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七百六十章 一个比一个吊
    “你还敢来,看来,先前没让你吃鞭子太仁慈了。wwんw..”这时,门内一道声音传来,张标一看,身子一抖吓得脸都绿了,赶紧密音给燕青道,“此人就是林振,是张远的直接下属。就是他讲的这些话。”

    “我是燕青,有事求见张远大人。”燕青出示了16级人牌。

    “一个小小的伯爵你嚣张什么?还求见张大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张大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我呸!”估计也看出了燕青跟张标是一伙的,林振接过燕青的人牌后往地下一砸,而且,一脚踩了上去。自然,咔嚓一声,人牌给直接踩碎了。

    此货还看了张标一眼,一脸鄙夷的说道,“小子,要找靠山也找个硬点的来嘛,找个伯爵来送死啊。来人,把这伙人全抓进去让他们尝尝咱们西元堂口的老虎凳辣椒水。”

    “踩得好啊。”燕青淡淡一哼。

    “难道你还敢叫我赔不成?小子,你先想想怎么样出这堂口吧。”林振的确嚣张,一指燕青一伙,几个锦衣卫围了上来。

    “我是燕青,西元药师学会的。林主事,赶紧禀报张大人,不然,误了本丹师的好事儿你负得了这个责吗?”燕青一脸淡定。

    林振一听药师学会,这厮狠愣了一下。

    他又拿眼瞅了瞅燕青,还真有些怕他是不是张远请来的。于是,往里而去。

    “药师学会的在哪?”不久,里面走出一个一身鲜亮锦袍,冠帽上镶嵌得有23颗星的小眼中年人。

    此人居然的爵位居然是一等候,比天青候还要高上二级。他应该就是张远了。

    “本丹师就是。”燕青说道。

    “你是替崔重来讲人情的是不是?”张远瞄了燕青一眼,冷笑道。

    “没错,你放了崔重一伙人。我燕青欠你一个人情。他年需要时定必还你。”燕青说道。

    “人情,你什么东西,居然叫板着跟我张远谈人情。药师学会就牛逼了是不是?如果你是主事级丹师的话本大人还可以考虑一下。就你这,笑话。”张远一脸鄙夷。

    “这话是你说的,既然你不跟我谈人情。那好,本丹师也不差你个人情。咱们走着瞧。”燕青摸出副供奉牌子在张远面前晃了一下马上收起转身就走。

    “慢着,你是药师学会供奉?”张远给狠愣了一下,赶紧问道。

    “你说呢?”燕青冷笑。

    “燕供奉,咱们楼里说话。”张远伸手相邀了,因为,张远最清楚了。

    药师学会的供奉比副会长级别还要高。而且,这些家伙的丹证绝对达到了2o品。

    全是丹道界泰斗级人物,人脉惊人不说,而且,他们是丹师们崇拜的偶象。

    只要亮出令牌来,就是王朝亲王级的人物都要热情相邀的。

    一到京城,往往都是那些王公们的座上宾。

    而且,这些家伙一句话就可以封杀了张家的丹药通道,没有了丹药还修炼个屁。

    属于绝对不能惹的大佬级存在。

    “本供奉没兴趣,而且,咱的人牌居然给你这个叫林振的手下居然敢踩碎了,本人会去找你们堂主理论的,兄弟们,走!”燕青耍拽了,一挥手,带着大漠烟霞哥几个大步而去。

    张标那是看得一愣一愣的,看燕青的眼神又变化了,那是崇拜得差点五体投地了。

    哥们,你也太牛了吧。居然不刁张副堂主,一个字牛。

    二个字牛逼。

    “燕哥,这样子会不会惹恼了张逼堂主,到时,崔副所怎么办?”一转尔,张标又担心了起来。

    因为,这家伙根本就不晓得药师学会的供奉是干什么的。

    “放心,他会自动送上门来的。”燕青摇了摇头安慰道。

    “你干的好事儿,你居然把人家供奉的人牌给踩碎了。到时,他到堂主面前告咱们一状,你还想不想要脑袋瓜?”见燕青远去,张远脸色铁青,一巴掌干得林振在地下打了七八个滚儿外带走了几颗血淋淋的门牙。

    因为,张远知道。药师学会的供奉要找锦衣的堂主他肯定扫榻相迎的。

    “怎……怎么办大人,我也不晓得他是供奉啊。”林振吓坏了,身子一直抖着,上牙磕着下牙,连嘴边的鲜血都不敢去擦了。

    “你不是有个亲戚在西元府人牌堂任堂主吗?自己拉下的屎自己去擦干将。而且,要快,还得让燕供奉满意才是。”张远撩下了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林振一听,赶紧把地下的人牌碎片收拾好直奔人牌堂而去。

    “还没动静,崔大人一伙会不会给活剐了?”都过去五个时辰了,见张远并没来客栈,张标可是担心得很。

    “呵呵,快到了。”燕青笑道,果然,仅仅几分钟过后。

    张远带着崔重他们匆匆而来。而且,连张逊都带来了。

    “燕供奉,对……对不起。林振我瞎了眼,这是您的人牌,请收好。”一见到燕青,林振跑上前来跪下了,并且,一巴掌狠煽在了脸上,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还真是下得了手。

    “踩碎了修复好就行了是不是?哪你让我狠打一顿给后再你一颗丹行不行?”燕青不接人牌。

    “燕供奉,林振先前多有不知。不过,这人牌换了一块新的,燕供奉请先查验一下,包你满意。”张副堂主说道。

    燕青接过了人牌,神识往里一探,顿时也愣了一下。

    想不到换了块人牌自己的人牌级别居然给提高到了19级。三等伯爵变成一等伯爵了。

    看来,这就是林振的孝敬了。

    “算啦,下不为例!”伸手不打笑脸人,燕青收走了人牌。

    “燕供奉,都是张逊这孙子干的好事。我已经好好的收拾了他一番。崔副所他们也带来了。”张远一脚踹得张逊又在地下打了七八个滚儿,搞得鼻青脸肿才停了下来。

    那是看得崔副所等十来个锦衣卫们一愣一愣的,不晓得燕青使出了什么杀手锏,居然能让牛叉哄哄的张逼堂主主动上门认错。

    “算啦,不知者无罪。”燕青摆了摆手。

    “燕供奉,晚上我作东,请大家到逍遥楼一起吃喝。”张远想接交燕青。

    “也好,快到晚饭时辰了。这肚子还真有些饿了。”燕青就驴下坡了,人家给面子,当然也没必要再刁难。

    “唉……”喝酒当中,张远却是连连叹气。

    “张副堂你好像有难言之隐?如果方便的话就请直说就是了。看看兄弟我能否帮点小忙?”燕青早看透这家伙,如此殷勤的上门,而且还降低了身份,必有事相求。

    不然,药师学会一个副供奉也不可能让张远如此屁颠屁颠。

    因为,张远作得太过了一些。

    “不瞒燕供奉了,我的老恩师,定国公虞元大人遇上了麻烦。

    夫人叶慧倩一直昏迷不醒,连皇宫的御医都束手无策。

    老恩师没办法了,去年还亲自到了西元城药师学会求见了林军副会长。

    不过,林副会长事多缠身,没办法去京城。

    不过,在听了老恩师对夫人病症的描述后也觉得相当的棘手。

    结果给了一颗13阶的海魂丹,夫人吃过后还是不见起色。

    要知道,老恩师跟夫人情定三生,两人相濡以沫上百栽。

    在王朝身居高位者中哪位不是三妻四妾的?只有老恩师从没有纳妾的想法。

    上个月,老恩师又到了西元药师学会想求见会长。

    不过,终究没能见到面。老恩师抚掌长叹,流着泪道天要亡其夫人吗?”张远感叹着,他看了燕青一眼,又说道,“这事我问过崔重了,他说燕供奉你也会到京城。这个,顺路的话……”

    “张副堂主有什么请直言就是了。”燕青看着他说道,自然不会主动开口,就是要张远来求自己,尔后嘛,自然又欠了一份人情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远说着摸出了一封贴有鸡毛符贴的信,道,“这是我写的介绍证明,燕供奉到京城时请抽出时间到国公府一行。只要出示了这个,门房绝对不会刁难你的。”

    三天后,燕青一行人到达一处浊浪涛天的大河。

    “此河名天沟,意为天之鸿沟的意思。不能从高空直飞,恐怕会遭遇到不时出现的魔障。咱们低空从水雾之中穿越过去。不过,还得十分小心才是。随时都可能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切记切记。”崔重一脸凝重的交待了各位。

    于是,一行人穿入了浓雾当中。

    “大哥,这雾好像有阻碍神识的作用。我在这里只能看到二百米左右的距离了。”大漠烟霞说道。

    “嗯,有古怪,各位兄弟打起精神。”燕青点了点头。

    而且,感觉在这浓雾中飞行十分的吃力。

    在电荷磁域分析之下,燕青大致可以知道。

    这些浓雾应该是一种重力能量构成的。这种重力能量不光可以降低你的神识能力,而且拥有加持重力的作用,使得你一飞进去好像掉入了一个泥潭似的,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

    在飞行了几分钟过后已经进入了浓雾深处,此处浓雾形成了一团团的陷坑。

    一个锦衣卫不小心跌落进去,惨叫一声后在瞬间粉骨碎身。身体化为了一蓬血雾,哪是惊得众人都直冒汗。

    因为,你不知道这种浓雾陷坑在什么地方。

    就像是当年红军过草地似的,你脚下踩着的地儿不晓得哪一块是泥沼,一踩上去就玩完了。

    因此,蓝存钧哥几个加上锦衣卫们都有些颤颤惊惊的。

    相对来讲,燕青还相当的淡定自若。

    不过,就在大家都有些胆颤心惊的时候意外却生了。

    保护虞南天的两个锦衣卫给一只金箭直接插中心脏瞬间倒下。

    而一声阴笑声传来,同时,一颗高阶的符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