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94 激斗之于异域 (下)
    1:194 激斗之于异域

    "离增幅阵完成最后一分钟!大家快退回来!我们马上要传送离开了!"默林通过通信器大喊道。

    亚瑟一段小跑回到阵地中,在贝迪维尔的搀扶下安顿下来,这时候才抽出空来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位骑士们还在和兽人族长们打得天昏地暗,到处都迸射出刀光剑影。亚瑟心里清楚,和他交过手的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和尤恩斯大公爵,当时都没有拿出真本事来打。

    那种在斗技场上做秀般的对决,天位骑士们根本没有当真。只有现在这种殊死的搏斗,他们拿出来的才是真正的看家本领。

    ……只可惜距离太远看得不清楚。这么精彩的战斗没法映入眼帘实在太浪费了,亚瑟叹了口气。

    霍尔大公爵一剑逼退哈克特,退回了阵地。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和尤恩斯大公爵也在差不多的时机中退了回来。在不远处进行游击战的骑士们见时机到了,也开始往后撤。守在阵地中的人们就用各种远程武器来支援队友的撤退。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骑士们不消十秒就全部返回来了,本来如此松散的战斗模式,关键时却能够变得如此的有组织,亚瑟心中不禁赞叹这群骑士们的训练有素。

    当然了,这是从三个骑士团里挑选出来的最精锐的战斗成员,如果连他们都表现不佳的话,潘托拉肯的前途才堪忧呢。

    "增幅阵完成,现在开始传送!"默林看了看大家都到齐了,他连倒数都懒了,"传送!"

    一转眼间,众人回到了南天骑士团的作战会议室。

    骑士们面面相觑,数着彼此身上的伤口。虽然重伤的人不少,但是全员都还活着。还活着,于是他们激动地大声呐喊起来:

    "潘托拉肯万岁!!"

    "愿潘托拉肯的光辉永远在天空中闪耀!"

    没有理会骑士们傻里傻气的呐喊,亚瑟一屁股坐在地上,终于得以喘了口气。

    "我把罗布尔的手臂砍掉了哦!"尤恩斯大公爵炫耀似地说道,虽然他腹部也有一道很深的伤口。

    "那算什么,图坦的鼻子和耳朵都被我扯下来了呢!"里昂迪更斯大公爵也不示弱地道,虽然他的左腿被捅出一个不小的伤口,现在还流着血。

    "嗯霍尔呢"尤恩斯转过来问霍尔大公爵的战绩。

    "我不想谈论这个。"霍尔道。他半个身子都是血。

    "你该不会把哈克特杀了吧!"里昂迪更斯问,他清楚分辨出霍尔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也就是说这量多得可怕的血都不是从他身上流出来的。

    "没有,怎么可能杀了呢!打的时候我们旁边刚好有一头不识趣的巨兽撞过来,一不小心就把那东西分尸了……然后血就溅了一身。"天位骑士霍尔道,"哈克特更夸张,都成了一个血人了。"

    "那样看来,你也并不是没有战绩,对吧"尤恩斯大公爵大笑道,"至少用血糊了哈克特一脸!哈哈哈哈!"

    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骑士们的高谈阔论,亚瑟休息了好久才挤出一句话来:"贝迪,欢迎回来。"

    "亚瑟,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救我的。"贝迪维尔在崔斯坦和伊文的拥抱下一边哭着一边笑着,他有种'终于回家了的'感觉,激动得难以启齿。

    "呃。"亚瑟爬了起来,"我饿坏了,还是快点去大吃一顿庆"

    话还没有说完,亚瑟的心脏一阵停顿。钥匙的碎片这时候才出现了负面的影响,让亚瑟失去意识眼前一黑。他啪的一下倒在地上,就连之后众人的尖叫也完全听不见了。

    同一时间,幽暗地域,在清理着战场的兽人们。

    失去了一只手臂的虎人族的族长罗布尔,看着倒在血泊里,被惨烈地分尸成数百块碎片的豹人族族长哈克特。

    "这怎么可能"象人族族长图坦,一边包扎着鼻子上的伤口,一边道,"在潘托拉肯的骑士们传送离开之前,哈克特明明还好好的。"

    "他早就被霍尔那家伙砍死了,只是不知道自己死了这个事实,还厚颜无耻地拖着被切碎了的身体继续活动而已。"罗布尔族长道,"他刚刚在落地时一受到冲击,意识到自己的死亡,身体就开始碎成块了。霍尔的死亡倒数威力还是象五十年前一样的可怕。"

    "不说那个了,来看看。"图坦过去踢了踢倒地不起的寇维斯,"这家伙怎么处置"

    "我们本来势在必得,要把七个碎片全部拿到手的。"罗布尔愤恨地道,"却被一个人类小鬼抢走了最后的一个。作战损失了这么多,结果还是失败了。这次作战的黑锅就由这个白痴来背吧。反正,他已经失败了两次,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要怎么整他,就交给我吧。"狐人族的族长雷德带着几名手下,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我正好需要一个年轻力壮的酗子来做实验品。"

    狐人们把重伤的寇维斯粗暴地拖走,毫不在乎豹人战士的死活。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寇维斯的苏醒。

    "拉维…斯"气若游丝的寇维斯,含糊地嘀咕道。他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但是此时他最担心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家中的小儿子。

    亚瑟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个人影。

    "贝迪"他叫道。

    "什么!真过分!"格林薇儿怒了,"你醒来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我,居然是你家养的小狗你这是什么心态!"

    "呃是格林薇儿吗"亚瑟捂着头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贝迪维尔。那小子总是在我病倒或者晕倒的时候守在我的床前,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是吗你们的感情真好。"格林薇儿讽刺道。

    "贝迪只是我的同伴而已。"亚瑟没有理解格林薇儿的讽刺,木纳地答道。

    格林薇儿做出一个"你真没趣"的表情。

    "那我呢"格林薇儿突然质问道。

    "你吗你是"亚瑟迟疑了很久,他知道答错的话等待他的将会是一个地狱,"你是女神。"

    "噗.呼呼呼呼呼呼,"格林薇儿被逗乐了,"你这家伙的幽默感越来越丰富了。好,我就不刁难你了,你继续躺着好好休息吧!"

    "等一下。我昏迷了多久!"亚瑟忙问。

    "没有多久,才五个小时而已。"格林薇儿指了指窗外深深的夜色,"法师帮你把身体内的咒文移植到贝迪维尔身上,你就脱离危险期了。腹部的伤口也基本愈合了。"

    "什么贝迪又把碎片移植在心脏里了!"亚瑟惊愕道,"你们怎么可以让他那样做!那个碎片可是很消耗体力的!我昨天就能清楚地感受到,被碎片依附的时候,心脏就象被紧紧攫住了一样难受!"

    "所以,没有人类能够承受,能承受的只有兽人。"格林薇儿收起笑容,严肃地道,"你就别和那只小狗争了,你以为你帮他背负个钥匙碎片,最后被榨干了生命力而死,他就会高兴吗"

    亚瑟叹了口气。怪不得贝迪维尔避着他,偏偏是格林薇儿在这里。原来是打算让格林薇儿在对自己做思想工作啊

    他知道真要争论的话,自己是赢不了格林薇儿的,特别是这种本身就没有多少赢面的讨论。

    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马上完成。他忙得很,所以他妥协了。

    "好,这事我不和你争,但我要马上见见贝迪维尔。"

    狼人少年从医疗室的门外探出脑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亚瑟。

    "别躲了!快点出来,你这个小笨蛋!"亚瑟道。

    "嘿嘿。"贝迪维尔走出来道,"亚瑟看起来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亚瑟马上发作想骂人。但是他一动怒,腹部的伤口就疼痛起来。他知道腹部的伤口其实早已愈合,但是伤口的痛楚还是一直没有消退。和肌肉皮肤不同,神经组织的恢复实在太慢了。

    "可恶,疼死了。你小子可以偶尔少让我发火一次吗"亚瑟道,"不说这个了。贝迪,其他人还在吗"

    "大家刚刚宴会完,吃了个花天酒地。应该还在。"贝迪维尔道。

    "很好。你马上去召集伊文,崔斯坦,莲音和默林。详细的事情,默林会在路上和你们说明的。"亚瑟一边用绷带扎紧了腹部,以制止腹部的疼痛,一边穿上了他的黑龙甲。

    "呃,你想干什么"格林薇儿不解地问,"现在可不是到处去的时候!你的伤可是重伤啊!你应该躺在床上继续静养啊!"

    "怎么可能浪费时间静养!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决战啊,格林薇儿!"亚瑟道。

    他的疯狂想法早在霍尔大公爵提出的决战方案之前就有了。本来,这个作战只是二重保险而已,现在却成为了重创兽人势力的一个作战。

    至少亚瑟是这样认为的。他争分夺秒地准备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