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19 死战之于南帝 〔下〕
    1:219 死战之于南帝

    在千钧一发之时,亚瑟一手抓住了煞星的尾巴。

    "你干什么!放开我!"徐龙疼得眼泪直冒, 在亚瑟手里疯狂挣扎着。

    亚瑟看着红火龙煞星,他看了看往这边走过来的霍尔和金狮子。

    他叹了口气,用哀求的语气道:

    "煞星,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之后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但是现在,先陪我打完这场战斗!求求你!

    我们一定要赢,否则"少年骑士看着自己手中的龙,热泪从他干涸的眼眶里涌出:"否则,贝迪维尔会死去!"

    龙看着他的契约者,铁石心肠的龙也有了心软的时候。

    ".我帮你也可以。但是,这根本没有一丝胜机!"

    "我还有最后的办法!"亚瑟道。他不顾一切地豁出去的话,的确还有一个方法可以用!

    "帮你是可以……但是,这之后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都可以。现在先给我打赢!"亚瑟道。

    "好!"红火龙再度伏在亚瑟的盔甲上,黑龙甲其实已经破破烂烂了,勉强地融合以后也没有了原来的光彩。

    "你那条龙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了吧"进逼而来的霍尔道,"你以为凭这副样子,还能够和我们继续打下去吗!华莱士!把重力井的压力调至最大!!我要把他连骨头都压得粉碎!"

    磅!!!

    周围的地板一起下陷,陷进去很深很深。亚瑟整个人被压在地面上,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够随着地面一起陷进去!

    "这就结束了。"顶着这巨大的重力臭尔也不能自由活动身体。但是他强壮的体格仍然让他屹立不倒!

    "不"亚瑟,从崩坏的地面里,爬了起来。他的全身放射着绯红色的光芒,融合龙甲喷射出来的火光。

    "你居然还有力量这样"霍尔只说了一半。他看懂了。

    煞星的力量早已耗尽不假。现在的亚瑟,完全是从别的地方给融合龙甲供应着光子。

    他把王者之剑斜插入自己的腹部。用自己的血和肉作为媒介俄,无数的光子从王者之剑里灌注到融合龙甲里,给龙甲注入无尽的力量!

    龙甲和亚瑟的身体是半融合的状态,王者之剑和亚瑟的身体也是半融合的状态。

    王者之剑能够从无数个平行时空里借来光子,它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它的可能性也是无穷无尽的!

    当然,这样做的风险极大。搞不好亚瑟又要被石化了,而且这一次,必死无疑!

    "原来还能这样用啊"霍尔道,他顶着这超重力也开始有点疲倦了。更让他疲劳的却是亚瑟这种死缠烂打的战法。

    "来吧!"亚瑟听到自己骨骼的断裂声,现在的他完全是靠着融合龙甲的推进力来行动的,实际上龙甲内部他的身体已经他清醒了一下思维,尽量不去想这种事情,而是一手托着王者之剑,一手举起光子匕首。

    "最后杀个你死我活吧!"他冲过去,挥动匕首刺向霍尔!

    二人在这崩坏之中的战场上恶斗着。霍尔在超重力场中不能活动自如,华莱士看来也要使用上全副精力来维持超重力场,于是亚瑟,凭借着龙甲的强大推进力,马上占据了优势!他的光子匕首虽然短,但是速度却相当快。亚瑟就像一道红光一样围绕着霍尔打转,手上的匕首就是一道道刺向霍尔的绿光!

    犹如跃动的焰火,又犹如飞舞的流萤。

    而相对地,行动不便的霍尔,只能够一步一惊心地举剑招架!

    霍尔从亚瑟的攻击中渐渐理解到,这种疯狂的不要命的攻击,和亚瑟本身的棋风简直同出一辄!

    只要沉着防守,不要受到致命的伤害,这家伙很快就会因为没有棋子而自灭!

    虽然不免有所损伤,但是,一直采取守势,胜利就会属于霍尔!

    然而,老人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再感受到了战斗的激情。

    他被面前这名年轻人的拼搏所感染,心中蠢蠢欲动。

    自从得到重生后,五十年来第一次,心中有着如此的热诚!

    所以,不得不去回应他。不得不去拿出真本事来抗衡之!

    霍尔取消了守势,任由自己被亚瑟的匕首划伤,以纯粹的感情来反击,一阵狂攻猛砍!

    亚瑟冷笑。本来近乎是绝望,一直防守得滴水不入的霍尔,现在居然反守为攻了!这样就好,只要霍尔继续攻击,他就会开始露出破绽!

    亚瑟一边回避一边不忘继续狂攻,然后,他等待的时机终于到来!在霍尔一剑刺出的同时,亚瑟主动地迎了上去!他的胸口被扎出一个大洞,但是他却拔出了插在腹部的王者之剑,一剑砍下了霍尔大公爵的右臂!

    "呃啊!"霍尔因剧痛而迟疑。亚瑟找到了下一个机会,他没有浪费,而是箭步冲了过去,一剑砍向金狮子华莱士!!

    "不!!!"霍尔却在这时候猛冲了过来,用手臂格挡下亚瑟的攻击!他用自己的左臂,保护了自己的契约生物!

    "什么!"亚瑟大惊,这是他没有想过的变故。可是他没法继续犹豫,十分钟已经快要过去,再不杀掉金狮子,贝迪维尔就会死!

    "别碍事!!"亚瑟的融合龙甲喷射出最后的火焰,足够让他高速接近华莱士。他举起剑直刺向金狮子的心脏!

    "你休想!!"已经断了双臂的霍尔却以难以想象的神速冲了过来,撞开了不能动弹的金狮子。亚瑟的剑直插入霍尔的胸口,把霍尔死死地钉在华莱士的胸前!

    "为什么"亚瑟吃惊地看着霍尔大公爵,由于穿刺力不足,华莱士并没有被刺穿心脏而死,霍尔却受了重伤!

    "只是一只猫而已!"亚瑟喊道,"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你根本不懂,亚瑟。"霍尔吐了口血,冷笑道,"华莱士是我的儿子!"

    五十年前,霍尔大公爵死而复生。卡玛之轮回却非常残酷,只给予了霍尔一个人的生,而无视了霍尔的妻子和儿子的死。

    就在霍尔从死亡边缘复苏过来的时候,他手中握着一个神秘的物体。这白色犹如鹅卵石的东西,就是混沌之卵。

    那是,无方而来之物,混沌之物,莫名其妙的存在。

    其后从卵中孵化出来的,正是一只混沌巨魔,这只波斯猫形态的"华莱士"。

    当然,最初他并不叫做华莱士。因为失去妻儿而情绪低落,精神恍惚的霍尔,最初并没有在意这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猫儿。

    直到,霍尔收拾被摧毁的家的废墟时,找到了那副棋盘,他的儿子华莱士最喜欢的棋盘。

    猫儿马上坐在棋盘之前,示意霍尔陪他下棋。

    中年人与猫,在白雪覆盖着,茫茫的废墟之中,开始了对奕。

    本来混沌巨魔只是映照人心,猫儿不过是在模仿从前霍尔和儿子的对奕的记忆而已。霍尔本是这样想的。

    直到,华莱士下出了一步从来未有过的棋步。

    这一步棋,惊为天人,精妙绝伦,马上把霍尔将死了。

    这只混沌巨魔并没有映照人心。他创造。他有着自身的灵性。他比霍尔那天才棋士的儿子,更有创造力。

    那一刻,眼泪划过中年人的脸庞,滴落在棋盘上。

    卡玛并不是完全的残酷,它带走了霍尔的妻儿,却留下了一样珍贵的礼物。

    灵魂的赠礼。

    "那就是霍尔大公爵的儿子,毫无疑问。"盖亚骑士卡多尔叙述完霍尔于华莱士的故事,同时那支金色的鬃毛箭开始从贝迪维尔胸口脱落。贝迪维尔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

    "贝迪!你怎么了!"崔斯坦连忙叫道。

    "我很好"贝迪维尔摸了模自己的胸口,没有血也没有伤疤。

    "华莱士的金鬃箭只是把人的神经麻痹上一段时间而已,没有杀伤力的。"卡多尔解释道,"华莱士和霍尔大公爵一样,是个和平主义者。"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对贝迪维尔下杀手。这一切不过是逼亚瑟和霍尔打架的计谋而已。

    亚瑟喘着粗气,拔出插在霍尔大公爵胸口的王者之剑。他无力地坐在地上,"还要继续打吗,霍尔大公爵"

    "呜"霍尔啪地倒在地上,"不,算你赢了。真的是踌淋漓的一场战斗,很久没有这样尽兴了。"

    "如果你真的杀了贝迪维尔,我会让你更尽兴的。"亚瑟看着一旁冲出来朝他招手的贝迪维尔,他知道贝迪已经安全了。

    "大公爵……人类和兽人是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处,"亚瑟道,"你这个说法,我刚才认真地想过了。

    我得出的结论是:你是错的。

    所谓的生存,并不是为了削弱别人而兴盛自己。那种做法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软弱而已。

    所谓的生存,就是要让自己不断地进化,不断地变强,不断地适应这个世界。

    所谓的生存,就是一个生物自强不息的过程。

    所谓的生存,就是和世界,和命运,和时代不断战斗的过程。

    如果,我们人类的子孙后代,真的那么不争气,被兽人们击败,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理应被消灭,从历史舞台上消失的时候。他们气数已尽,那也是他们自找的,我们无权插手。

    我们并不是神,我们没有权力去选择哪一个种族值得存在下去,哪一个种族必须消灭。

    我们只是弱小的,无力的,愚蠢的……一个人而已。

    语毕,亚瑟就觉得自己全身都好像散了架似的,他终于也倒下了。双眼朦胧之中,他看着早已倒在一旁的煞星。

    "母.后"伤重的煞星梦呓般地低语道。

    亚瑟眼前一黑,除了听到救援队的脚步声和叫喊声以外,别的事情他就再也感觉不到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