界上,早已是强者林立,光是那四位天位骑士,每个都强得像是怪物一样,带着各种几乎是作弊一样的能力,大杀四方!世界上恐怕还有更多不露脸的强者呢!

    "你怎么露出一副忧愁的苦瓜脸"龙帝放开亚瑟,问道。

    "也就是说,陛下背着您的皇后出去偷情的说法,是真的了"亚瑟故意转换话题。

    "是的。但朕并没有做错。"龙帝一脸不悦地坐在一旁,他仔细观察四下,确定没有人偷听的时候,才放胆地道:"如果不是因为那贱人先和别的龙偷情,朕根本不会出去偷情来报复她。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的,是艾雅莉丝,不是朕。"

    亚瑟似乎感觉到龙帝话语中不和谐的地方。他试图挖出更多的情报:"陛下似乎有证据证明艾雅莉丝皇后偷情的行为"

    "哼,朕当然有证据。"泰坦斯轻蔑一笑,"朕的大儿子就是'证据'。"

    亚瑟又愣了,他没有听懂。

    见亚瑟没有懂的样子,龙帝继续解释道:"艾雅莉丝是一条白霜龙。朕是一条啸星龙。朕和她所生的孩子必定是啸星龙或者白霜龙。可是朕的大儿子,他.是一条红火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贱人和另一条的红火龙偷情,生下那个孽种"

    龙帝怀疑红火龙煞星并非己出。他迁怒于皇后,化成人类的形态去和潘托拉肯的皇后偷情,以报复艾雅莉丝皇后。

    这都是什么家庭闹剧。亚瑟心里不禁骂道。

    "陛下确定皇后和陛下的子嗣一定不可能是红火龙"亚瑟质疑道,"在下不太清楚遗传的事情,但是,或许会有例外的事情吧"

    "才不会有例外。就是万一有这个例外,那孽子的气味也不对。"龙帝道。

    "气味不对"亚瑟道,"其实在下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你们龙类经常说的那个气味是"

    "光子里携带着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这四种额外的信息。"龙帝道,"你们人类或许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我们龙类可以凭光子嗅息知道一个目标是什么,就如同精灵能用鹰眼捕捉视觉信息一样。"

    "煞星一定不是朕的孩子。他的气息不对。"泰坦斯再次强调,"就连你的气息闻起来都比他对劲。"

    "是吗果然是这样吗,父王"煞星的声音从窗外传来,"怪不得父王一直疏远我,连一个名字也不肯赐给我。原来如此。我根本不是父王的儿子啊!"

    "煞星!你什么时候"

    "父王您有办法隐藏自己的气息,我就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吗"煞星道,"不对,我或许不应该再叫你父王了,我不过是一个野种。那么再见 了,陛下"

    煞星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煞星!"亚瑟想叫住他,但是龙帝泰坦斯阻止了:"随他去吧。他需要一些冷静下来的时间。"

    "陛下。"亚瑟瞪了龙帝一眼:"既然你这么讨厌你的皇后和大王子,为什么一开始不把这事说出来罢黜一个偷腥的皇后,理由不是再正当不过了吗"

    "即使她偷腥,也仍然是朕的皇后。"龙帝迟疑了一下才答道。

    "你仍然爱她,对吧"亚瑟质问道。

    龙帝泰坦斯不答话。

    亚瑟只想到两种可能。其一,龙帝确实是爱他的皇后,他不想把这事抖出来,让皇后的声誉受损;又或者,龙帝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免得其他龙知道皇后偷情的事,笑话这个帝王

    龙帝不答话,亚瑟也不再答理龙帝,自己跑出去追煞星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