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29 再临之于暴风 〔真〕
    1:229 再临之于辩

    同一时间,非洲,吉力马扎罗火山。

    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陷牢狱。又山洞挖出来的,简单的岩石牢狱,用粗大的铁栅栏围着,就着用来关禁囚犯。既原始又野蛮。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发现自己头部被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应该没有特别严重的伤。着上身的他,发现武器与盔甲都被拿走了。

    也罢。在这种炎热的山洞中,穿着厚重的盔甲,本来就闷得要死。凯叹了一口气,背对着墙坐了下来。

    如果变成巨人,或许能够冲破牢狱逃出去。不过,真的能够这么顺利吗

    他试了一下,果然是不行的。牢房底部粗糙的凹槽显现出魔术的过剩光,这明显是一个结界,为了防止里面的囚犯使用魔术逃脱。

    凯又看了看牢房的铁栅栏。凭现在的凯的臂力,也是不可能破坏栅栏逃离的。

    明明目标快要到手了的,却功亏一篑吗凯又叹了一口气。

    一阵铮铮自远处之声传来,渐渐地来到了凯的牢房前。开透过那些粗大的栅栏看过去,那是

    一名身穿红色轻甲,身材妖艳的女子。她身上仅有的那几片铠甲,在暧昧地散发着金属的寒光。

    凯不禁吞了口口水。

    "你就是入侵者吗"那名女子用不太纯正的英语说道,"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不过是一名毛头小子而已吗"

    凯仔细地看着那名女子,她全身肌肤火红色,散发着通透的红色光彩。她的脸是瓜子脸和长方脸的混合脸型,有着美人的标致,却又带着别致的刚强,和那些病恹恹的弱女子大相径庭。

    她连头发都是火红色的,飘逸的秀发在山洞的微风吹拂下轻轻飘扬,美到了极致。她的火红双瞳似有火焰在内燃烧,铄然有神。

    而且

    那真是一副胸猛无比的身材

    凯和他的酗伴一起震惊了。

    凯意识到,这名女子是一名火巨人。而且,她很可能是火巨人之中最纯种的炽焰巨人。她们这个种族,根据传说,是自然力量的化身。特别是代表了熔岩与火山力量的火巨人,皆为强大无匹的代名词。

    传说归传说,薇薇安曾经说过火巨人早已灭绝,这个火山里守护着烈焰魔剑雷瓦汀的只有熔岩巨魔一族而已,为什么还会有火巨人在这里

    见凯一直沉默不语,那名女巨人不耐烦了,她先一步开口问:"小子,你在发什么呆快说,是谁派你来这个地方的,你们有什么目的"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你啊,我的女神。"凯猥琐地笑道,"目的,当然是追求你。"

    "什么!"女巨人愣了一下,"臭小子,在那里装傻你就不怕的杀了你"

    "死在美人的手上,也是在下的一种荣幸。"凯继续装傻。

    "那好,就成全你。"女巨人随手一扬,巨大的火球在凯的面前爆开!

    火焰与烟雾散去之后,凯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他的身体被火焰烧出一块又一块的伤疤,但他毫不在乎。

    由于牢房中有结界的影响,那一下火球魔术并没有看起来那样大的威力。

    他知道她是在吓唬他。

    "就这么些"凯冷笑道,"想要杀我,这样子远远不够啊。你对我的热情,我还完全没有感觉到呢。"

    "什么!你这个人类"女人双眼圆瞪着凯,她的身体渐渐因为怒气而变大。

    不。不是因为她发怒而变大,那巨大的身躯才是女巨人的原型,她只是因为发怒而暂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缩形术,于是渐渐露出原形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女人马上收起了怒气,她又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她缩形缩至这个大小,目的是在狭窄的山洞中自由行动。

    凯不得不佩服这名女巨人控制情绪的能力。

    "小子,"女人道,"我知道你心里在盘算着什么。装傻是没有用的。你是绝对拿不到那个东西的。那个东西,只在我们火巨人能够触及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凯道,"我只有一个问题。你的名字是什么"

    女巨人被凯这个突然的问题愣定了。她搞不懂凯的意图。

    "难道就连名字都不屑于告诉我吗,美人"凯道,"如果那样的话,我就只好一直叫你做美人咯"

    火巨人只感到一阵恶心,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称呼过,她最怕这种肉麻的叫法了。

    "芙蕾。"她说,"芙蕾.雷德克里福。"

    "原来是芙蕾小姐。"凯道,"那么,接受我的求婚吧!"

    "什么!"女巨人又一阵惊愕,她厌恶地看着凯,就如同看着一只蟑螂似的,"油嘴滑舌的小子,我没空陪你。既然你不愿意说出你的目的,就永远困在这个牢狱里直到腐烂吧。"

    说完,芙蕾转身走了。

    凯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看着她扭动的臀部,他冷笑着,有了主意。

    火巨人说烈焰魔剑只在他们触及得到的地方,这恐怕是真的。凯拿不到,也是真的。但是,凯有办法让芙蕾帮他拿到。

    他这十几年泡妞的功力,可不是吃素的。

    同一时间,薇薇安的研究所,手术室里。

    赛费尔被固定在一个扫描器里,仪器扫描着他的身体,在找寻着任何暗子的痕迹。

    "还,还没有好喵"赛费尔不耐烦地道,"我想上厕所喵"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扫描完了。"薇薇安不带感情地道。

    "呜喵."

    薇薇安不顾豹人少年的抱怨,她从仪器上已经看出,豹人少年体内的确残留着少量的暗子。但是这点儿暗子,是能够简单地清除的,她没有特别在意。

    暗子没有在这名少年体内活跃起来,证明这名少年的心已经清澈如水,他心中没有憎恨或恶意,他过得很幸福。

    趁薇薇安还在给赛费尔检查的时候,赛格莱德好奇地在这个研究室里乱窜,毫不理会薇薇安的警告。这个研究室里充满了新奇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于豹人少年而言,是从来没有见识过的。

    同样是研究所,为什么薇薇安的研究所显得这么生机勃勃,而狐人们那个研究所却那么恐怖幽暗

    他戳了戳一旁装在瓶子里的一只小章鱼。那东西原本是一头深海巨魔,现在却缩水成这个样子了。

    他又戳了戳另外一个容器里的生物,那应该是一条蛇

    豹人少年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一个装满福尔马林容器。这容器里的东西是这个研究室里唯一一件死物。

    那是一只手指。

    从手指的纤细度来看,可能是一个女人的手指。

    曾经见识过狐人研究所里死气沉沉地排列着,浸泡在防腐剂里的各种生物的内脏,此时的这只手指,又唤起了豹人少年不快的记忆。

    "不!"他惊恐地往后跌倒,一屁股坐在地上打颤!

    在另一边观察着扫描器的薇薇安,惊讶地看着另一名豹人少年体内的暗子开始活跃起来!

    "该死!"薇薇安终止了扫描,随即弄来一个类似发射器一样的仪器,对着赛费尔的腹部按下去:"会有点疼,给我忍住!"

    "啪滋!"一阵电震过后,赛费尔全身一阵僵硬!

    "呜啊!"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恢复了心跳。

    "好了,"薇薇安看着仪器,"你体内的暗子已经被全部清楚干净了。"

    "你刚才那个"

    "是高频电震。"薇薇安道,"高频震动可以一瞬间分解暗子。"

    "轮到你了,小鬼。"薇薇安转而看着赛格莱德。

    "我不要喵!"弟弟还处于惊恐的状态,"你和狐人们一样,你会把我杀死,把我的身体切成碎块,装在这种小瓶子里喵!我不要被你伤害喵!"

    "我才没空去做那种事。"薇薇安没好气地道。

    "那这个手指是怎么回事喵!"豹人少年哭着质问道。

    "那个手指"薇薇安的神色一阵凝重,"它是它的主人死后掉下来的。它是我唯一能用来记念它主人的物品。"

    "什么!"

    "那只手指,属于一名魅魔,康维尔公爵夫人。"薇薇安道。

    "魅.魔"豹人少年不解地问。

    "嗯。"薇薇安过去扶起赛格莱德,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大约是二十年前,一名魅魔,康维尔公爵,向人类宣战。他认为魅魔这个高贵而古老的种族,才是真正应该支配光辉地域的种族。

    然而,不自量力的他,被一名天位骑士所诛杀。他的计划还没有实行就胎死腹中。世界从此太平。本来应该是的。

    可是,这名天位骑士万万没有想到,康维尔公爵还有家眷。正确地说,他还有一名夫人和三名女儿。康维尔公爵夫人是半人半魅魔,她的三名女儿都是四分之三魅魔血统。

    她们打算向杀死康维尔公爵的这名天位骑士复仇。

    康维尔公爵夫人,装扮成女仆,混入天位骑士的府邸里。她本想找机会暗杀天位骑士的。

    但是,日复一日,那名天位骑士的高尚品格,渐渐影响了康维尔公爵夫人。

    她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

    "然后呢喵"两名豹人少年吞了一口口水,这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故事,故事的情节吸引了他们。

    "然后然后,康维尔公爵夫人就成为了那名天位骑士的情人,她为他生下了一名儿子。

    公爵夫人的三名女儿,起初是不能原谅她的。居然成为了仇人的情人!这是多么的不可饶恕!三姐妹从此和母亲恩断义绝!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姐妹的想法渐渐产生了分歧。

    大姐认识到康维尔公爵所做的一切本来就是错误的。她原谅了母亲。

    二姐则不再在乎。她选择了冷漠,选择了去过她自己的生活,满足自己的。

    只有最小的三妹,依旧她恨母亲,也恨那名天位骑士,甚至恨那名同母异父的弟弟。她恨世界上的一切。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呃,什喵这故事听起来还远远没有完结啊喵!"赛费尔不禁问。

    "已经完结了。"薇薇安一阵浅笑,"康维尔公爵夫人,为了保护儿子,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这只手指就是她仅剩的东西。

    然而,她的死并没有改变什么。已经原谅母亲的人同样原谅那个年幼弟弟。已经对母亲冷漠的人也依旧对那个弟弟冷漠无情。一直在恨母亲的人,也依然地恨那个年幼的弟弟。

    三姐妹把她们对母亲的感情,完全地投映到弟弟的身上,要他来背负一切。

    命运对那个孩子很残酷,从一开始就残酷,到现在也没有宽容过一点。"

    两名豹人少年面面相觑,薇薇安的话越来越深奥,他们两个孩子已经开始听不懂了。

    "哼哼哼。"薇薇安神秘地一笑,"你们也是,不要把这个世界的恶意一直累积下去,不要把仇恨一直延续下去。你们要学会宽容。"

    赛费尔和赛格莱德依然没有听得太懂。但是,他们心里隐约知道,薇薇安的话是对的。

    他们心中隐约地有这个念头,想去帮助那个,被残酷命运折磨着的男孩。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