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56 救赎之于桎梏 (真)
    1:156 救赎之于桎梏

    亚瑟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他看了看手臂上包扎好的绷带,再看了看一旁的格林薇儿,"好猛的毒。看来你又一次捡回了我的小命。"

    "我没有。"格林薇儿露出一阵羞愧的神色,她皱着眉的样子意外地很可爱。

    "我来不及帮你处理伤口,你的伤口就已经自动愈合了。同样地,我来不及找解毒药,你体内就已经出现了抗毒血清了。救了你的是你身体里魅魔的力量,不是我。"

    "是吗这仍然是很好的包扎,谢谢。"亚瑟动了动手臂,手臂还隐隐作痛,看来就算表面愈合了,内部的神经所受的损伤还是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恢复总之,不影响打架就好了。

    他又看着一旁睡得正香的豹人少年。那孩子腹部包了厚厚一层绷带,一旁还在打点滴。

    "手术成功了吗"亚瑟问。

    "别的问题没有,我比较担心的是手术中途无菌室里跑进来的细菌而已。"格林薇儿说,"抗生素是打了,只要能熬过今晚的危险期,就不会有问题。"

    "兽人的生命力这么强韧,他会好的。"亚瑟道。

    "别忽略了一点:这孩子拖着这一副破破烂烂的身体一路走下来,他早已虚弱到了极致,免疫力不见得还剩下多少。"格林薇儿担心地说。

    "不用担心。接下来我们会照顾他的了。你今天也累了,先回去北天骑士团吧"

    "累倒是没有多累,但回去是肯定要的,那边也还有好几个在刺客的袭击中受伤的骑士等着我去照顾。"格林薇儿叹道,"好吧,我把必要的药品留下来,按着我留下的医喂这孩子服药。注射和点滴剂都留下给你了,就怕你没有给人作静脉注射的经验,做不好"

    "这些都留给我们自己来担心吧,辛苦你了,格林薇儿。现在快点回去吧。"亚瑟催促道。格林薇儿一谈论到病人的事情就会很啰嗦。

    "好吧。有什么你们无法应对的突发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格林薇儿说完,就匆匆地走了出去。

    "她好像很忙的样子"贝迪维尔走进卧室里,一边随口说道。

    "呼。"亚瑟再次躺在床上,叹了口气,"议会的刺客已经够麻烦的了,现在又来一批狐人族的刺客吗"

    "这样你在和尤恩斯大公爵决斗前就不会闲着了,嘿嘿。"贝迪维尔挤出一个憨笑。

    亚瑟伸手想要敲贝迪的头,可是他觉得手臂一阵隐隐作痛,于是没有下手。狼人少年看着亚瑟这样子,狡猾地吐了一下舌头。

    "亚瑟你再睡一下吧,这里我来照看就好。崔斯坦和莲音也在轮流站岗,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你这样说我反而睡不着。"亚瑟拿起一杯水喝下去,"屋顶修好了吗"

    "崔斯坦用冰结魔术暂时封起来了。"贝迪维尔说,"明天再安排一些工匠来修好它就完事了。"

    "只要工匠里不混入刺客的话。"亚瑟冷冷地说。

    "没有关系,带有敌意的人一旦踏入莲音布的结界里,她马上就能感应到。"贝迪维尔道。

    "那就好。"亚瑟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只希望足够的休息能够让手臂的伤快点好,不要影响四天后和尤恩斯大公爵的决斗。"

    "以亚瑟现在的恢复能力应该不用担心的。"贝迪维尔道,"可是,你就不用调查尤恩斯大公爵的契约生物吗拜托伊文的话"

    "让他去调查他父亲的秘密,然后再给我打小报告,好让我在和他父亲的决斗中变得有利嗯,不。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就算伊文答应,这做法也卑鄙了。"

    "可是,尤恩斯大公爵对你的情报了如指掌,你却不做点什么来平衡差距,能打得赢吗"贝迪忙问道。

    "只要他的契约生物不是狮鹫那样拥有特别棘手的能力,我还是能够随机应变的。"亚瑟道,然后盖上被子,"好了别吵我了,让我小睡一会儿,晚饭再叫醒我。"

    "好"

    差不多晚饭的时间,亚瑟闻到土豆炖肉的香味而爬了起来,见贝迪维尔不在卧室里,大概去做饭了。他本来想走出去吃饭的,但是一阵细微的啜泣声引起了他到注意。

    他看了看一旁的托维尔,他还昏迷不醒,大概在作着噩梦,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

    亚瑟没有学过豹人族的语言,但是他听懂了一个词:"妈妈。"

    "这个小鬼。"亚瑟道,走到豹人少年的床前,"我不知道你到底遭遇过什么,有着什么样的命运要去面对。但是,你这样封闭自我,躲在墙角里哭泣.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豹人少年微睁开眼,在被泪花模糊了的视线中,看着亚瑟远去的背影。

    同一时间,西天骑士团的基地。

    "这牛排还对胃口吧"天位骑士尤恩斯大公爵问。

    伊文疑惑地一边吃着一边打量着他的老爸,并且始终保持一言不发。

    "你为啥这么拘谨难道还怕我在晚饭里灌药了不成"尤恩斯冷笑着说,"放心吧,我堂堂一个天位骑士,趁和儿子吃饭的时候套儿子的口风,以获得决斗对手的情报这等没有节操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伊文看着他的父亲,仍然充满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除此之外我还真的想不到天位骑士大人要和我这种小鬼一起吃饭的理由呢。大公爵阁下有多久没有搭理过我这这种身份低微的人了五年吗不,不对,可能是从我来骑士团投靠大公爵阁下以来,就一直"

    "奥云没说错,你这小子还真是处于叛逆期呢。"尤恩斯打断道,"我以前不能答理你是有我的理由。特别当有人自称是我的儿子,骑士团内部流言满天飞的状况下,我不可能给你什么特殊照顾。不,正是这样才需要对你更严厉,否则难以服众。"

    "那你现在这样子每天硬拉着我来陪你吃饭,就是很合理的事骑士团的人不会在背后议论什么"伊文问。

    天位骑士尤恩斯,此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中了笑穴,放声大笑起来:

    "首先,你已经不是西天骑士团的人了,我不能再给你什么'特殊待遇'。

    其次,能不能服众这个问题,你该去问问骑士团里那群对着你的黑龙甲流口水的笨蛋们。你们亚瑟骑士团在罗马的决斗,报告也送过来很久了,要说'流言满天飞',也该说说你私自冒了奥云的名字跑去和人决斗的事。奥云还被取笑了好一段时间呢。那小子自尊心很重,居然没有一见到你就冲你发火,你也该暗自庆幸了。"

    "呃,那个嘛"伊文被刺痛般打了个颤,他也自知理亏,只得小声道,"我也是被逼的。而且我也已经尽量做好以避免给奥云丢脸了,还想我怎么样为什么亚瑟连这种东西都要写到报告上去可恶"

    "他不得不如实报告,罗马的事情闹大了,他还有一大堆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本来这时候还有一大堆审问等着他的如果没有五王战争的话。嗯不对。里昂迪更斯好像把亚瑟那小子赶出骑士团了那家伙还真会搅局,本来有必要追查清楚的事情被他这样一下蒙混过去了。那家伙意外地是个老谋深算的人"

    只是觉得审问太麻烦,搅局比较好玩吧伊文心里暗骂道。

    他一边纳闷,一边随手拿起一旁的果汁准备喝。就在这个时候,果汁上泛起一阵不自然的涟漪。

    有什么,以非常高的速度打翻了伊文手里的杯子。杯子落在地上,泛起一阵腐蚀地板的白烟。

    "这是毒!"伊文吃惊地叫道。

    "趴下!"尤恩斯瞬间冲向伊文,同时刺出了一剑。

    在那一瞬间,伊文还有那么点怀疑,以为自己的父亲要杀他。可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去相信,他伏在地上了。

    尤恩斯的剑深深地捅在伊文背后的刺客上。那名刺客马上毙命,喷涌出的鲜血淋了伊文一身。

    "怎么可能!没有人能在我视野所及的范围内这样靠近我."伊文很受打击。

    "这些是受过训练的精锐刺客,他们的渗透魔术可以隔绝一切侦测。别说你有精灵的眼睛了,就连目前最先进的侦测魔术也无法真正探测到他们的接近。"尤恩斯大公爵道。

    "怎么会那么高级的法术."

    "对,使用起来会有很重的代价。"尤恩斯道,"这些人来刺杀我都是带着玩命的觉悟来的,他们宁愿自己被石化,也要把我至于死地。"

    "刚才往我的杯子里投毒也是吗可是,你是怎么侦测到他们的存在的"

    "不是我干的,是我的搭档。"天位骑士尤恩斯冷笑道,"怎么样要告诉你更多的情报吗你大可以搞到了情报,然后去告诉亚瑟那小子哦我不会说你卑鄙,或者吃里扒外之类的,毕竟我已经知道了亚瑟的坐骑是龙,让他也认识一下我的搭档,也算是公平了。"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伊文拿起武器,同时几十名刺客已经破窗而入,"情报什么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会亲眼去确认的,在战斗中!"

    "不可能。"尤恩斯却大笑着说,"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因为"他轻蔑地指了指一旁的那群刺客们,"他们已经死了。"

    刺客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不是头掉落下来,就是被分成拦腰两半,腰部以上的身体慢慢往下滑落。

    尤恩斯说得一点都不错:他们已经死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