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82 渗透之于远疆 (真)
    1:182 渗透之于远疆

    "潘多拉计划"亚瑟看着冰封的牌子,疑惑地嘀咕了一声。

    这个时候,托维尔拉了拉亚瑟的衣角。

    "不要喵"豹人少年强忍着恐惧,小声哀求道,"不要看喵。"

    "这个潘多拉计划就是狐人们制造超级战士的计划吗"亚瑟问。

    "不比那个更糟喵。"托维尔说。

    "这是那猩为不了战士,也成为不了钥匙的人……的下场喵。废物利用喵。"托维尔颤抖着说。

    这个时候亚瑟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电脑板。电脑板上的荧幕开始发亮,播出一段记录。

    "x月x日,潘多拉计划,零号实验。"一个研究员的声音道,他的手上拿着注射器,内有某种黑色的物质。

    一旁的兽人少年看起来很惊恐,但是他被牢牢地绑在手术台上,并且早已切掉了四肢,想挣扎都没有办法。

    黑色的物质被注射进少年体内。

    不消一阵子,兽人少年开始被黑色的东西吞噬,身体剧烈地变化着。

    "出现排斥反应!终止,实验终止!"狐人研究员还没有说完,他的脑袋已经被怪物身上射出来的触手所刺穿。

    怪物开始在实验室里残杀着研究员们,最后被赶来到警卫开枪打成马蜂窝,颓倒在地。

    黑色的东西从怪物的身体上蒸发出来,怪物变回原样,以少年的模样死去。

    亚瑟看得目瞪口呆,而一旁的豹人少年托维尔,像是做错事等待着大人们的责备的孝子似的,低头颤抖着。

    "那曾经是我的朋友喵。"托维尔小声说。

    "我很抱歉。"亚瑟说,"他们把某种东西注入人体内让人变成怪物吗成不了战士的人都做成这种无法控制的怪物,有什么意义"

    "他们后来停止了喵。与其继续这种浪费经费的研究,还不如把缺陷品都…卖掉换钱喵。"托维尔小声说,声音已经因为颤抖而变得模糊了。

    "是吗"亚瑟继续装傻,"那就好,至少托维尔不用变成那样的怪物了。快走吧,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好看的。"

    "唔喵"托维尔有点魂不守舍地往前走。

    在一旁装作翻找着东西的霍尔大公爵,偷偷地往亚瑟这边瞄了一眼。

    凌晨六点钟。众人集合起来。

    "不行,大大小小看起来差不多的东西一大堆,关键的钥匙碎片就是找不到!"崔斯坦道。

    "亚瑟,怎么办我们还好,但是你们人类再这样拖下去可是会冻死的。"贝迪维尔说,他已经注意到一旁冻得嘴唇发紫的伊文了。

    "伊文,你也什么都没看到吗"亚瑟问。

    "不,不"伊文哆嗦着答道,"形,形状相似的是一大堆,可,可是就是没有魔,魔术的反应。我,我在想,既然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应,应该没有道理就这样放,放,放在一旁"

    "没有办法了,"亚瑟叹了口气,"虽然在敌人的结界里乱用魔术可能会触发警报莲音,能拜托你吗"

    "探测咒纹的魔术需要先找寻相似波长的魔术咒纹作为样品。"莲音机械地说道。

    "那不是问题,"贝迪维尔掀起上衣说,"来吧,我的心脏里有同样的魔术咒纹,你可以按照这个来找"

    话还没有说完,莲音突然就把脸贴在贝迪维尔的胸口上。

    "哇啊啊啊,你你你干什么!"贝迪维尔脸红着大叫道。女孩身上的香气让他心跳加速,几乎兴奋起来。

    "笨蛋,小声点!"亚瑟给了贝迪一拳。

    崔斯坦在一旁偷笑。

    "波长的捕捉完成,开始使用魔力共鸣魔术。"莲音说。

    "伊文,加强警戒!敌人已经开始察觉了也说不定!"亚瑟警惕地道。

    使用魔术果然效率飞快。不消一分钟,莲音就找到了钥匙的碎片。

    怪不得总是找不到。

    在一个巨大的冰棺之中,一名熊人少年的身上,隐约发出了六个碎片的光芒。

    亚瑟看清楚这个熊人,才发现他比一般的熊人要消瘦矮小得多。钥匙碎片对生物的身体造成非常重的负担,以致于这名熊人少年身上的生命力都快要被碎片所榨干了。

    "所以,狐人们已经完成了主钥匙的研究,为了防止主钥匙死去,把他整个冰封住了"亚瑟说。

    那被永远冰封住的熊人少年,脸上的痛苦表情,似乎在哭诉着命运的不公。那是怀着对研究者无比的憎恨和对自己命运的无奈所交结而成的,复杂的表情。

    "对不起。很疼吗这就让你解脱。"亚瑟压抑着愤怒,静静地,抽出了王者之剑。

    "等,等,等一下!你想干什么!"贝迪维尔冲过来阻止道。

    "让这孩子解脱。破坏狐狸们辛苦研究出来的主钥匙,让他们的计划完全泡汤。还需要更多的理由吗"亚瑟道。

    "不行!你要是在这里杀了他的话,飞散出来的碎片会依附在我们身上!"崔斯坦连忙道,"就算你觉得没有问题,我也不想在自己心脏里多出这么一个恶心的钥匙碎片!你想让我变成贝迪那样一辈子长不高的小矮子吗!"

    亚瑟愣了一下。把怒火完全压到肚子里去,他收回了剑。

    "对不起,一动怒就没想到这么多。"亚瑟道,"现在怎么办这么大一副冰棺,怎么都不可能搬走的。"

    "只有把他肢解了。"霍尔大公爵突然说。

    众人看着霍尔,一阵沉默。没有人想到本来一脸慈祥的霍尔大公爵,会突然说出这么狠的话来。

    "呃,肢解大公爵你说的是'肢解'"亚瑟迷惑地道。

    "你想想,既然他们可以把从人身上挖下来的心脏冰封起来保存钥匙,也就是说,现在把这个孩子肢解掉,光拿走钥匙的部分,也是可能的。"大公爵道。

    "不行!这孩子怎么办!他岂不是很可怜吗!"贝迪维尔连忙说。

    "可怜是可怜,但是你看看,他其实早已经死了。"霍尔说,"现在这样做,反而是让他解脱,不用再在这永恒的冰封中受苦。"

    "没时间了,就这样吧!"亚瑟抽出剑,"贝迪,崔斯坦,你们去找各种可以保持温度的容器。莲音,再用一次刚才的探测魔术,把钥匙碎片的位置清楚显示出来。我来动手。"

    等容器准备好以后,莲音再次使用魔术显示出碎片的位置。碎片原来都处于熊人少年的各个内脏的位置上。亚瑟没有多想,几剑划了过去,把有碎片的地方都精确地切成了一块又一块的冰砖。

    "亚瑟,有一大群警卫正在接近!"伊文说。

    "快点!"亚瑟催促道,一边看着贝迪维尔他们把冰砖装入容器里。

    霍尔大公爵突然也砍出一剑,把熊人少年的头砍了下来。

    "大公爵,有必要吗"亚瑟道。

    "要把所有不利的因素都除掉,不是吗"霍尔一边捡起了熊人的头,一边把它塞进另一个保温容器里,"这个我也带去研究了。"

    亚瑟没有多说什么,一边示意众人跑进通风口。

    十几名虎人警卫通过一番繁复的手续,终于打开了冷冻库的门。

    但是他们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静悄悄的冷冻库。

    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他们怎么都检查不出个问题来。就连本应被肢解了的熊人尸体,也被崔斯坦的冰系造型术重新制造了个完美的复制品,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问题来的。

    警卫们还在疑惑的时候,亚瑟一行人已经从通风口往研究所的上层逃跑了。

    "哇,好多警卫,我们能逃得掉吗"崔斯坦看看通风口外,道。

    "看来喝了净味药水真是太好了。"亚瑟道,"但是不要松懈,记得事先准备好解药,以免战斗的时候身体过热。"

    "好,这一波守卫过去了,大家快走!"伊文说。

    十分钟后,众人返回了一开始侵入研究所的那个杂物房。

    "太好了,隧道没有被发现,还能用。"崔斯坦一边解开隐蔽住隧道的冰块,一边示意众人快进去。一行人快跑进去以后,崔斯坦又用冰块把隧道口封闭起来,并且在墙的另一侧模拟出材质。一切看起来天衣无缝。

    "到这里就基本安全了。"亚瑟道。

    "呼,呼。"贝迪维尔一边喘着气一边热得脸红耳赤,就像喝醉了一样。他刚才“兴奋”过一段时间,他的身体比同行的人热得多。

    "你还好吗要不要喝解药散一下热"亚瑟问。他知道贝迪极度需要散热,不然会出事的。

    "不,现在还不算绝对安全,喝了解药太容易暴露我们的所在地了。我,我没事的,只是跑得有点急而已。"贝迪维尔道。

    "……好吧。"亚瑟知道现在劝说贝迪维尔没有用,他叹了口气。

    众人于是保持不快不慢的速度安静地往前行进,希望最后走的这一程无惊无险。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