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91 预兆之于战前 (下)
    1:191 预兆之于战前

    同一天的晚上九时。

    "卡多尔叔叔!"少年跑过来,一边跑着一边对骑士打着招呼。

    "康士坦丁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在忙着看守的盖亚骑士卡多尔,看着迎面走来的少年,惊奇地问,"你不是应该在孤儿院"

    "爷爷叫我来帮忙救治一个人,在确认手术成功之前,我会在这里暂住几天。"少年答道。

    "霍尔大公爵又在逼你帮忙那些血腥的手术吗不行,这太过分了,我去跟他说说。"

    "不,叔叔!"康士坦丁连忙阻止道,"我很好,真的。虽然一开始不习惯,看见血就想吐但是吐着吐着,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我知道这不是在玩,而是真的在救人。我能帮得上忙,有人得救,爷爷也高兴,大家都高兴,这样就好了。"

    "你也高兴吗你的腿不是这样告诉我的。"骑士卡多尔看着少年仍在微微发抖的双腿,"康士坦丁,这里不是你以前那个家,你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来过日子。如果是你真的不想做的事情,就拒绝吧,对我们说'不'吧。你要是坚决地说出来,我想霍尔大公爵是能理解的。

    这里的人都不是坏人,没有人会强迫一个孩子去做他不愿意去做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少年小声道。他感到骑士温暖的大手在他头上轻轻拍打了几下,然后他再也止不住眼泪,哭道:"叔叔……雷娜姐姐的事,我很抱歉。"

    "那不是你的错。你赶到的时候雷娜已经死了。就算你有天神一样的巧手,也不可能起死回生。"卡多尔道,"而且,我从来没有打算过让你去救她。那不是一个孝子应该做的事。用双手把人救活,这样的责任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太沉重了,绝不是你应该背负的东西。"

    "叔叔"

    "别说了,要哭就专心哭吧。"骑士安慰着少年,他早已把这个孩子当作儿子般看待,他看着这个心地善良的少年,脸上充满了父亲一样的慈爱。

    康士坦丁哭了好一阵子,等他终于哭完了,才把注意力放在一旁牢狱中的兔人莱德上。

    "那,那只兔子是怎么回事"他看着缩成一团,神情呆滞的莱德,问。

    "那名兔人涉嫌向敌方通风报信。天位骑士亚瑟大人吩咐过,在查明真相前,都要对这只兔子严加看守。"

    "我不是问这个。"康士坦丁道,"我问的是,他的耳朵是怎么回事"

    兔人的左耳昨天才被亚瑟一剑削掉,只过了一日,绑着绷带的耳朵还在不时渗出血来。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等一下。你该不会是想"盖亚骑士卡多尔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叔叔,你真不会变通啊。"康士坦丁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亚瑟大人说的是'严加看守他'而已,从来没有说过不可以'治疗他'吧"

    同一时间,冷藏库。

    "嗯,古代人设计得真是精巧啊。"默林看着那些冰封着的内脏,以及内脏上发着微光的魔术咒文。

    "一边吸收宿主的生命力来维持咒文,一边加载了'在宿主死亡时自动移植到下一个宿主'的指令。主要的指令就这两个,其他看不懂的部分应该就是用来开启世界之壁用的程序了。"

    "你有信心复制一个吗"亚瑟问。

    "大概很困难吧。按照原来的回路来原原本本地复制,以我的天才能力是可能做到的。但是这样的完美复制意义不大。你想要的是'徒有外表,能骗过狐人们的检查'的复制品吧这种东西应该是不存在的。"默林道,"他们研究了这东西好几十年,你以为我们临急抱佛脚地弄个复制品,不会被察觉吗"

    "啧。没办法,那只好用另一套方案了。"亚瑟道,他在默林耳朵旁嘀咕了几句。

    "好,这样看来更可行。"默林笑道。

    "哼哼,你不是说你不能杀人吗这样做倒是没有问题"亚瑟试探性地问。

    "主意是你出的,组装那东西用的是这个世界的材料。只要不是经我的手直接杀死的人,我想,问题不大。"默林道,"那些人都是按着他们的命运达到的必然死亡,我没有扭曲任何的历史。"

    亚瑟不屑地看了默林一眼:"默林,别把你自己说得像是可以随便改写历史的神明一样。"

    默林神秘地一笑:"亚瑟,你以后会弄明白的。"

    晚上十时,亚瑟临睡觉之前,决定再去一次查看兔人莱德的状况。

    "明天我们就要和兽人们交换人质了。"亚瑟道,"你没有话要说吗"

    独座在墙角上,兔人莱德转过头来,冷冷地说:"不是我做的。放了我。"

    "才不"亚瑟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突然看到莱德被接回去的左耳,他暴怒了。

    "卡多尔!!!"亚瑟怒吼道,"你不是一直看守着吗!这是谁干的这该死的兔子的耳朵是谁给他接回去的!!"

    "亚瑟大人,我. 我不知道。他的耳朵会不会自己长回来了"骑士战战兢兢地道。

    "别骗我!吉普赛人才没有这么好的再生能力!"亚瑟怒斥道,然后他脑筋一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康士坦丁在哪里我有话要和他说。"

    "那孩子这么晚的时间,他恐怕已经睡了。"盖亚骑士卡多尔道。

    "我在,卡多尔叔叔。"康士坦丁道,他从一旁的过道里钻出来,对骑士亚瑟行了个礼,"亚瑟大人,请你不要怪罪卡多尔叔叔,这主意是我出的,要打要骂都往我身上来吧。"

    亚瑟看着这天真憨直的孩子,他的气消了一半,但是他还是怒道:"你知道这家伙是出卖了我们,把我的同伴,甚至霍尔大公爵都陷入了险境的人。你不是很敬爱你的爷爷,霍尔大公爵吗你为这样的混蛋治疗,就不怕霍尔大公爵怪罪你吗!"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但是我知道这只兔子一定不是个坏人。"康士坦丁道,"亚瑟大人,如果你有认真看,你可以看到他身旁都有些什么东西。"

    亚瑟狐疑地转头盯着莱德看。

    一只小小的蝴蝶,停留在兔人受伤的耳朵上,似乎在安慰兔子。

    几只地牢里的小老鼠,蹲伏在莱德的脚下,似乎想要在这个寒夜里为兔子带来一丝温暖。

    "只有真正心地善良的人才会这样受小动物的欢迎。他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康士坦丁道。

    "那是兔人族的特殊能力吧"亚瑟说,"这说明不了什么"

    "撇开他是否有背叛这事不说,我只是不愿意看见一个好人受这朽而已。"康士坦丁说,"亚瑟大人你只是关着他就算了,有必要把他折磨成这样吗"

    亚瑟无语了。他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孝质问得哑口无言。

    "好。卡多尔,把牢房的门打开。"亚瑟突然道。

    "亚瑟大人"盖亚骑士一阵迟疑,完全不知道亚瑟打算干什么。

    "快点照办。"亚瑟催促道,他冰冷的语气就好像想要杀了谁似的。

    虽然很害怕,但是盖亚骑士卡多尔还是迟疑着打开了牢房的铁栅栏。

    "康士坦丁,如果你非得替这只兔子说话不可,就进牢笼里去说个够吧。你和他关在一起好了。在未得到准许下擅自帮助敌人治疗都是重罪,视情况而定,轻则监禁十个月,重则就是死。这都是骑士团里的规定。"

    "知道了。"孩子没有任何迟疑地走了进去,坐在莱德的身旁。

    "看来你是认真的。"亚瑟道。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亚瑟大人。"康士坦丁道,"请把牢房的门关上吧,条件是不要怪罪卡多尔叔叔,也不要再伤害莱德哥哥。"

    "好。"亚瑟道,但是他没有过来关牢房的门,而是转头走,"那只兔子就交给你和卡多尔一起看管吧,既然你那么相信他是好人,那么就用不着牢房了,都出来吧。"

    "亚瑟大人谢谢你!"

    "不,我还没有说完呢!"亚瑟转头瞪了兔子一眼,"如果明天贝迪维尔不能平安回来,你们三个都得死。如果明天贝迪维尔缺了个胳膊少了个腿,我也从你们身上拿走相应的东西。做好觉悟吧!"

    骑士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好可怕的人"盖亚骑士卡多尔道。就算和霍尔大公爵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见识过天位骑士们的霸气,这名骑士也还是头一次被亚瑟发怒的样子所震慑。仅论气势而言,亚瑟是天位骑士,甚至这以上的级别。

    康士坦丁吁了口气,这才回头对兔人莱德说:"……好吧,你来我的房间和我一起住吧这肮脏的牢房对你的伤口不好,而且你需要更多的休养。呃莱德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了"

    "不是"莱德捂住脸,眼泪从他兔掌的间隙中渗出,滑出,涌出。

    "不要这样。不要对我这么好。对于你们来说,我只是个陌生人而已啊!我甚至不是人类啊!"

    康士坦丁没说话,只是拉着兔子,静静地把他带离了牢房。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