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八百零九章 你是天命者
    噼啪!

    三色光蛇突然爆开化为了一团三色光雾,而王布衣卟哧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唉……你的命我算不了,告辞!”王布衣脸色变了变,匆匆收起蛇眉铜卦摇了摇头而去。

    而燕青现,蛇眉铜卦已经不晓得因为什么而裂开了一条条蛛丝样的纹络。

    “这个王布衣,搞什么搞?天下人之命,哪个他算不了?”

    “就是陛下的运数以及王朝之气运他都能统统恰算,一个乡下来的小子的命算不了。真是可笑。”

    “这老头估计今天高烧了。”

    一时间,王布衣一走。现场的侍卫血卫们又议论纷纷。

    “别在这里聒噪,布衣神相是整个木极域的神算子。就连父皇,包括太皇都视他为师。你们在背后腹诽他难道忘了皇室律令?”尼娃尔公主一脸冷凌的哼道。

    吓得所有侍卫赶紧抱拳道,“我等不敢!”

    “对了,你说能陪我玩,你到底会玩什么?”尼娃尔转头看着燕青。

    “要玩就要玩出花样,玩出别样,玩别人不会玩的才行。”燕青说道。

    “小子,吹牛谁不会?”

    “没错,你倒是说说你的什么花样?”

    “这里没有材料,等下子安顿好后我开个单子给你们先把材料搞来。没有工具怎么玩是不是?”燕青在玩神秘。

    “好,小子,等下子搞不出新玩法的话老夫活扒了你。”副侍卫长脸若寒冰。

    不久,燕青给带进了皇宫。尼娃尔公主住的是紫红园。

    此园人如其名,里面的绿化装修风格也是相当的出彩,跟周遭建筑那是风格囧异,有鹤立鸡群之感。

    当然,燕青跟牛胖子只是一个卑微的下人。

    所以,给安排住进了园子旁侧一个偏僻角落处。而且,两人同住一个房间。

    “兄弟,你我都是人族。

    并且,来自外地。

    在这异国它乡应该同舟共济才是。

    不然,这皇宫看似平和。实则处处凶险,搞不好什么时候丢了小命都不清楚。”安顿下来后牛胖子冲燕青说道。

    “当然,不过,牛兄,你这演戏得相当出彩啊。”燕青笑道。

    “演戏,燕兄这话俺可是没听懂。”牛胖子还想装傻。

    “刚才那个滚儿……”燕青提醒了一下。

    “呵呵呵,知我者燕兄呢。”牛胖子哈笑开了,转尔叹了口气,道,“兄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保命,我不得不作出出底线的事了。”

    “牛兄,咱们开诚布公吧。你应该不是来自王散王朝。并且,你的出身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燕青说道。

    “噢,燕兄,你从何看出?”牛胖子盯着燕青。

    “你的脸暴露了你的不凡。”燕青说道。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啦?”牛胖子用一幅饶有兴趣的表情看着燕青。

    “你看上去最多十四五岁光景,不过,我可以肯定。

    你的岁数不下三十。为什么会如此?

    那是因为你打小服食过长青果之类的天材地宝。

    而且,你的实力也不像你表面表现得这般的不堪。

    牛兄至少也得是位神窍境强者。三十岁的神窍境强者,牛兄在武道天份还真称得上是惊才艳艳的了。”燕青说道。

    “我的脸相你倒是猜对了,的确如此。

    十五岁时我无意中服食了一株万年青草。

    后来才知道,此草可以让容颜万年保持不变。

    所以,一直以来,我的脸跟身体就停留在了十五岁光景。

    长不大啊,真是郁闷。

    不过,要说功境。不瞒燕兄,我的功境的确是神窍。

    只不过,当年布衣神相跟我师尊喝茶时随手给我卜过一卦。

    结果是我在这几年内肯定有一大劫。如果能过这个坎尔,从此后康庄大道任我行。

    如果挺不过去,我会招来杀身之祸。

    师尊当时一听,赶紧求解。

    布衣神相说,这解决之道估计就在德鲁王朝。

    而且,就因为我锋芒太露所以才会招来杀身之祸。

    师尊再求解,布衣神相含笑不语。

    后来,王布衣走后,师尊百思之后突然感悟到了什么。

    于是,一道封印封住了我的丹田。只留了先天境界给我。

    而且,要求我独自一人到德鲁王朝磨砺去。

    这它吗滴还真是倒霉到底了。一个神窍颠峰境界的强者一下子功境猛跌到了先天一级。

    这日子叫我怎么过。这不,一出来就处处挨打,好几次险些丢了小命。”牛胖子一脸郁闷,叹息连连。

    老子比你更倒霉,玄塔变成普通人。

    “呵呵,这是你师尊在教训你。

    你为什么一出来就差点丢了小命,那还是因为你锋芒太露。

    就是在这木极域达的区域,在能修炼的武者中先天境界者还是占了大多数。

    而不会武功的平民百姓更是占了总人口的七成。

    为什么人家一个普通人都能活下去而你一个先天一级武者险些丢命。

    胖兄,你好生想想。”燕青笑道。

    “唉,经你一提醒,我明白了。

    的确如此,师尊是在打磨我的锐气。消磨我的锋芒。

    这不,经过几次遇险之后,我的脾气的确改了不少。

    而锋芒早就藏起来了。结果,巧遇到了尼娃尔公主狩猎,最后跟你一样给抓了进来。

    我甚至在想,我这样的改变到底对不对?

    以前我霸道冲天,除了几个玄塔境老者外,我服过谁?

    现在居然沦落到谄媚的地步,难道这就是我牛胖子的命?

    不过,我想起了布衣神相的话。

    所以,我心里平静下来了。

    也许,这次的磨难就是在解决我的血光之灾。

    只不过,对于解决之道我是一片茫然。当人在干一件没目标的事时心情特别的郁闷。”牛胖子说道。

    “那就不必强求了,听之任之,随波逐流就是。也许,在自然中你就解决了自己的危机。”燕青安慰道。

    “燕兄,你是怎么看出我是神窍境的?

    我也不用吹,我的师尊可是木极域几个站在顶尖的高手之一。

    他的封印除了那几个老家伙能看得出来,别的人,那是不可能看透的。

    你看,那些皇宫侍卫们全都是睁眼瞎,哪能看出我的底细来。”牛胖子一脸得瑟的说道。

    “呵呵呵,你相信布衣神相的话吗?”燕青神秘一笑。

    “当然,他可是我们木极域最顶级的神算子。基本上没有算错过。当然,他出手的机会也极少。也没几个人能请得动他老人家算命。”牛胖子说道。

    “呵呵,他刚才给我算命时讲过什么?”燕青笑着提醒道。

    “难道是那句你的命我算不了?”牛胖子猛然一惊,像看外星人一般的看着燕青,一转尔摇了摇头,道,“这哪有可能,整个木极域还有能让布衣神相都算不了的命不成。那还了得,除了天命者。啊,你是天命者不成?”

    牛胖子的眼瞪得滚圆,都快整个儿掉出来了。

    “你看我像吗?”燕青看着他。

    “不像!”牛胖子想都没想,直接摇了摇头。

    “为什么?”燕青问道。

    “传说中的天命者全是大气运者,这些人一降生天地都会惊动。

    而且,往往都出身于顶级的权贵或富豪或绝世高手之家。

    你看,咱们木极域三大王朝的皇帝降生时都会引动霞彩满天飞的。

    还有,你看木极域几大顶尖高手降生也是轰轰烈烈。

    当年七星宫满空布满彩霞,天空隐隐有万鸟齐鸣,那肯定是七星宫某个顶尖高手降生时才折腾出的动静来。

    当年,有人预测,那降生之人武胎不会少于1oo级。

    为此,各大势力都挖空脑袋的想探查出降生之人来。

    只不过,七星宫对这事儿很保密,谁也不晓得是谁出生了。”牛胖子说道,看了燕青一眼,道,“燕兄,别生气啊。

    你如果是天命者哪会混到这种要倒夜壶的地步是不是?

    对了,你不是要搞玩的东西吗?

    赶紧弄啊,不然,搞不出来就是公主不对付你。

    那个副侍卫长会活扒了你的。看看咱是否能帮上你。”

    “你们这地儿有玩什么球?”燕青问道。

    “球,有踢皮球玩法,就是把兽皮制成的皮球用头顶或脚踢,也就是用身体的部位去垫它。有的高手玩得非常的溜。一口气能让皮球保持弹动一个时辰而不掉地。当然,在这里有规矩的。不能动用武技秘法。只能用肉身去干。”牛胖子想了想说道。

    “我这玩法叫作兽球赛,兽球在古代有“第一运动”的美称。

    比赛时由两队各派1o名球员与1名守门员,共11人,在长方形的草地球场上对抗、进攻。

    比赛目的是尽量将兽球射入对方的球门内,每射入一球就可以得到一分。

    当比赛完毕后,得分最多的一队则胜出。

    如果在比赛规定时间内得分相同,则须看比赛章则而定,可以抽签、加时再赛或互射点球……

    当然,在此赛事中不限制你使用武力。

    不过,不能动用兵器,在动武时仅限于拳脚。

    但那兽球绝对不能用手,不然,就算是犯规……”燕青把人家的足球改成了兽球。

    这厮甚至在想,在武者们施展武技术法踢足球的情况下那肯定特别的精彩。绝对别有一番风味儿的。

    下一刻,燕青画出了图纸。

    当然,足球给灵器级的兽皮制成的皮球代替了。

    不然,哪经得起那些武者们一脚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