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48 死斗之于北帝 (下)
    1:148 死斗之于北帝

    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划出一剑,绿光在亚瑟的脖子下闪过。亚瑟只是微妙地移动,身体保持在刚刚能够躲开对方攻击的范围里。

    同一时间,亚瑟举剑反击,王者之剑刺向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却收回击出去的剑势,轻巧地格挡开亚瑟的剑刺!

    "接下来要加速了哦!"里昂迪更斯大公爵瞬间划出五剑,直指亚瑟的头,胸,腹,大腿,小腿。亚瑟一边依照剑击的来势闪避开下身的攻击,一边举起王者之剑格挡开上身的攻击。

    当当当。亚瑟挡开攻击以后,瞬间回击了两剑。里昂迪更斯避开一剑,另一剑见难以闪躲,马上伸出不拿剑的手臂,利用手臂上的臂甲卸开剑势。

    如此凌厉的剑击之下,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却毫无损伤,他的臂甲也不过是轻轻地刮花了一点而已!

    "太慢了太慢了!"里昂迪更斯大公爵又加速了攻击,瞬间划出数十剑。他手上的剑犹如疾风般刮向亚瑟。

    "你也不见得有多快!"亚瑟也瞬间划出数十剑,两人的剑势相互碰撞,数十下连续的交鸣,在战场内响彻。

    战斗还在持续着。有如电光石火般的刀剑互碰,在空气中爆裂出无数的火花。而这激烈得让人窒息的攻防,渐渐快得无法以视界捕捉,双方一瞬间就是数十下乃至数百下的连击。

    "这就是天位骑士的水平"贝迪维尔目不转睛地看着直播,在场的人也全都看得惊心动魄,整个竞技场变得寂静,除了刀剑交鸣的声音以外,几乎没有了一丝的杂音。

    铛铛铛铛铛铛铛

    划划划划划划划划

    沉寂的空气被这两种低沉的声音充斥着。两种声音交错鸣响,看似杂乱,却又统一,形成一种有节奏的交响乐。

    然后,嘣!的一声,两人的剑重重地对撞在一起,迸发出一个往外不断扩散的强烈冲击波!竞技场外围本有防护罩保护观众们的安全,此时却好像失效了似的,观众们被冲击波吹得东倒西歪,一阵狼狈。

    "哼,已经把圣剑用得这么好了吗"里昂迪更斯笑道。

    "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解明,"亚瑟冷冷地说,"但是用来和你单挑已经完全足够了!"

    "哈啊!"亚瑟挥剑劈落,里昂迪更斯一个侧身避开,反手一剑刺出。

    亚瑟一转剑锋,格挡开对手的一击,马上横向一剑扫出!里昂迪更斯的剑势未尽来不及格挡,他却顺势一个后仰,于是亚瑟的剑扫了个空。

    里昂迪更斯举脚一踢,踢向亚瑟的下颚。眼看就这样被踢中下颚会粉碎,亚瑟伸出不拿剑的左手一拨,把对手的踢腿推开!

    里昂迪更斯则顺势凌空一个翻身,举起剑就往亚瑟头顶劈下!亚瑟于是也举剑上劈,然后两剑相撞!

    嘣!再次发出低沉的铿锵之声,冲击波再次都把竞技场上的观众吹得东倒西歪!

    "结束了,里昂迪更斯!"亚瑟一阵冷笑,对着正在半空中不能自由移动的里昂迪更斯挥出了一拳。

    只是区区的一个黄毛小子的拳头,能有什么作为里昂迪更斯不假思索地身手去接。可是他的手掌接住对方的拳头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那只拳头上,铺满了龙的鳞甲。亚瑟把龙血的力量都完全贯注在这一拳上,聚集了大量的光子的这一拳,非常的重,以致于用手接下这一拳的里昂迪更斯,感觉有如重磅炮弹打在身上一样!

    啪嗖!!!!里昂迪更斯接下这一下重击,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外飞出!他接下一拳的手臂虽然有护甲保护而不至于折断,却也被震得完全麻痹不能动弹!

    亚瑟的攻击却还没有完。他冲了上来,背上的龙翅膀完全展开,在空中以极高的速度撞向里昂迪更斯,举剑就砍!

    "还有这一着!之前都没有使用过翅膀,是温存到这一刻用以出奇制胜吗!"尤恩斯叹道。

    贝迪维尔心里憋得慌。亚瑟你这个笨蛋,你把太多的情报泄漏给后来的决斗对手了,你这样毫无保留地使用力量,就不怕下一场决斗打得很辛苦吗!

    在半空中被震麻了,避无可避的里昂迪更斯,终究还是被亚瑟砍到了,一瞬间被砍掉了右手。他的右手连光剑一起飞出,跌落在地上。

    "哈,哈,哈,好小子。"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一边喘着气一边说,"已经很久没有打得这么过瘾了!"

    "胜负已分,快点止血吧,大公爵!"亚瑟用冰冷的语气道。

    "不,还没有完呢!"里昂迪更斯拍了拍腰间的佩剑,那是一把尚未出鞘的短剑,看来他打算继续用一把短剑和亚瑟拼命。

    "你这是何苦。"亚瑟道,"下一击我要取下你的左手。"

    "做得到就来吧,哈哈哈哈哈!"里昂迪更斯疯狂地笑道,可是他的笑却是那么的纯粹,不带半点造作,以致于让亚瑟在那一瞬间产生了那样的念头。

    那疯子打算以命相搏。再这样打下去,两个人都会死,不死也是重伤!

    对于里昂迪更斯而言,王位,名誉,甚至生命,这一切都毫不重要。

    重要的就是这战斗中给他带来的快感!

    里昂迪更斯这个人是个彻底的战斗疯子,他比任何人都好玩,好斗,期待鲜血横飞的场面。

    里昂迪更斯的本质就是玩乐。

    就是现在五王战争这种局面,也完全是这个疯子"一时贪玩"所造成的!

    "你这个混账!!!!!"亚瑟怒火中烧,向着里昂迪更斯冲了过去!

    里昂迪更斯也瞬间拔出了匕首,以快得难以想象的速度,向亚瑟胸前捅过去!

    在接下来的一秒钟里,决定了整场战斗。

    匕首穿过了龙甲破损的小缝,深深地捅进了亚瑟的胸口。亚瑟吐了一口血。

    "该死的混蛋。"他后退了一步,拔出匕首,跪在地上。

    "你也非常的该死,臭小子。"里昂迪更斯捂着腹部的伤口,圣剑caliburn,整支捅进了里昂迪更斯的腹部,并且就这样卡在这个空间里,只要亚瑟不去拔,剑就永远拔不出来。

    "这种故意避开别人要害来捅人腹部的做法,是向乌瑟学的吗"里昂迪更斯小声问。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

    "你长得和乌瑟一模一样,以为骗得过我吗,臭小子!"里昂迪更斯道,"我,乌瑟以及尤恩斯,可是潘托拉肯王立骑士学院同一期毕业的好友。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亚瑟捂着伤口不说话。胸前的伤口本来可以要他命的。匕首再捅偏一英寸,就是心脏的位置。

    他们对彼此都放水了。

    "最初我还不敢确信,因为乌瑟的家眷都死光了,落得个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里昂迪更斯冷笑道,"可是,当我不断试探乌瑟曾经的副将亚克托,亚克托却守口如瓶的时候,我反而确信了,你就是咳咳。"

    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让里昂迪更斯的话中断了。

    亚瑟连忙去把剑拔出,让里昂迪更斯喘口气。

    "小子,问你一件事,看你还记不记得"里昂迪更斯说。

    "什么事比起那个来说,还是大公爵你的身体"

    "乌瑟家的小儿子,你和我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你和格林薇儿是有过婚约的。这点你还记得吗"

    亚瑟像是被锤子砸了头一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我不知道。"亚瑟小声说。

    "不知道我这样子还能不能撑下去,"里昂迪更斯说,"那个疯丫头可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要代替我照顾好格林薇儿。"

    "我这样的人不,格林薇儿是个好女孩,她值得拥有更好的"

    "答应我!!"里昂迪更斯激动得吐着血说。

    "我不能"

    "快点答应我!你想让我死不瞑目吗!"里昂迪更斯大喊道,血随着喊叫,从他嘴里喷出!

    ""亚瑟犹豫了很久,"好吧。我会照顾好格林薇儿的。"

    "呼呼呼呼呼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里昂迪更斯开始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有血从他腹部涌出。

    "大,大公爵"亚瑟疑惑地道。

    "呼,真是有够痛快的。"里昂迪更斯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伤口,他的伤奇迹般地急速愈合了,明明刚才还在濒临死亡的边缘似的,现在却生龙活虎,还跑过去捡起了自己的手臂,一边宣布:"这场战斗我认输。五王会战的第一场对决,胜利者为亚瑟.凯尔顿。"

    "等一下,大公爵,你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明明"

    "快要死了哦,别担心,刚才那个是演技。"里昂迪更斯大笑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被逼婚时的搞笑表情而已,不用太在意!"

    "什,什么!"

    "玩笑而已,你觉得不好笑就忘了吧!"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恶作剧般的笑道,"不过,婚约的事好像是真的,我和乌瑟在庆祝孩子们的满月,不小心喝多了,就弄出这样搞笑的婚约来。对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是不好意思呢。这算是我们之间小小的秘密吧,要是你对格林薇儿那疯丫头说起这件事的话"

    "就杀了你哦。"里昂迪更斯一瞬间露出狰狞的凶相。

    亚瑟一阵沉默。拜龙血剩下的少许效力所赐,胸部伤口早已愈合,可是还在一阵一阵的抽痛,让亚瑟有点发热不知所措的感觉。

    当然,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和格林薇儿的婚约的事。

    ….也许没有。

    "现在,我还得回去接回我的手臂。先告辞了。"里昂迪更斯转身离去。

    "赢,赢了!真的赢了,对吧!"贝迪维尔泪流满面地大声问。

    "你刚才没有听到里昂迪更斯大公爵的话吗都那么大声地宣布出来了,不会有错的吧。"一旁的崔斯坦道,表面上装作冷静,自己却几乎要跟着贝迪维尔一起摇尾巴。

    "恩哈哈哈!怎么样刚才谁说的这场战斗胜负已分,亚瑟一定输"贝迪维尔大笑道,兴奋让他有点不知道分寸了。

    "哼哼哼,很好!"天位骑士尤恩斯大笑道,"很久没有看人决斗看得这么热血沸腾了!这才像点样子!我开始期待下一场战斗了。"

    一旁的贝迪维尔和崔斯坦不说话了,尤恩斯大公爵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压迫感让他们笑不出来。他们感觉到自己就如同待在一头野兽身边,随时会被这头野兽给生吞活剥似的。

    "呼,累死人了。"亚瑟捂着还隐隐作痛的腹部走回包厢来,蜂魔像飞了过来,围着他转个不停,他一怒之下又把蜂魔像抓过来捏碎。

    "你们打算在尤恩斯大公爵的包厢里打搅他们到什么时候该回去了。"亚瑟道。

    "嘿嘿。"贝迪维尔诡异地笑道。

    "你这恶心的笑是怎么回事"亚瑟不解地问。

    "没什么。亚瑟真的战胜了里昂迪更斯大公爵,这至少让那写不起你的人们对你刮目相看了。"贝迪摇着尾巴高兴地说。

    "你能赢里昂迪更斯是因为你仔细研究过他的资料,而他却对你的能力一无所知。"一旁的尤恩斯冷笑着说,"不过,下一次你不会这么好运了。我们一周后见吧。"

    "好的我会期待的。"亚瑟看着尤恩斯大公爵,他也隐约感觉到了尤恩斯体内那头可怕的野兽。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