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摸金天帝 > 第七百四十二章 药界三绝
    “吴大师被京都丹药界称之为医界三绝,好好好,请请请。.”一见来了个貌似更有名气的家伙,天青候暂时把燕青给忘到一边去了。那是热情的邀请吴子亮进院子给老夫人看病。

    “听说你们蔡家的同心果已经成熟了,吴某早有耳闻,倒也想见识一番。”吴子亮脚并没有跨进院子里,却是停下来讲了这番话来。

    天青候一听,顿时失了颜色。旋即又望了望楼上老夫人的房间,最后一咬牙,说道,“只要大师能治好老夫人的病,那同心果我送给大师一对。”

    “呵呵,不够,我需要同心果合药。至少得二对才够。”吴子亮一摸胡子,开出了条件。

    “两对,大师。我们蔡家的同心果树千年才开花结果。而一千年才能结出三对果子。”天青候肉痛得不由得眦了下牙。

    “这个我早知道,不给你们留了一对吗?”吴子亮这胃口还真不小。

    “大师还真是仁慈啊。”一旁,天青候的弟弟蔡君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我吴子亮在京城被称之为药界三绝之一,什么时候出诊费便宜过。

    你们去打听一下,排在我吴记药堂门外等着治病的搬来了金山银山,哭着喊着的人可不在少数。

    这次刚好是路过,不然,你用八抬大轿请我也不会专程下来的。

    要治就治,不治我马上走人。

    本丹师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磨蹭,浪费我时间。

    老夫一刻千金的。”吴子亮耍大牌了,袖子一拂转身就要走人。实则,燕青早看穿了。这个吴子亮明摆着是冲着蔡家的同心果来的。

    翻了一下原子药典,燕青不由得也愣了一下。因为,同心果的确是稀罕的药材。

    这东西用炼制医治心病方面的主要药材,而且,可以增强心脏功能,促进血液循环。端的是好药。

    “呵呵,候爷,我只要一对同心果就是了。”燕青笑道。

    “你要同心果,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居然也敢跟我师兄抢同心果。小子,你烧糊涂了是不是?”文大师勃然大怒,冲口就朝着燕青喷击了过去。

    “老家伙,少在本公子面前搬你那破牌子。信不信我抽你。”燕青凶巴巴的。

    “你抽我,哈哈哈,就你,也敢妄言抽我文子道。

    小子,一眼就看得出来你就是个乡下人。

    哪个鸡角旮旯钻出来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不死神医文子道这名是怎么来的?”文子道唾沫星子四处乱溅,口气直扬三千里。

    “嘿嘿,文大师。你既然称之为不死神医,那意思就是在你手中没有救不了的病人。不过嘛,为何你治不了老夫人的病?”一旁的大漠烟霞抽冷子问了一句,顿时,文子道那脸腾地就红了。

    “嘿嘿,人家是吹牛大师嘛。”盛世中华也干笑了一一声,哥俩联手拾缀起文大师来了。

    “放屁放屁!小子,本大师讲话哪轮你来人五人六的,候爷,马上把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儿给本大师扔出去喂狗。”文子道恼羞成怒。

    “好臭,谁在放屁?”零蛋蛋故意的捂了下鼻子。

    “小子,你们的嘴皮子功夫还是不差的。好好好,你要一对同心果,意思你能治老夫人的病。也好,咱们就赌一把。”这时,吴子亮开口了。老货一脸的自信,瞄着燕青的眼神就是不屑于一顾。

    “赌,呵呵,怎么赌?”燕青问道。

    “你既然号称也能治病,料必也是一位丹师。

    那就好,我输了的话这枚千年的魂果就是你的了。

    不过嘛,你能拿出什么来赌。

    要知道,本丹师的眼光是很挑剔的。

    一般的药材咱看不上眼。”吴子亮冷笑道。

    “我想想。”燕青故意说道。

    “小子,拿不出来了吧?拿不出来赶紧滚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文大师又神气起来了。

    “你看这枚石头值不值这个价码?”燕青摸出了一枚上品的火灵石来。

    据说,即便是在中域地带上品灵石也是稀罕物,有价无市。

    吴子亮双眼如狼样的扫了一遍,倒也狠狠的愣了一下,尔后马上点头道,“可以赌了。”

    于是,双方都把物件搁在了桌上以示公平。

    不过,天青候看燕青的眼神有些迷蒙。毕竟,能拿出上品灵石的人绝对不简单。

    更何况,这小子如此的年轻。其家族势力肯定不凡。

    不过,这小子又是来自遥远的大燕帝国。

    如果说是玄元王朝的某资深家族出来的还讲得过去。

    怪事了,那个偏僻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上品灵石的了?

    瞬间,天青候在心里打了多个问号。

    燕青根本就是成竹在胸,所以,任由老家伙在胡乱的折腾着。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了,吴子亮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燕青施展读心术悄悄的观察着,大致也能判断出老家伙根本就没摸着头脑。

    不过,面子又让老家伙一时之间找不出什么措词来说明一下。

    “大师,怎么样?”天青候可是耐不住了。

    “老太太的病太特殊了,应该是感染了一种特殊而极为罕见的毒。

    说白点,就是中毒了。只不过这种毒太罕见了。

    所以,我得先切下一点样本带回京师去慢慢试验,摸索。

    肯定能找到解毒的良方。别急,治病救人一定要对症下药才是。

    不然,胡乱医治会害了老太太的。”吴子亮一幅大药师口吻。

    “那得等多久?”蔡君问道。

    “不是跟你们讲过吗,这是一种罕见的特殊毒物。

    世上的毒千万种,要找到克毒的药方不是那么容易的。

    要一件一件的试验,终究会找到克星的。

    而且,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药师,就要对病人负责,来不得半点的马虎。”吴子亮用略含责备的口气冲蔡君说道。

    “大师,你看老太太还能撑多久吗?恐怕等大师你找到良方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蔡君讥讽着问道。

    这家伙估摸着也看出点什么。这个吴子亮根本上就是在推,根本就没找到什么办法。不过,又要装逼。这根本就是极为不负责任的表现。

    “候爷,你等如此讲那老夫就没辄了。本药师可是一个负责任的药师,秉承着对病人负责的理念,绝对不会乱下药的。”吴子亮明显的恼火了,口气重了不少。

    “大师是恐怕根本就没找到病因,而且也没办法医治,完全是在推吧。

    老太太就剩下一口气还挂着的,随时可能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个,是个人都给瞧得出来。难道吴大师堂堂药界三绝都看不出来吗?

    说什么回去试药,还负责任,我看未必。

    吴大师,你给个准信。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别误了老太太的病。”蔡君是个耿直的人,直言不诲了。

    “蔡君,老夫被称之京师药界三绝之一,难道是徒有虚名不成?

    你去京城打听打听,我吴子亮什么时候讲过假话。

    你真要急的话叫这小子来治。老夫倒要看看老夫一时摸不透的病他难道还能给治出个道道来不成?”吴子亮干脆把蔡君的火引向了燕青。

    “蔡君,我好不容易请出了师兄来的。这多不容易,你以为他下来一趟容易啊。”文大师也火了。

    “呵呵,刚才文药师学说你的师兄是顺道路过。原来是专程赶来的啊。是不是为了那两对同心果啊?”大漠烟霞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治病收费,各取所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小子在这里说三道四的呱噪什么?”文药师倚老卖老,强势压人。

    “不行就给本公子一边凉快去,在这里摆什么大师资格,治不了病,耍嘴皮摆老资格有用吧全是狗屁。”燕青强势回击。

    “你小子能成的话我文子道把空间戒指中的所有东西都给你。不然,给老子狠狠掌嘴百下,再学三声狗叫就成。”文子道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燕青拿眼瞄着他。

    “当然,老夫讲话一言九鼎。”文字道讲着,摘下空间戒指啪地一声拍在了桌上。

    他紧盯着燕青道,“来啊,你也看了不短时间了,说出个道道来。”

    “他能行,我吴子亮还当什么药道三绝。”吴子亮也绝对不相信燕青能看出个道道来。

    “难不成你也要奉送空间戒指中所有东西?”燕青皮笑肉不笑的刺激着老家伙。

    “好,我也一样。不行的话你自切一只手掌就行。”吴子亮也给刺激得大脾气了,也是啪地一声摘下空间戒指拍在了桌上。

    “燕公子,你真能治老太太的病的话本候给你二对同心果。”天青候一脸期盼的看着燕青。

    “我说过,一对足以。”燕青摆了摆手,道,“老太太这不是病,也不是给人下了毒。而她中的是盅。”

    “中盅,不可能。”吴子亮跟文子道同时出声。

    “小子,不晓得我大师兄对于盅法方面深有研究吗?

    当年有人跟他论盅道,结果是现场投降认输。

    大师兄曾经试验过三千种盅。什么蛇盅、虫盅、鸟盅、石盅,样样精通。

    小子,你居然在他面前要搬门弄斧的,可笑,可笑得很哪。”文子道笑声冲天而去,连在床上晕睡着快死的老太太都给她惊醒了过来。

    “可笑吗?世上盅有万万种。

    老太太种的盅叫红斑蝶。此蝶是肉虫王跟体蝶杂交的品种。

    所以,一经中盅。盅如皮肉一样,极难现跟鉴别。

    而且,母盅一旦入驻身体之中,子盅会飞展起来。

    结果就形成了一个个豆子大的红斑。

    不过,对于这种红斑往往好些药师都会误认为是长诊子。

    其实不是,不信的话你们看来。”燕青说完摸出一锋利的刀片来,一个旋转,老太太身上一粒红斑给他切割了下来。

    现场所有人都惊讶的现,那红斑还真像是过敏或什么状况下长出来的湿痘。

    “这明明是斑痘嘛。”文子道嚣张的说道。