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17 死战之于南帝 〔上〕
    1:217 死战之于南帝

    回到房间之后,亚瑟看见一名豹人少年在那里等着。

    是赛费尔,还是赛格莱德赛格莱德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体瘦弱得很,所以.这个瘦弱的应该是赛格莱德

    "亚瑟,明天是决斗了喵我想帮你刷背,带来好运喵。"豹人少年说。

    既然知道刷背的事,这个真的是赛费尔了

    "赛费尔"亚瑟道,"我没关系的,回去陪你喝醉了的老爸吧。"

    "我是托维尔喵。"豹人少年却说,"为什么昨天醒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叫我赛费尔喵。好奇怪喵。"

    "你.你还记得"亚瑟惊呆了。

    "我本来就没有名字喵。是亚瑟给我取的名字喵。怎么可能忘记喵。"豹人少年羞涩地笑道,"所以.在没有别人的时候,请叫我托维尔喵。"

    第四奇迹并没有改变塞费尔的记忆。本来不存在的名字,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多么合理却又充满悖论的事情。

    第四奇迹不是万能的。

    "所以要我帮亚瑟刷背喵"豹人少年红着脸问,"我只是想帮亚瑟做点什么,在我和老爸走之前喵。"

    "不,真的不用了。"亚瑟道,"托维尔,如果你真想替我做点什么的话,就请努力变强吧。变强,变得能够独立,活一个精彩的人生。变得幸福吧。"

    "然后回来见我,告诉我你有多幸福。"亚瑟道,"这就是我最想听到的事情。"

    "嗯"赛费尔强忍着想要从眼眶掉下来的泪水,"我保证喵。"

    "还有。"亚瑟忍不住加了一句,"快点把那个'喵'的后缀改掉。这样听你说话确实让人恼火。"

    亚瑟不禁想到了另一只会喵喵叫的生物。那家伙才是真正让人恼火的存在。

    第二天早上。亚瑟与天位骑士霍尔决战之日。

    "哇,人好多。"贝迪维尔看着包厢外的观众席,那水泄不通的景象比之前两场天位骑士的决斗还有吓人。

    "由于其工作性质是维持潘托拉肯内部的和平,霍尔大公爵在潘托拉肯的平民阶层里享有很高的人气。"盖亚骑士卡多尔道。

    "喂喂,怎么说得好像我就没有人气似的"里昂迪更斯大公爵道,走进包厢里来。

    "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大人!"卡多尔连忙敬礼道。

    "老头又跑过来凑热闹啊"崔斯坦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说。

    "哼哼,在北天骑士团包厢里的家伙们都太死板了,实在让人喘不过气来。"里昂迪更斯道,他过来抓了一把崔斯坦的爆米花来吃。

    "的确,"天位骑士尤恩斯也走进包厢里,"我那边也有个死板的家伙,听他说教听得头都疼了。"他也过来抓了一把爆米花吃。

    "你,你们是来抢爆米花的吧!"崔斯坦见纸桶里的爆米花已经所剩无几,哭笑不得地道。

    "不就是抢你一点零食而已,不着这么吝啬吧。"里昂迪更斯若无其事地道,一边看着坐在一旁的众人。

    帕拉米迪斯还因为宿醉而精神不振,被他的两个儿子服侍着。

    默林也在,同样因为宿醉的问题有点面色苍白。

    坐在康士坦丁身旁的格林薇儿在刻意回避着父亲的目光,于是里昂迪更斯冷笑道,"你们好过分啊,昨天有宴会都不叫上我格林薇儿你在南天骑士团里过了整整两天,马上就和这群家伙们混熟了"

    "我现在不想说这个,父亲大人。"格林薇儿带着点娇羞地回话道,"他们这边有特殊情况,有一大堆伤患需要处理。这个我本来已经给北天骑士团发过报告的,你没有看过吗"

    "不是'没有看过',是'还没有看'。"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冷笑道。

    众人瞄了里昂迪更斯一眼。

    "总之,"尤恩斯大公爵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今天霍尔和亚瑟打,我们就在这里观战吧。南天骑士团的包厢离得这么近,就算出了什么事都能马上去救援。"

    "大公爵您怎么说得好像有谁会受重伤,需要即时救援似的"格林薇儿不安地道。

    "你不知道吗"尤恩斯冷笑着,用神秘的语气道,"霍尔是我和里昂他们在王立骑士学院里的教官哦。三十多年前,我们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强得象是个怪物一样。"

    "而且,还是一个魔鬼教官。"里昂迪更斯插嘴道。

    "他要是动起真格来,恐怕亚瑟不仅仅是断一两只手那么简单。"尤恩斯道,"你准备好手术室吧。"

    格林薇儿一阵不安,她往不远处的斗技场望去。

    霍尔大公爵,不慌不忙地,捧着他的宠物波斯猫,站在亚瑟面前。

    "决斗之前还顾着玩猫啊大公爵真有闲情逸致。"亚瑟道。

    "呵呵。"霍尔笑道,"华莱士很喜欢你。"

    "喵。"猫叫了一声。

    "呃,大公爵还还能听懂猫语了"亚瑟嘲讽道。

    "不,不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而是从他的棋局里。"霍尔继续面带微笑,"我昨天和华莱士下了一整天的棋,他用了不少你的棋步。"

    "我的"

    "明明只是和你下过一盘棋而已,他居然那么喜欢你的棋法,真的让人惊讶。"霍尔道,"或许,你的棋法里那些直来直去,勇往直前的意志,已经很好地传达到华莱士心里。他很欣赏你的做法。"

    被这样称赞,亚瑟可是一点都不高兴。

    比较是被一只猫称赞。而且那只该死的猫,此刻还昂首挺胸地蹲坐在霍尔的怀抱里,多么的高贵冷艳,令人发指。

    明明是一只猫而已,装什么装!

    "嗯,总之,既然华莱士都那么喜欢你,就是说你的人品应该合格了。接下我只需要确认最后的一件事。"霍尔看着亚瑟,他的微笑消失了,神情开始变得严肃。

    "我要确认的是,作为王,你到底有没有守护潘托拉肯的力量"霍尔道。

    亚瑟愣了一愣。霍尔这家伙还能再顽固一点吗到现在还在认为亚瑟是在追逐王权吗

    他叹了口气。不,这一切其实已经没有关系了。

    从两天前起,亚瑟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

    "霍尔大公爵,关于你那个问题,这就是我的答案。"

    少年把他手中的黄金剑,插在了地上。

    天位骑士霍尔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我唯一要说的就是,这场战斗我不打了。"亚瑟道。

    全畅然。亚瑟的话可是被一旁飞来飞去的蜂魔像录了音的。

    "什么亚瑟到底在想什么!"贝迪维尔惊叫道,"不行,我出去给他打气。"他急急忙忙地跑出包厢之外。

    "我也"赛费尔一脸慌忙的样子。

    "去吧。为亚瑟做点什么。"帕拉米迪斯道。

    豹人少年于是也跑了出去。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