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95 再临之于悲境 (上)
    1:195 再临之于悲境

    凌晨二时。狐人的研究所。

    "噢,好麻烦,要改造的部分太多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可不是一天通宵能够赶出来的。"一个研究员的声音道。

    "别抱怨,赶快工作。"另一个研究员的声音道,"这是雷德族长亲自吩咐下来的实验,一定要按时完成。这名豹人是难得的实验品,他能够熟练地使用狂兽化,对光子的耐受性一定非常好。只要再改造一下内脏,潘多拉计划一定能够在他身上开花结果的。"

    潘多拉计划

    寇维斯又一次听到了这个名字。他虽然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他仍然紧闭双眼,不动声色,继续偷听着狐人研究员们的对话。

    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被剖开,虽然已经被局部麻醉,他还是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肝脏被切开,有什么东西被植入到里面去。

    "爸爸,好疼c可怕!"寇维斯想起自己的小儿子拉维斯做的一个噩梦的描述,"那些研究员们剖开我的肚子,把我肚子里的内脏拿出来翻了个遍!"

    "那都不是真的,只是噩梦而已,"当时的寇维斯仍然不以为然,安慰着小儿子道,"快点睡吧,再睡一觉就能忘记这个噩梦。"

    但是他心里清楚,这不是噩梦。噩梦不可能一次又一次地来骚扰一个人。噩梦也不可能把一切表现的这么恐怖真实。

    他心里清楚得很,但是他不愿意去承认,他的大儿子正生活在某个地狱之中这个事实。

    他现在就如临其景,他不得不承认了。狐人们对托维尔所做的事情,现在也同样地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了!

    "这都是报应,是卡玛的轮回。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贝迪维尔的话也一起在寇维斯脑海里回响。

    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怪也只怪自己的噩运和无能。寇维斯全身乏力,放弃了挣扎,他彻底地绝望了。

    "话说这蓝色的豹子,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还在动手术的狐人研究员突然说,"对了,这不是实验题一百零七号的家属吗的确是叫做寇维斯大人什么的嗯哈哈哈哈哈,还装腔作势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搞笑的白痴。当初把孩子送来,现在又轮到他自己被送来了吗"

    "别说了,少说多做。"另一名狐人催促道。

    "有什么关系呢,你要我一直沉默地度过这么漫长的夜晚吗那该多无聊。"狐人研究员道,"反正这家伙早已半死,还被绑得这么牢固,你还怕他玩出什么花样来吗"

    万念俱灰的寇维斯,根本没有打算玩什么花样。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心里却只有唯一的怨恨,就是没有能救得了家中的拉维斯。

    黄泉路上我们会再碰面的。到时候再给那孩子道歉。寇维斯心想。

    "话说回来,多么愚蠢的人。还特地跑来找雷德族长领安胎药,好让身子虚弱的老婆能够顺利生产。"狐人突然冷笑道,"谁不知道雷德族长是个阴险的人呢相信他就是自己找死。"

    寇维斯心中一震!

    "那药果然是加了暗子在里面的吗"另一名狐人道,"我明明听说药对胎儿的实验是个巨大的失败,吃了那药的胎儿都难产"

    豹人战士的手一瞬间狂化,挣脱了手术台的固定器。他爬了起来,一爪杀掉其中一名狐人,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拽住了另外一名狐人的脖子。他怒目圆瞪,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朝狐人低声问道:

    "你们刚才说的东西,给我再详细地说一遍"

    "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知,知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计划!"狐人看着地上同伴的尸体,马上慌了,"你,你要查看的话,主,主资料库库有有存档:'潘多拉计划原初行动'。我,我可以给你密码和登录口令!"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在得知密码以后杀了你"寇维斯问。

    "你,你你必须让我去!"狐人慌张地道,"不不不要杀我!进入主资料库需需需要我的眼球认证!"

    "噢,明白了,谢谢。"寇维斯道,"你可以死了。"他一把捏碎了狐人的咽喉。然后他残暴地挖出死去的狐人的眼球。

    "呃啊。"他这时才觉得腹部一阵阵的抽痛,当然了,他的腹部还是被剖开的状态。

    他拿起一旁的手术工具,粗暴地把自己的身体缝了起来,然后撕碎狐人们的手术白袍,快速地包扎着自己的身体。

    好疼。他找了点止痛药和抗生素给自己注射了。他虚弱到几乎站不起来,但是愤怒却在他心中静静地燃烧,支撑着他的活动。等他觉得好一点了,马上就摸索到手术室的外头。

    深夜的研究所寂静安宁。谁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死神,已经悄然无声地降临,并在研究所中肆虐。

    卡玛的轮回开始转动了。这一次的转动就如山洪雹般疯狂,把一个绝望的男人逼向深渊。

    凌晨二时三十分。

    "嗖!"一行人传送到研究所地底的冷冻库中。

    "法师,如果我们早知道你有这种能力,本来可以省却很多麻烦的!"崔斯坦怒道。

    "哦,不,我也只是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做的。有些地方的防御结界很完善我无法传送过去,但是象这种半桶水的结界,我能找到漏洞穿透进来。"默林道,"你们这个世界的传送法术基本上是遵循量子化高速移动式的传送,但是我使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架构,我用的是量子化移动外加连续的空间叠代"

    "好了,以后再解释吧。"亚瑟害怕默林在那里无穷无尽地罗唆下去,他连忙打断道,"贝迪,无论任何时候你都不能放开默林的手,真正危险的时候默林你就丢下我们直接带着贝迪进行传送。这是带你一起来的条件,你必须绝对遵守,懂吗"

    "知道了,亚瑟。"贝迪维尔紧抓住默林的手臂。

    "大家尽量低调,分两队人,在研究所的这几个地方设置炸弹。"亚瑟指着图纸道,"弄好后我们还是在这里集合,在炸弹引爆以后马上逃走。"

    "又是个令人不安的计划。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伊文道。

    "没关系,兽人们今天的战斗里死的死伤的伤。他们元气大伤,都来不及舔伤口呢,怎么也不会料到我们这么快就来袭击研究所。"亚瑟分析道,"现在是唯一一个最好的机会,过了今晚,要破坏这个地方就难了。"

    "你真的是个疯子。"崔斯坦道。

    "合逻辑的疯狂正好合我胃口。"亚瑟冷笑道。

    崔斯坦,伊文和莲音一组,亚瑟,贝迪维尔和默林一组,他们开始分头行动,在研究所的地底埋设炸弹。

    亚瑟的做法是对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的对。有些对错的判断,仅凭理性分析根本不足以解释,惟有本能与直觉驱动着他这样去做,就好像有某种命运在鼓动着他似的。

    "嗯,你不觉地这里很静吗"贝迪维尔一边跟在亚瑟身后,一边小声道,"太静了,静得不正常。"

    "怎么了这次没有重兵把守,你反而觉得不自在了"亚瑟也压低了声音,在通风管里爬行。

    "不,有.血腥味。"贝迪维尔道,"这附近本来应该有守卫的,但是都被谁悄悄的干掉了。"

    "除了我们以外还会有人袭击研究所吗那不太可"

    "能。"亚瑟撞在什么东西上。他吓了一跳。定神看清楚后,他撞上的是一名守卫的靴子。他才发现那是一名虎人警卫.的尸体。

    不,不是"一名"警卫的尸体,是好几十名警卫的尸体。从伤口看来,尸体都是被安静而漂亮地干掉的,一个个死得一脸安详,可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死了就已经脑袋搬家了,脸上连一丝惊愕或者恐惧都没有。这堆积如山的尸体被塞在通风管道内,暂时还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真见鬼了,看来是有人先到一步,赶在我们之前,大开杀戒了一番。"亚瑟道,"我们的行动得快点,这样的杀戮恐怕很快就会触发警报。"

    "这句话我有保留。"通信器那头传来伊文的声音,"我们现在就在警卫室。这里是空的。不知道什么人把警卫全部干掉了。不,太奇怪了,研究所空空如也,我完全看不到附近有警卫的踪影!"

    "这是件好事.大概"亚瑟道,"算了,先不要去纠结这个,大家提高警惕,快点把炸弹安装好,然后赶快撤。"

    "亚瑟!"贝迪维尔拉了拉亚瑟的衣角,"这边!"

    "那边可不是埋炸弹的地点啊"亚瑟疑惑地道。

    "不,这边有熟悉的人的味道。猜猜看是谁"贝迪道。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