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209 谋划之于暗云 (下)
    1:209 谋划之于暗云

    亚瑟冲入战阵之中,一上来就如切菜一样砍下了一名黑铠骑士的人头。可是黑铠骑士们马上发现了亚瑟的存在,带头的那名骑士大喊道:"那就是亚瑟!拿下他!"

    他们果然是为亚瑟而来的。

    十几名黑铠骑士马上围了过来,一手挥舞着武器,另一只手释放着魔术火球,到处乱射!

    亚瑟知道这种边战斗边狮的魔剑士。他们是议会秘密训练出来的黑檀木骑士。他们战斗起来凶狠残虐,一个人等于一个中队的战斗力。这种狂放魔术的不要命的战法,曾经让多少骑士为之闻风丧胆,让一直以来敢惹议会的组织都没好日子过!

    "哈啊!"亚瑟却沉着应战,一边用王者之剑格挡开骑士们的猛攻,一边用护身的小刀格挡着迎面而来的魔术火球!

    本来,就算是把魔术弹开,人还是会被魔术所造成的物理现象所伤害。火球术的烧炙伤害几乎无可避免。但是,体内流着龙类光子的亚瑟,早已能够抗高温和耐严寒,再加上黑龙甲的保护,这点魔术根本耐何不了他!

    见攻击不起效,黑檀木骑士们马上改变战术。

    "整列!"带头的黑铠骑士叫道,"四号大魔术!"

    黑檀木骑士们排成一例,一齐发动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火墙术p墙有如滔天巨浪,向亚瑟汹涌而来!

    "你在开玩笑吧!"亚瑟举起王者之剑,打算用剑把这巨大的火墙砍开。但是他心里没有把握。如果失败的话,不管自己再能耐高温,都一定会被这堵火墙烤成焦炭!

    "退下!"侠客x一下挡在亚瑟的面前,他双掌齐出,一个简单的推手,把迎面而来的火墙分开了两边!

    不残留一点的热力,侠客x以神秘的手法把火墙分开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好久不见了,兰斯洛特。"亚瑟提剑上前道。

    "不是兰斯洛特,我是侠客x。"兰斯洛特道。

    "噢,你还在玩这一套啊。辛苦你了,侠客x。"亚瑟不禁一阵冷笑。

    "客套的话就留待解决掉敌人后再说吧!"侠客x道,然后他和亚瑟一起冲了上去,在战阵中厮杀起来。

    "好,好厉害!"贝迪维尔看得目瞪口呆,他很久没有看到亚瑟和某个人一起并肩作战到这种地步了。二人的默契超乎想象,他们一波接一波,无间断的攻击,把黑檀木骑士们打得落花流水!

    这根本不是贝迪维尔等人能够追及的水平,贝迪维尔光是观战就知道了自己和兰斯洛特的巨大差距。

    亚瑟和兰斯洛特,只是区区的两个人,就改变了战局。

    兰斯洛特几乎空手挡下了所有的魔术,弹飞的魔术又被亚瑟打了回去,让黑檀木骑士们自吃苦果。

    在兰斯洛特的助攻下,亚瑟已经没有了顾忌,他一剑剑的猛攻,每一剑都能有效地切飞敌军的人头,手臂,或者腿。一时间血肉横飞,黑檀木骑士们死的死,伤的伤,全部乱了套!

    "整列!盾甲战阵""你想得美!"还没等带队的黑檀木骑士发完号令,亚瑟就从天而降,一剑将这名倒霉的骑士劈成两半!

    "哈啊!"侠客x推出数掌,把本来要围攻上来,打算攻击正要落地的亚瑟的,数名黑檀木骑士,一一打飞!

    他的推掌应该不是普通的推掌,某种东西透过骑士们的铠甲,把他们打成内伤,这些黑檀木骑士们吐了一大口血,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哼,解决了吗"亚瑟看着正在落荒而逃的黑檀木骑士们,他一挥剑,挥走王者之剑上的血迹。

    "兰斯洛特,再见到你真好。"亚瑟道。

    ".都说了,我是侠客x."兰斯洛特说了一半,他叹了一口气,脱下了面具:"亚瑟,再见到你真好。"

    亚瑟二话没说就给了这位老朋友一个热情的拥抱。

    然后他退开,问:"你的妹妹怎么样了她不是病得很重吗"

    "夏洛蒂正在罗马的医院里。"兰斯洛特一脸阴沉,"她的石化病已经进入了晚期,估计她只剩下一年的寿命。"

    ".我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亚瑟道。

    "我也很抱歉。"兰斯洛特又戴上了面具,"所以.亚瑟,再给我一点时间吧。等处理完夏洛蒂的事情以后,我会回来帮助你的。现在我只是想陪妹妹走完这最后的一程,让她不用孤独地离去。"

    "我了解。"亚瑟看着他昔日的好友,痛心地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朋友终会回来。兰斯洛特不会背弃亚瑟而去,现在不会,以后直到永远都不会。

    "亚瑟大人改变了好多。"查士丁尼远远看着亚瑟和兰斯洛特,道,"他渐渐地有了人性,不再是原来那个冰冷的人了。"

    看着亚瑟他们打得浑身是泥泞与鲜血,托维尔忍不住跳下城墙,"我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亚瑟的忙喵。"

    "笨蛋!不要过来!"亚瑟看到托维尔迎面走来,不禁大喊道。

    已经迟了!一名未死透的黑檀木骑士,举起了手臂,臂甲上射出的袖箭直指托维尔的眉心!

    "托维尔!"亚瑟疾冲过去,但是这个距离,根本就来不及救豹人少年!

    眼看着托维尔就要眉心中箭而死,一道蓝色的身影瞬间冲了过来!

    "咔!"毒箭深深地扎在寇维斯膝盖,他猛吐了一口血!不仅仅是因为膝盖中箭,还因为他本来受损的内脏承受不了这种高速移动所带来的沉重负担!

    "呜"寇维斯拔掉膝盖上的箭,虚弱地跪在地上,"托.维尔.你还好吧"

    在父亲转头看过来之际,豹人少年一瞬间认出了这名豹人战士。

    "那种怪物,快点消失掉就好了!!"记忆中的寇维斯的声音,在托维尔的脑海里回响。

    空气中漂荡着这名豹人战士的气味,这种让人不愉快的气味,又让豹人少年回忆起那地狱一般的岁月。

    他爆发了。暗子在豹人少年的体内急速膨胀,侵蚀着少年,到达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的心再度被黑暗所吞噬。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