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帝
    “没错,以前德鲁国一直被咱们压制着。

    每年还得向我们五散王朝上供一些极为罕见的血石。

    一旦德鲁大兴,到时,他们必会记恨这些事。

    到时,就是战争的开始了。

    一旦开战,玄元王朝也避免不了。

    到时,三国大战,会触及各大顶尖势力。

    到时,估计会点燃中域大战。

    这对咱们木极域来讲简直是毁灭性的。”五散王朝皇帝之一的木散大帝洪金标一脸忧心。

    “前次我偶遇布衣神相,他说中域地带气象变了。

    估计会带来一场变革般的战乱。如果中域势力不齐心,估计会给中域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到时,大明尊木极域将被外域肢解,而咱们大明尊木极域将沦落成为外域的奴隶。

    咱们五散王朝的先祖们曾经统治过这片区域,并且,一直以来。

    五散王朝都是以一统木极域,再现昔日辉煌为已任。

    虽说历代努力直到现在还未现大明尊王朝辉煌,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

    五散王朝必会再一统木极域,再现大明尊辉煌历史。”五散王朝的大哥金散大帝张飞云也是一脸凝重。

    “难道有外域势力已经渗入咱们大明尊木极域不成?”水散大帝叶飘飘问道。

    别看她是一介女流,可是此女当年也是惊才艳艳,武胎高达8o级,现在也是中域屈指可数的玄塔境强者之一。

    “极有可能,大哥,王布衣有明示没有”火散大帝雷暴是个火爆脾气的人,跟地球上的传奇人物猛张飞有得一比。

    “这是不可能的,咱们都清楚王布衣的性格。作什么事,讲什么话都留了一截。不可能都讲清楚,而且,只是提点一下而已。”土散大帝杨飞说道。

    “这不能怪布衣神相,你看那些命师相师们,哪个不是如此。

    搞得神神叨叨的令人捉摸不透。如此一来,才能显示出他们是伟大的先知。

    比咱们要先知道一些天机。

    而一句话天机不可露用来搪塞咱们。

    实则,全是在吊人胃口。我最看不起这些人,自以为是。

    其实,还不是在蒙骗人。”洪金标冷笑道。

    “二弟你错了,不能这样讲他们。

    命师们是寄天命之人。他们预先透露了天机是要遭到天罚的。

    所以,只能模棱两可。如果透得太清太细,他们的命不会长久。

    不过,王布衣有此提示,估计八成会生的。

    所以,咱们要早作准备。一旦开战就要以雷霆之势灭了他们才行。

    而且,最近,咱们要派出大批探子探查各路情况。

    如果能逮到一些外域探子就好了。”张飞云摸了一下下巴,霸气大显。

    “大哥,这事儿咱们一直都在暗中盯着的。不过,外域探子没现,倒是现子一下奇怪的小子。”杨飞说道。

    “奇怪的小子,是谁?”洪金标问道。

    “燕青,据说来自一个偏僻的地方……”杨飞说道。

    “哈哈哈,那小子我最早现的。

    当时我的手下巨木旗掌旗使林离还跟他大战过。

    不过,那家伙居然身怀圣火,而且,相当的高端。

    后来,我派出密探,结果,那小子在玄元王朝居然折腾出了一些事来。

    居然把金家给抄了。只不过,最来神秘失踪了。

    估计给金家灭杀了。”洪金标笑道。

    “身怀高端圣火,难道跟咱们有关系?真给金家灭了的话就可惜了。这事儿一定要查清楚,如果查证真是咱们同宗之人,金家,我张飞云不再乎灭他十回百回。”张飞云脸色有些阴沉了。

    一时间,多路强者赶往了德鲁王朝的该隐城。

    这时,乾坤罗盘居然一抖,一道血色光线击打在了心脏中央部位。

    燕青睁眼一瞧,顿时讶然。

    因为,原本看上去空空的心脏中央部位居然诡异的出现了一道血色门户。

    门框是如奶油一般的白,一些晦涩难懂的白色铭纹在框上流放着。

    该隐之手再次出击,呯地一声,奶油白的门户给推开了。燕青身不由已的往里一扑进去了。

    里面就一个古朴的,铸刻得有多道血纹的盒子。

    而且,那些血纹如蛛丝样的密布着。

    燕青心里一动,该隐之手往前一扣轻轻揭开了盒盖,往里一瞧,燕青有些傻眼。

    因为,盒子里居然躺着一个积木样的成人玩具。

    这个成人玩具看上去像是成年男子,但是,多个部位都缺失着。

    到底在搞啥?

    燕青不明白,眼神溜动着。

    终于,在盒子左侧面现了一行金铸的字齐集人体部位,成就血帝尊位。

    血帝!

    这名听来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了,什么样的人物才能称之为帝?

    燕青又在脑海里翻阅了贝叶血经一遍下来。

    终于现某篇记录着关于血帝文字。

    血帝!

    血族之帝。

    它居于九天之上的西方世界,跟东方世界的三清尊者齐名。

    实为圣人之位,成圣人之功德,演万古之不化,存永恒之身,享亿亿年之寿元。当天地演化重新轮回之际,可以兵解重入轮回,一旦齐集兵解之身后可以恢复永恒之身,重新获得圣人尊位……

    血帝一怒,天地震怒,拥有移山填海之大神通。

    血帝一怒,可演化万物,可造可塑……

    反正是吹了个天花乱坠,把自己吹成了救世祖,创世神灵一般。

    貌似,这位老兄也是兵解的结果。以前在地球上剑仙有兵解飞升的例子。

    实则是无法直接飞升的修士利用这种残忍的秘术肢解自己以期望得道成仙。

    只不过,到底能不能成仙只有天晓得。

    燕青觉得这种残忍的秘术只是那些修士的幻想而已,人都给兵解了还成什么仙?

    “小伙子,不要不相信,这是真的。你已经集合了核骨跟手掌,现在又得到了该隐之心脏,继续努力吧。”一道苍茫的声音从那空空的框架式人体处传来。

    一道亮光一闪,最先得到的那枚像橄榄样的核骨闪着绿光落入了框架式人体某处。

    顿时,框架式人体的一排胸肋骨闪动着白色光霞出现在了燕青面前。

    接着,又是一道亮光闪过,人体的二只手掌出现了。

    最的一道亮光出现,一颗心脏落于人体框架心脏部位。

    顿时,轰地一声巨响。

    三道彩霞映照,一道光晕从框架人体中飞出落入了燕青身体之中。

    噼啪一声,燕青立即身化为了一只高达五十丈的巨人血族。

    他伸开的翅膀足有五个足球场大小,而翅膀上闪动着22个耀眼的太阳纹斑。

    这些太阳斑纹放射出了灼热的光芒。好像要熔化掉现场的一切似的。

    它们像是22个神秘的小太阳一般在射着永不抹灭的灿烂阳光。

    而燕青欣赏的现,玄塔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而且,继第一重玄塔之后又叠加了一重玄塔。

    这代表着燕青的实力突破到了二层玄塔境。而第二层玄塔居然是血样的红。

    上面还镶嵌着一颗心脏,一道玄塔术法传入了燕青脑海里攻心术。

    心乃万物生灵最核心的部位,是血流的总汇集处跟操控中枢。

    对于万族生灵来讲,心若大脑一般的重要。

    攻心术在于攻击核心心脏部位,可采取禁固、封印、播种、染毒等等方式展开攻击。

    操控了生灵的心脏等于操控住了该生灵。

    燕青明白了,所谓的血通树完全是这枚神秘心脏在支撑着的。

    而且,燕青猜测,这颗心脏难道会是该隐化身的心脏不成?

    不过,现在心核被自己取走了,料必今后德鲁王朝的这株血通树的血气会大打折扣的了。

    死贫道不如死道友,啊门!我不是故意的,这是宿命所归。燕青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表示对德鲁王室的歉意。

    该回去了!

    燕青身子往上一透回到了血通树下。而山顶上两个高手是丝毫没现血通树的变化。

    这两个家伙,明显的太过于自信了。

    而该隐城外,那尊巨大的神灵影像抖了抖,居然渐渐的隐没于空气之中。

    “就这样没啦?”有人失望的摇了摇头。

    “那到底是什么,神出鬼没的。”

    “鬼晓得。”有人没好气的说道。

    “陛下,我就知道那小子是得不到什么收获的。这不,才二天时间就自个儿出来了。”水亲王说道。

    “得不到血通树的认可赖着也没用,一个偏僻乡下来的血族小子也想得到神树认可,我呸!”某将军哼道。

    “娃尔公主,现在没话可说了是不是?”

    “哼!”尼娃尔头一扭,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你还真没有用,我费了多少精力,忍着朝臣们的嘲笑给你争取来的天大机会你居然没用上。真是个废物。”一见到燕青,尼娃尔气坏了,如果有胡子的话她早给吹得竖起来了。

    “呵呵,谁说我没收获啦?”燕青神秘一笑。

    “你有收获,得到什么啦?我看你实力还不是差不多。”尼娃尔公主根本就不信,眼瞪着燕青,眼神在燕青身上溜动着。

    想探视老子,你太嫩啦,燕青觉得可笑。

    “没事,咱们训练去吧。”燕青耸了耸肩膀。

    虽说突破第层玄塔了,但是,跟赫红方那老家伙实力还是差得太远。

    人家可是五重玄塔境强者,在中域这地儿估计也是属于顶尖层次的武道大拿的了。

    革命尝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才是!

    燕青决定,在冲击完德鲁的血统传承大赛过后再离开此地。

    因为,燕青希望还能有所收获。

    第三天,兽球赛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