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八百一十章 千年血统传承
    牛胖子兴匆匆把这些递到了尼娃尔公主前面,公主顿时兴趣大,马上组织人马搞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由皇宫侍卫为主力军组成的兽球队开始了特训。

    因为这些侍卫全是高手,所以,足球场比地球上的规格大了足有二十倍。

    而且,旁边还临时头搞了个保护性的法阵以保护围观者。

    德鲁国王对这个女儿也着实宠爱,居然由着她胡闹。

    在皇宫大院的后山下边划出了足球场。还按燕青的想法建筑了观众席位以及主席台以及贵宾坐。

    当然,能代替现代大屏幕电视的实时显示现场情况的灵器镜子也高高竖立在兽球场边上。

    而尼雅尔公主是越的兴趣了,决定第四天上午举行第一场兽球赛。

    为了造势,尼雅尔公主特地出了隆重的邀请贴。

    把皇宫中七大姑八大姨,包括国之重臣武将们全都一窝端了似的邀请了。

    而这个兽球场可以容纳几十万观众,倒也不怕坐不下。

    不过,一时之间,关于这个兽球赛却成了德鲁国民众茶余饭后热议的事项。

    “胖兄,最近听到了什么有用的消息?”燕青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主要是为了引起德鲁国君的注目。

    而搜集德鲁国的一些重大利好的消息也是燕青要干的事。

    毕竟,直到现在。燕青还没找到有效恢复功境的法门。

    “刚听到一个,据说德鲁王朝千年才能碰上的血统传承大赛即将拉开帷幕。”牛胖子一脸神秘的说道。

    “血统传承大赛,什么玩意儿?”燕青表示不懂。

    “德鲁王朝可是以血族生灵为主的王朝,当然,如此大的王朝也汇聚了四方来的各族生灵。

    不过,血族生灵却是占了九成左右。

    而在这里,修炼用的不是灵石,而是特殊的含有血气的血石。

    这些血石是生灵们死后矿化的结果。不过,数量相当的少。

    就是一颗下品血石也炒到了几十万两银子一颗。毕竟,生灵们死后能矿化的并不多。

    而且,高阶的生灵死后都会找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坐化。

    所以,实际上挖掘血石就相当于在挖这些生灵们的墓。

    所谓的矿工实则就是盗墓贼。不过,在德鲁国盗墓是国家允许的,并不犯规。

    当然,也得看你盗谁的墓是不是。你要是抄了皇家的皇陵或者大户人家的祖坟人家不跟你急才怪了。

    只不过,生灵死后要化为血矿石至少也得需要百万年光景。

    所以,这些盗墓的全是在抄老祖宗的墓。

    对于近斯的墓倒是没兴趣。而德鲁王朝每隔十年会在祭坛传承血种。

    这跟咱们传承武胎是一个道理的。这只是小传承而已。

    而千年一次的血统传承才是真正的大传承。

    据说参与传承的天才们如果能引动天地,有可能得到血族大神通者的空际传承。

    到时,那就可赚大了。”牛胖子兴致勃勃,讲得那是口沫横飞三千尺,疑是天河落九天。

    “空际传承,什么意思。难道是隔着时空传承下来?”燕青觉得这个好像不可能。因为,每个位面都有位界的。

    就是大神通者想透过位界传承什么下来都极难。

    而这些传承大致都是处于同一个位面的神通者落下来的。

    比如,武者的武胎就是如此。

    “这个空际传承并不是指异界时空位面传承下来的,而是同一个界面的神通者。

    比如,远古时那些地仙境强者或大帝境强者留下来的血统传承。

    还有,比如,上个区域的强者丢下一些垃圾货给下个区域的传承。

    比如,某套功法在铜极域那些圣境强者眼中只是垃圾货了。

    可是丢到咱们木极塔却是宝贝得很。毕

    竟,档次不同,层次不同。效果当然也不同了。

    据说德鲁王朝千年才能拥有一次的血统大传承来自古老的银级区域。

    这个,就显得高尖的了。”牛胖子说道。

    “银极域,岂不是灵皇境强者的传承了?”燕青也是给愣了一下。

    “当然了,不过,想得到灵皇境强者的血统传承是极难的。

    能得到圣境血族强者的传承就已经破天荒了。

    据说德鲁王朝的千年血统传承大多数只能得到王境血族强者的传承。

    得到圣境的极为罕见,得到灵皇境的据说在这几万年内都没有出现过。

    也许,哪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而已,根本就不可能生这种事了。

    灵皇境,那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想想都令人颤栗。”牛胖子摇了摇头。看了燕青一眼,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些东西再好跟咱们也没关系。”

    “你的意思只有血族生灵才拥有这个资格是不是?”燕青问道。

    “当然,这是最基本的。

    还有,千年传承是整个德鲁王朝的大事。

    参与的血族强者太多了。所以,都要举行举国大赛。

    以州为单位,先是在州里选拔。

    最后那些顶尖的人才才能参与举国大赛。

    当然,这其中也有猫腻的。

    皇族给直系族人的名额是最多的。

    这也是为了保持皇族的高贵以及强者的数量。

    不然,强者都在野外,那国家还怎么样控制是不是?”牛胖子说道。

    “这其中就没后门开了吗?”燕青问道。

    “后门?”牛胖子表示不懂的看着他。

    “比如,外族人开了后门也能参与传承大赛?”燕青说道。

    “不可能,我刚才不是说过。

    你先得拥有血族之身才行。

    不然,就是给你参与了传承你也得不到传承者的认可的。

    因为,这是血族的传承,并不是别家生灵种族的传承。”牛胖子摇了摇头。

    吗滴,得赶紧恢复实力才是。不然就没机会参与传承大赛的了。燕青感觉到,这个千年难遇的传承大赛对自己是个天大的机会。能不能恢复鼎盛实力,就得看这次机会了。

    要是能得到灵皇境的传承,那可就赚大了。

    “最近娃尔都在折腾什么?皇后,你看看,还搞什么兽球大赛?”德鲁国君尼东雄拿着女儿的邀请贴冲皇后玛丽娜说道。

    “这事我听娃尔说过了,说是一个叫燕青的人族搞出来的。那人还来自春秋大裂谷地带。”玛丽娜说道。

    “那种垃圾地方能搞出什么玩意儿来,娃尔也真是的,猪油蒙心了是不是?居然任由一个乡下来的小子在折腾。也不好好修炼,提高实力。要混也得跟咱们高贵的血族天才们混才是。人哪,千万别找错了朋友。”尼东雄有些不满的说道。

    “陛下,娃尔并不笨,她说有目的。”玛丽娜摇了摇头,看了夫君一眼,又道,“你看娃尔虽说淘气,但是,什么时候乱来过?而且,她鬼机灵着。以前根本就看不起人族生灵的。为什么会对那个叫燕青的人族如此关照?”

    “原因,什么原因?一个旮旯地方来的乡下小子能搞出什么来?”尼东雄一脸不屑的说道。

    “娃尔说过,说是当时在城门口遇到了布衣神相。王布衣当时还说给燕青免费卜上一卦。你猜结果怎么样?”玛丽娜神秘一笑。

    “会怎么样?难道王布衣算出那小子命格高不成?那是不可能的。命格高者往往也会选择好的出身地。春秋大裂谷那边不可能参生命格高者。不然,也不会如此的默默无闻。”尼东雄还是以一种不屑的眼神在讲着。

    “呵呵,王布衣居然没能算出那小子的命格来。”玛丽娜摇了摇头。

    “没算出来,不可能吧?

    王布衣是什么人,他可是咱们木极域公认的铁口直判布衣神相。

    木极塔第一命数大师。咱们中域地带三强鼎力,哪个皇帝他没算过?

    还有,七星宫雪山赫氏包括曹家堡那些玄塔境强者,有一半都去找过王布衣解惑。

    最后,好像都得到了合理的结果。

    一个乡下来的小子能让王布衣算不出命格来,那是绝不可能生的事。”尼东雄根本就不信。

    “可是当时在城门口王布衣就失算了,还说出了你的命我算不了这句话。

    正因为这句话让娃尔关注起那人来。

    你想,连王布衣都算不了的人,那人的命格还了得?

    当然,这事只有王布衣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清楚。

    而且,那人在城门口指着娃尔的侍卫还随口来了一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甘为孺子牛。

    当时王布衣就是听到这句诗大为赞叹,因此,才免费给他算命的。”玛丽娃说道。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甘为孺子牛。好气魄,好诗!好大气!”哪晓得尼东雄一听,立即一拍椅柄连夸了三个好。尔后站起来道,“我去问问王布衣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没,连你都这么急了。

    这说明娃尔有眼光是不是?所以,陛下,你可不能再怪娃尔胡闹了。

    你可能还在心里对我有怨言,认为我这个皇后没能很好的管理好后宫,任由着她胡闹的了。

    陛下,你能立我为后,难道陛下不相信自己的眼光吗?”玛丽娜笑了。

    “我的眼神从来就好。好了,不说了,我去见王布衣。”尼东雄摆了摆手匆匆而去。

    “娃尔,我可是给吹捧了这么多,能否保住你的兽球场就得看你的了。”玛丽娜看着尼东雄的背影远去,纳纳自语。

    “加油加油加油……”

    兽球场上千人的叫好声震天动地,尼东雄带着几个贴身亲卫匆匆过来。探头看了看。

    “那小子就是燕青是不是?”尼东雄指着正拿着旗子在指挥操练的燕青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