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141 潜修之于日常 (上)
    1:141 潜修之于日常

    第二天早上。距离五王会战的第一场决斗,还剩下三天时间。

    西天骑士团的基地,艾腾堡,凯和伊文的客房里。

    "呜呜。"在拆纱布时,凯不禁闷哼了一下。他并不觉得痛,反而是因为不疼,才觉得特别的不对劲。

    "果然。"格林薇儿看着凯腹部的伤口上不祥的瘀黑色,担忧地道,"你的伤口是开始愈合了,但是这黑色毫无疑问是魅魔的毒素。"

    "没有办法解毒吗"凯忙问。

    "没有办法,魅魔的毒素超出了当今人类的医学范畴,那东西不仅仅是一种物质,而是结合了固有光子而形成的毒素。情况就和上次亚瑟背部的毒一样,只能用药物抑制毒素的扩散。"格林薇儿一边踱步一边思考着,"最大问题是,这次的毒素分布在内脏里。即使有抑制的药物,毒素仍然会扩散得非常之快。"

    "好,好吧。我还剩下多少时间"凯问。他的神情犹如一个等待着法官宣判死刑的囚犯。

    "一个月不,恐怕只有一周。"格林薇尔思索道。

    尽管装作冷静,凯脸上的沮丧神色还是表露无遗了。

    "噢,你也不用这么失望啦,少年。你还记得亚瑟最后是怎么解除身上的毒吗"格林薇儿问。

    "他喝下了魅魔的血。"凯答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问题就在这里。正常人根本不可能使用那种解毒方法。"治疗师格林薇儿分析道,"毕竟,魅魔的血也含有猛毒,正常人喝了就是死。"

    "你是想说,亚瑟不是正常人,于是他活下来了。而我只是个正常人,所以我就该死。真是太好了!"凯绝望地吐糟道。

    "不。我是想说,"格林薇儿道,"用亚瑟的血,或许可以制造出解毒血清。"

    凯愣定了,看着格林薇儿好一阵子。然后他又失望地叹了口气。

    "哈你叹气是怎么回事!快打电话联络亚瑟啊!"格林薇儿嚷道。

    "算了吧,我看还是不要去麻烦亚瑟了。"凯消沉地说,"我已经离开了他的队伍。哈哈…正确地说,是因为某些原因被赶了出来。我和他已经恩断义绝了。"

    "所以"女孩不解地问,"所以,你就因为一点无聊的兄弟吵架,不敢去求他了"

    "所以,就算我去求他,他也不会理我。"凯还在嘴硬地说:".亚瑟过几天就要进行决斗了,我也不想影响他的状态。我的事还能再耽搁一段时间,死不了人的。"

    "还能再耽搁你只有一周的时间!都快死了还有空闹别扭,你这是何等的蠢货!!"格林薇儿怒道,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你闹别扭不肯打电话对吧好,你不打,我来打。"

    "住手!你不能"凯想阻止。

    "闪一边去!"格林薇儿一脚狠狠地踢在凯腹部的伤口上,凯疼得直接跪倒在地上。

    亚瑟租用的农舍里。

    "哦,是格林薇儿吗什么事"骑士拿起电话就问。

    "'哦,是格林薇儿吗,什么事'"女孩的怒气未消,一上来就骂人,"你总是这样问候女士的吗!先生,你的礼貌到哪里去了"

    "嗯."在电话那头的亚瑟沉默了好久,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说,"早安,格林薇儿大小姐,有什么是小的能为您效劳的吗"

    格林薇儿噗哧一声,怒气马上消了一半。

    "把你的血给我。"她说。

    "嗯"亚瑟那边又沉默了一阵,"格林薇儿小姐,我知道你很爱你的父亲。即使你很爱你的父亲,不愿意让他和我对决,也不用想杀了我吧"

    "蠢货!你们一个个都是些蠢货!现在谁要杀你了!"格林薇儿又怒了,"我的意思是,要拿一些你的血液样本制造血清。这里有一名布饱受魅魔毒素的折磨,就你的血能救得了他。"

    "哦。"亚瑟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可以是可以,是我过来找你还是你过来我现在可能有点忙不过来"

    "你忙什么呼呼,难不成在临急抱佛脚以为那半筒水的修炼能够让你强到打败我老爸的程度"格林薇儿挖苦道。

    ""亚瑟那边又沉默了一阵,然后他才说,"我只是在研究古文书。对了,你不是对古代凯尔顿语言有研究吗可不可以帮我一下"

    "等价交换吗好吧,我会试试。"格林薇儿道,"不过我一直研究的都是关于古代人的医学书籍,不保证一定能够帮得上忙。"

    挂断电话后格林薇儿看着一旁倒在地上,还在疼得满头大汗的凯:"你就乖乖地在这里养伤吧,血清弄好了我马上回来。"

    中午。

    嗖一架铁骑稳当地降落在农舍外,格林薇儿掩鼻走进屋里。

    "这满屋子的牛粪味道亏你们住得下来!"她抱怨道。

    "请叫这做乡村气息。"亚瑟不以为然地道,"我只是想找个接近帝都,同时又安静又空间大的地方进行修炼。"

    "随便了。"格林薇儿看着一旁的贝迪维尔和崔斯坦然后,她转而用一种带着敌意的目光看了看莲音。

    "你好,这位小姐。你是他们哪个花花公子新交的女朋友"她语气尖刻地问。

    "贝迪维尔。"亚瑟冷不防道。

    "不是女朋友!笨蛋!"贝迪维尔马上红着脸否认道。

    "噢,不是女朋友那是什么"格林维尔追问道。

    "那个,那个嘛"狼人少年的脸涨得更加红了。

    "好了,别作弄贝迪维尔了。"亚瑟坐下来说,"贝迪,崔斯坦,莲音,你们都到屋外去吧。我和格林薇儿小姐有要事商谈。"

    "可是,可是!"贝迪维尔还打算把事情解释清楚再走。

    "快滚出去!"亚瑟怒道。

    "呜呜。"贝迪维尔还在嘟哝着,一脸不满与羞愧,走出屋外。

    崔斯坦掩脸偷笑,也走出了屋外。

    "好了,格林薇儿,是先抽血,还是先看古文书"亚瑟把手臂伸出来问。

    "要抽不少血的,制造血清需要。"女孩说,"先给你扎个导管,书给我看看。"

    针头扎进亚瑟的手臂里,血液从导管流向保存的容器里。

    "正常的成年男人一次大约能够抽400毫升血。按你的体格…也就100毫升左右吧。不要勉强,开始觉得头晕的话就叫停,好吗"格林薇儿道。

    "知道了,"亚瑟的脸色开始有点白。他连一个正常人体格的四分之一都不到么

    "恩,有趣的古书。"格林薇儿小心地翻阅着那本残破不堪的古籍,深怕一用力就会把纸页撕裂,"圣剑战争吗圣剑就是指你手上拿把老古董吗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把残破不堪的垃圾,居然让天位骑士们争个你死我活。"

    "嘿,他们争的不是圣剑,他们争的是王位。"亚瑟一针见血地道。

    "王位无聊!被议会执政了好几十个世纪的潘托拉肯,居然还要恢复王位制度,这不是历史的倒退吗"

    "议会到头来也是贵族里选出来的,这样的议会没什么民主公平可言,不过是一群贵族在那里玩过家家,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控制着国家运营而已。"亚瑟不屑地道。

    "哼哼,说得好像王族就会搞民主政策似的。"格林薇儿讽刺道,"亚瑟,你也想当王吗"

    "不。一点也不。"骑士一口否认道。"当王就是件麻烦得要死的事情,谁要当"

    "我不明白。你既然不想当王的话,直接退出五王会战不就好了吗没法退出那就随便投个降,把那柄烂剑交给其他天位骑士,让他们争个够,不就好了吗"格林薇儿大惑不解。

    "我也不想那样做。"亚瑟否认道。

    "哈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格林薇儿质问道。

    "我只是想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亚瑟冷笑道,"我知道天位骑士们都很强,打起来甚至可能让我丢掉小命。可是,我不想逃避。一味逃避的话,别说是改变命运了,就连面对命运的资格都没有。"

    "男人们都是这样的笨蛋吗为了一时意气,赌上性命来决斗"格林薇儿叹了口气。

    "理性地去考虑的话,那的确是一时意气,说不定是个愚蠢的做法。"亚瑟忿怒地道,"可是,我还是想好好算这笔帐。先不说其他天位骑士们,就是帕林洛尔大公爵,也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就连那时候他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一下,那看不起人的该死的混蛋。"

    "看着吧。我一定要在他脸上狠狠地揍上一拳,打得他满地找牙,让他不得不正视我。"语毕,骑士亚瑟就啪的一下晕倒在桌子上,因为失血休克而不省人事。

    "你这个笨蛋!头晕怎么不马上叫我停止!"格林薇儿大惊,一手拔走亚瑟手臂上的针头。她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容器里刚好装满了400毫升的血液。

    "亚瑟,这也是你的意气吗"她摇了摇头,叹道。

    男人们就是这样的笨蛋。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