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八百零一章 教训一下
    “燕先生这嘴炮儿打得相当的高调啊,整得自己是个隐世高人的范儿。ww*w..就不晓得是不是眼高手低之辈。”张八丰身侧站着的一个面目瘦削老者出嘴讥笑道。

    “眼高……手低,还嘴炮儿。呵呵,阁下是谁,是不是想称量一下燕某到底属于那一种类型的?”燕青拿眼瞄了他一下,现也就脱凡四重楼而已。

    当然,在现代社会也算是个大高手了。

    “阁下来自青城派吧?”叶凡看了老者一眼问道。

    “没错,本人李自清,闭关三十年没下山了,这名儿估计是没人知晓的了。”李自清摸了一下颌下几根不多的胡子,话讲得谦虚,实则相当的得瑟。

    “啊,是青城的铜头铁壁王啊。”有人惊叹了起来。

    “铜头铁壁王,不得了。

    据说此人还是现任青城掌门的叔叔。当年修炼了一个古洞中捡来的铜壁功法门。

    从此后,身体在内劲鼓注之下硬如铜墙铁壁。

    据说三十岁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用身体去试次品灵器级的兵器了。

    五十岁时你就是直接用一阶灵器砍他的身体也无妨。

    现在前辈闭关了三十年,料必实力大增。

    估计就是用二到三阶的灵器级神兵利器也奈何不了啦。”另一个胖脸的家伙如数家珍的说道,燕青怎么感觉这家伙都有点像是李自清叫来的托。

    “那还了得,不用打人家就赢了。因为,你根本就伤不了他。”先前惊叹的那家伙说道。

    “这是外家功夫修炼至登峰造极的地步才能出现的结果。能到这种状况的极为罕见的了。”

    “不对,光是外家功夫修炼至登峰造极的地步光靠肉身也不可能抗拒二到三阶神兵灵器攻击的。毕竟,肉身只是皮催。不可能真正的硬化为铜墙铁壁。而只有内家真元摧动相助,注入皮肌之中,内外结合才有可能。”

    “没错!李前辈的内外功夫都达到了高端的层次。”

    ……

    “噢,三十年没下山了,居然还有人记得老夫。

    看来,当年修炼那套死功夫还是修炼对了。

    要知道,当年修炼铜壁功时还有人指责老夫不务正业。

    甚至,家族中人严厉的要求老夫放弃那套功法。

    不瞒各位,为此,本人还给关了小黑屋的。

    只不过,老夫并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

    现在,也马马虎虎有点小成就而已。

    当然,当年家族中那些逼我之人现在见到我都有些惭愧的了。”李自清摸着胡子自得的在笑,尔后轻蔑的瞄了燕青一眼,道,“小子,老夫的特点你也知道了。

    比试就不必了。你随意动刀动剑就是了。

    老夫站着绝不动不闪,动了就算是老夫输了。

    不过嘛,如果你在十招之内还伤不了老夫的话马上跪下给张月赔礼道歉,叩三个响头就是了。

    张家大人大气大量,不会再与一些蚂蚱计较个什么的。

    因为,张老跟老夫是结拜兄弟。”

    “这个,呵呵,要是一个不小心失手伤了你怎么办?”燕青淡淡一笑问道。

    “那种事绝不可能生!”李自清眼一瞪,自信满满。

    “这个,马有失蹄人有失足,总得先问清楚是不是?”燕青用一双戏耍般的眼神看着他。

    “你就是一剑斩死了我老夫家人也不会找你麻烦。

    不过,老夫现在改主意了。你小子太让人烦,所以,光是叩头还不够了,还得外加上一嘴巴。

    放心,老夫下手有分寸。

    绝不会一巴掌抽死了你,当然,抽烂你这嘴炮儿还是必须的。

    因为,老夫要看看你这嘴炮儿功夫是不是比老夫的铜壁功还要厉害?”李自清相当恼了。

    “这么多人在现场作证,料必你也不会赖账的了。那中,咱俩开始吧。”燕青笑了笑,一摸摸出了一把锃亮的铜刀来。铜刀上铸刻着一些古朴的纹饰。这厮伸指在铜刀上弹了弹,出吭地一声清脆的嗡鸣声来。

    旋即,一道铜气直喷到了丈高空中。

    “厉害!”有人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燕青一看,瞄了瞄李自清,尔后一脸玩味儿似的冲着李自清笑道,“俺这铜刀品级马马虎虎达到了五阶灵器范畴。”

    李自清一听,顿时失了颜色。

    因为,地球世俗间的神兵利器最高也就三四阶灵器水准的。

    所以,这家伙在刚才比斗条件中并没有加入灵器品级限制这一条款。

    哪想到这小子居然能拿出五阶灵器,一时间,李自清的脑子有些慌乱了起来。

    他赶紧瞄了张八丰一眼。

    “你小子耍诈,刚才咱可是说过。铜墙铁壁王最多能承受三阶灵器的神兵。”刚才怀疑是托的那个胖子赶紧说道。

    “呵呵,那是你在吹牛时说过的。在咱们的正式比试中李先生前没有加入灵器限制品阶这项条款的。”燕青说道。

    “你这铜刀已经越了李长老铜壁功的承受上限,这样子比试是不是不公平?”张八丰插嘴说道。

    “没错,最高三阶。”

    “三阶三阶。”

    “三阶个锤子,刚才李长老可是说过。随便你动刀动枪,并没说刀枪器级不能过灵器三阶。”狼破天大喝一声,犹如晴空里打了个霹雳,那家伙本来长得就生猛,加上气势展开,倒真有股子猛张飞的范儿。

    “这话我也听到过了。”叶凡点了点头说道。

    “俺老王听得清清楚楚。”王仁磅嬉笑道。

    “这话我想听听李长老的说词?”燕青拿眼看着他。

    “好了,来吧小子。你就是手中拥有五阶灵器又如何?

    本身实力太差就是拥有再高阶的神兵利器也是施展不开的。

    犹如三岁小儿,你给他把大刀他也舞不开的。

    来吧小子,来狠狠砍上本长老十刀。

    到时,看本长老不一巴掌抽烂你的嘴。”李自清没辄了,硬着头皮上了。

    “呵呵,这柳枝刚芽出来,挺嫩的。”燕青走向了院落里一株柳树随手摘下了一条小指头粗的柳枝儿来。

    尔后,他把铜刀收了起来,道,“这个,能让我用铜刀者少之又少。就不必大炮打蚊子了,白白浪费精力。李长老,看我这一抽。”

    一讲完,绿芒一闪,一道彩煞之气抽向了李自清。

    老货早鼓足了三身劲气,真气罩子上流光溢彩,而内身穿着的一件水牛皮防护衣在真气摧动之下也显露了出来。

    可以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严密防御着。气劲摧得老家伙头像比卢普斯一般的爆炸开的竖立着。

    哧……啦……

    一道微响声传来,而众人现,那条嫩嫩柳枝已经在李自清的身上留下了一条清晰的伤痕。

    此伤痕从胸脯一直划落到了肚脐眼处,胸肋骨都给冒了出来,鲜血淋淋的。

    而李自清穿着的高档面料的衣服自然给直接抽碎开,给风一吹纷纷像雪花一般的飘走了。

    再看燕青手中拿着的柳枝儿,好像没有抽过人似的,一张柳叶都没散落掉。

    现场人并不是傻瓜,人家,这是明摆着手下留情的了。

    不然,估计李自清这身体直接给抽成了两片了。

    而且,嫩柳枝抽打之际还外带着震碎了李自清的衣服。这一手武技拿捏得太精准了。

    张家一伙全都有些脊背冒汗,双腿颤栗。

    脱凡四重楼啊,青城派掌门的叔叔啊,平时多牛叉的大人物,居然经不起人家细柳枝一抽。

    现场非常的安静,好像手机突然给静音了似的。

    “这颗疗伤丹送给你,赶紧去疗伤。”燕青弹出一个玉瓶儿来。

    “老子不稀罕你的破丹儿,姓燕的,你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儿,打了一巴掌给颗糖豆就了事是不是。你有种的等着就是了。”李自清不接丹瓶,匆匆披上了张家递上来的衣袍,甩下一句狠话划空而去。

    “呵呵,这颗疗伤丹可是五阶的。”燕青笑了笑,突然伸指一弹,旁边一只大黑狗嘴张开了一口吞了下去。

    “小黑,这丹味儿不错吧?”燕青笑问道。

    汪汪……

    大黑狗感激的叫了几声,好像能听懂人语似的。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到。大黑狗那受伤了的腿儿居然在短短的半分钟内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败家子儿啊。”有人在心里肉痛得直咧牙齿玩。

    汪汪……

    大黑狗跑了过来,居然朝着燕青跪下叫了两声。

    “狗尚懂得感恩,有些人哪,要学学。”燕青摇了摇头貌似有些感叹。

    “叶先生,宴会临时头取消。张某我决定向燕先生下战贴。半年后,华山之颠,燕先生,你可敢接战贴?”张八丰阴沉着脸,现在反正撕破脸皮了,也不再乎什么面子不面子了。

    而且,貌似,连叶凡都给张八丰给记恨上了。因为,连他的面子也不给了。

    “半年后,也好。华山之颠峰,不见不散。”燕青冷笑着回应。

    “燕先生,张家不请老弟我请。咱们去另挑个院子吃全鸭大宴。一餐饭,老弟我还是请得起的。”叶凡说道,转身大步走出了院落。连瞄都没瞄张八丰一眼。

    张八丰,自然,脸色有些铁青着了。

    可是,传说这位叶先生很厉害。

    而且,还是个权力人物,张八丰,心里有气着,但也一时撒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