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1:94 重逢之于对决 (中)
    1:94 重逢之于对决

    "呃啊,呃呃呃呃啊!!"帕帕的面部完全再生了,好象没有受过伤害似的。

    "为什么讨厌帕帕!帕帕和你们就是这样的不同吗"熊人仍然迷糊地喊叫着,仿佛面前的世界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他仍然沉溺在过去的记忆之中。

    "帕帕明明是个乖孩子,帕帕能做的都做了。到底还有什么不足够x答我!!!告诉我!!!!!!!!!!!!"熊人在此发起冲锋,他的吸收了大量光子而狂化,变得更加巨大了。

    光是被踩到就会死,贝迪维而深深感受到这家伙的恐怖。

    "对不起,帕帕。"狼人少年拉满弓,一箭射向熊人的左眼。

    命中。熊人的左眼报废,但是他仍然无动于衷,继续辗压而来!

    贝迪维尔强忍住心里的恐惧,再拉满了弓,向着巨兽的右眼,射出第二发箭。

    命中。巨兽完全瞎了。但是他仍然无动于衷,继续辗压而来!!!

    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贝迪维尔看准了帕帕冲过来的轨迹,往前飞跃出去!!

    狼人少年身体缩小,变成一头狼的大小,然后在半空中抱作一团,缩小体积。这团毛球在巨兽的胯下穿过,在那辩般的冲锋里穿过,仅仅从一丝小小的缝隙里穿过!

    "哇啊啊啊啊!!!"失明的巨熊疯狂地对着面前的地面乱抓,但是贝迪维尔早已不在那里。狼人少年变回人形站稳了脚跟,马上开始在地面上打滚。

    "他在干什么"贤者z忍不住问。

    "消除身上的气味。"凯说,"这样就暂时不会被察觉到。"

    "这也无补于事。到底要拖上多久对方才会筋疲力尽"贤者z问。

    "已经快结束了。"亚瑟道。

    "亚瑟!醒过来了吗!"凯问。

    "我以为睡了好几天。怎么才一会儿而已"亚瑟问。

    "是的,只是过了不足半个小时。"贤者z说。

    "哼。贝迪也该完事了。"亚瑟说。

    贝迪维尔爬了起来。身上沾满了地上的尘土,把气味完全遮盖住了。趁着完全失明的帕帕还在那里狂划乱抓的时候,他拿起火炎长枪。

    "颈椎"贝迪维尔回忆起昨晚亚瑟的话。

    "没错,攻击那里的话可以直接切断神经中枢。不仅会让他下肢瘫痪,还会让心肺机能停止。"亚瑟道。

    "帕帕会怎么样"

    "熊人的再生能力是很好,可是那是在心肺机能完好的状态下说的。如果心脏停止,血液就停止流动。细胞得不到更多的光子,就无法继续再生。没错,他会死。"

    会死!

    就这样死掉。

    好好想想吧,贝迪维尔。这样不是残忍。这样做对于帕帕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让他自由吧。这种没有人的尊严,被当作工具使用的生活,是时候让他解脱了。

    他不死的话等一下就是你死。

    有什么不好你既拯救了他,也拯救了你自己。

    哥哥也会高兴的。这就是你的救赎。

    一刀下去,一切就结束了。

    举着长枪,慢慢地接近了熊人的背后。贝迪维尔终于都下了决心,要一击杀掉这个可悲的生物。

    可是。

    就在他举枪准备攻击的瞬间。

    "你在哪里贝贝这里好黑,什么都看不见!"熊人有如梦呓般哭喊道,"这又是你的恶作剧吗你气消了吗求求你别闹了,放我出去。妈妈要担心了"

    两行眼泪从狼人少年的眼角流下。

    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乳名!

    "哥哥。"贝迪维尔丢下了武器,从后面抱住了熊人。"对不起,哥哥。"

    先是感觉到被谁抱住,然后,熊人恢复了平静。仿佛麻药再也没有作用似的,帕帕转过头来,平静地说了一句:"贝贝"

    "对不起,哥哥!"狼人少年哭喊道,"我以后都不再恶作剧了。原谅我!原谅我!"

    "原谅什么的"熊人眼角流出两道血泪,"哥哥从来没有生气过。所以别说要我原谅你这样的话"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狼人少年大哭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贤者z不解地问。

    "我也想知道。"亚瑟捂着头,无奈地说,"这个世界上,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吗概率明明无限地趋近于零."

    "这个世界不存在偶然。一切都是必然。他们的再会是卡玛所引导的结果。"一个声音说道。

    亚瑟转过头去:"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迟到呢。"

    "差一点迟到。"师默林道,"没想到罗马居然在边境架着结界。为了穿越那个花了我一些时间。"

    "穿越了罗马的绝对防御结界!"贤者z诧异道,"这怎么可能,那是我国最强的魔术师团所布下的结界啊!"

    "哼哼,别这么死板嘛。"默林说,"不就是找个缝隙钻进来而已。非法入境什么的,别太过追究了。"

    "双方丧失战意,战斗无法继续。这场决斗…….平局!"台上的裁判这时才宣判道,看来他们也没法公平解决现在的状况。

    "最糟糕的事情来了。"亚瑟道。

    "由于是平局,最后一场决斗采取突然死亡的记分方式。最后这场决斗的胜利者将胜出对决!"

    "我抗议!"凯大喊道,"为什么稳拿两场胜利的我们要和一胜一和的他们来一场这样的比赛!这明显是不公平的!"

    "抗议无效。"裁判道,"最后一场定胜负,双方都有一半的机会会赢。这是皇帝陛下的决定。"

    "叔叔只是单纯想多看一场决斗而已。那个战斗狂。"贤者z道。

    "法师大人!"贝迪维尔拖着神智不清的帕帕回来修息室,"请你救救哥哥!"

    "你怎么把他带过来了!"亚瑟问。

    "那个豹人说我可以带走哥哥。先不说这个了。快点,哥哥看起来情况不妙!"

    "这还真严重啊。"默林看着口吐白沫,不醒人事的白熊人,"被一次喂服了极大量的麻药吧。这样下去内脏机能会衰竭至死。"

    "很遗憾,没有救了。"一旁的贤者z摇头道,"以罗马目前的医术,不可能解除这样的状况。就算是使用治疗魔术"

    "年轻人啊,先不要这么急着放弃。"默林笑道,"办法倒是有,不过,亚瑟"

    "一会儿都不能拖"亚瑟问。

    "会死。从肝脏衰竭到死亡只需要五分钟。我上场的话他就会死,撑不了那么久。"

    贝迪维尔跪了下来:"亚瑟,我从来没有这样子求过你,可是现在,请你先让师救我哥哥。决斗输了我负全责,我来承担所有的惩罚"

    "笨蛋,这不是你说要承担就"

    "潘托拉肯的使节团,请你们快点派出下一轮决斗的人选。再这样磨磨蹭蹭的话就要判你们输了!"裁判在催促道。

    "真是没有办法,只好投"

    "我来上场。"一个声音道。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